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中年人的检讨书:你能接受孩子平庸吗?

有过来人总结了人生3个阶段,或者说是3个境界:第一,接受父母是普通人;第二,接受自己是普通人;第三,接受孩子是普通人。

为什么历史上那些大人物,更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平庸?

平庸是什么?按照《辞海》释义,平庸指寻常而不突出。

有过来人总结了人生3个阶段,或者说是3个境界:第一,接受父母是普通人;第二,接受自己是普通人;第三,接受孩子是普通人。换句话说,孩子成为普通人是大概率事件,那么父母就应该以平常心对待他的成长。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整个社会都在贩卖焦虑,工作、学习和生活的快节奏让父母和孩子一样疲惫不堪,甚至导致青少年抑郁症的传染,所以我们看到了那么多孩子甚至是小学生想不开而跳楼自杀。

平庸到底是什么?我们的出人头地意识造就了哪些问题?为人父母应该秉持一种怎样的养娃心性?我们如何调整望子成龙的畸变心理?(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北小河FM”,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话题成员】

方玄昌,70后,媒体人

王少华,70后,律师

贺哥,70后,记者

大河孙,80后,记者

大河孙:最近发生了几件与青少年自杀有关的事。福建一个孩子高考之后,拿到了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把通知书拿到父母面前,跟他的父母说“我的任务完成了”,然后就去自杀了。成都49中的那个孩子,也高度怀疑是自杀。

这些事件多多少少跟孩子受到压力,尤其是学习上的压力有关系,其压力来自父母的可能更多一些。我身边也有类似案例,孩子在上高中,由于出现了心理问题,他的父母已经让孩子休学在家,双亲轮流在家守着这孩子,怕这孩子自杀。

望子成龙,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我看到这样的新闻会感同身受。所以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你会接受自己的孩子平庸吗?

方玄昌:这是拔苗助长的结果。每一个人的潜意识里都希望孩子不要太差,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潜意识里都会把孩子当成是自己生命的一种延续;作为自己生命的延续,他如果远远不如自己,多少会有一些不能接受。

但如果你把自己生命的延续放到一个太高的位置,乃至于用拔苗助长的方式来对待自己的孩子,最后酿成悲剧也就是意料之中的。

更常见的一种情况,一些父母总期望孩子按照自己给他规划的路线走,这跟拔苗助长其实是一种心态的两个方面。

王少华:我教育孩子跟大部分人不太一样。我一直跟孩子们讲,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人生几十年谁都不能重来,所以每个人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别人不能强加给你。我还跟他们强调,你平庸、平凡都无所谓,但好不容易到世界上来一圈,人生在世几十年,你得抓紧时间去折腾、去体验,否则,你就亏了。

我为什么会形成这种想法?是因为我父亲曾经对我的要求就跟现在焦虑的那种家长一样,许多年来他对我这么平庸地生活着很不满意,一见到我就唉声叹气,搞得我们父子俩的关系,不开心了很多年。我40岁那年,有一次开车从外地回来,跟我父亲讲,我40岁前,你不停告诉我应该怎么生活、应该做什么;40岁以后,能不能让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一下?从这种情绪,我反思自己,决不能再像我父亲一样对待孩子,我希望他们的路让他们自己走,你想平庸你想平凡你自己决定。

如何能反映你可以接受平庸的孩子?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孩子长期考试倒数第一,这时候你还能心平气和地爱他,去跟他沟通,鼓励他做很多活动,我认为这就能说明问题,并且这是很好的教育方式。对于我来说,更关心的不是接受不接受平庸,而是孩子开不开心。

有一次我回家,儿子很尴尬地告诉我:“不出你所料,我考了个倒数第一。”当时我愣了一下,说那也不错,为什么?第一,你再也没有退步的空间了,而进步的空间太大了;第二,考倒数第一本来跟考倒数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并没有什么区别,就差一分两分而已,但是倒数第一有好处,以后你长大了,会记得有这么一件事,我曾经考过倒数第一,它也是一种体验;第三,考倒数第一的时候我还能坦然面对,这不是一种培养自己面对挫折的方式吗?最后一点,一个班总有人要考倒数第一,你替大家做了,这不是别人就不用考倒数第一了吗?反正你考了又没事,爸爸这样对你好,你又不用担心,又替其他同学解决问题了,免去了其他同学回去被家长责骂的风险。

问题在于他只是考了一次倒数第一,如果一直考倒数第一怎么办?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我觉得实际上也没什么,只要他心理健康,能坦然面对,如果他还能够开开心心的就好了,我也能让他感觉开心。

贺哥:王律师这些话对我很有启发。我在教育孩子方面,其实也就是小学水平。我遇到了很多挫折,一旦辅导孩子作业就着急。后来我反思,开始调整对他的预期,现在有了点平常心。但对他的学习态度还是认为要积极。

方玄昌:当前中国整个社会对于孩子都有过度拔高的现象,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当前整个社会节奏太快,竞争太激烈,促使父母亲都为孩子的将来担忧,怕他将来在职场竞争中败下阵来。

在中国历史上,对于孩子期许非常高的有一个名人,那就是康熙皇帝。康熙治理国家治理得很好,但他的家庭治理却是一团糟,对太子废了又立立了又废,来来回回折腾了那么多,或许是他始终觉得孩子达不到他的高度。后来有一种说法,认为他选了一个未来之君,就是他的孙子辈的乾隆,选了一个隔代之君。

作为一个帝王,他对孩子期许高一些是有好处的,毕竟在封建世袭制的情况下,一个平庸的国君影响的是整个社会,国君是否平庸,会决定天下的命运。

除了国君,特别牛的那些人,他对孩子的期许自然会降低一些,这是有内在逻辑的,像爱因斯坦,他会希望自己的孩子超过自己?这显然不现实。孔子对自己的孩子的期许也很低,这从他给孩子起名字的随意性也可以大略反映,孔子给孩子起名叫孔鲤,据说是孩子出生的时候,刚好鲁王赠送了他一条鲤鱼。苏轼说“人皆生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明确表示希望孩子平庸一些,可以顺顺利利在官场上混,而不是如他自己一样一肚子的不合时宜,处处受排挤。平庸的人可能反而会混得更好,这在中国自古以来就形成了一定的规律。

回到刚才说的话题,整个社会节奏太快,竞争过过于激烈,促使我们做父母亲的人对孩子有更高的期许,怕他在未来的竞争中败下阵来,其实这种担忧大可不必。未来我们看不清楚,一个平庸的孩子有可能会活得更好。这样想开了,就没必要再去拔苗助长。

王少华:我更关心的是孩子别因为什么事不开心。学习学不好还可以再进步,还可以再努力;要是情绪控制出问题的话,就有可能走进死胡同。我经常跟其他家长说,你不要以为跳楼的孩子离你家孩子很远,实际上我们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你还在瞎指挥瞎要求,真发生了意外,你后悔可来不及。这是普遍性问题,像成都49中这样的案例是越来越多了,而不是越来越少了。

大河孙:我们现在谈论期望自己的孩子是什么样的,其实还可以回溯一下,你的父亲当年是怎么期待你的?你作为一个孩子的时候,是怎么在期望值之下成长起来的?我现在想,我父亲是个平凡的人,他最擅长的就是种地,他们当年在生产队的时候,多次推着小推车去山西拉煤,一车300斤,带点干粮带点水就过去了,晚上在野外露宿,要翻过太行山。在我来说,我如果还是农民,现在不一定能做到这些事情。他能吃苦又勤劳,对我也没有什么期望,因为他自己不识字,也不会叫我一定要怎么样,他讲不出那些道理。反正,我考上大学基本上是靠我自己。

我为什么不能像我父亲对待我那样,对待我的孩子?我有一定的文化水平,能够给他一个更好的条件和平台,我要给他多大的压力和动力,以及跟他的互动和熏陶?不知道,我现在还在摸索。

对比之下,我能够体验到什么?我能深刻地感觉到我们父子的传承,比如说我不太怕吃苦,我还比较勤快,脾气性格也是非常像的,比如说做事一定要麻利、赶紧做完,不会拖延,这种是遗传过来的。

但是我的孩子不是这样的,他老师布置了一课的生字,当年我两分钟肯定写完了,他两个钟头也写不完,这我就不能理解了,我说这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怎么都变了?他还丢三落四,今天橡皮丢了,明天红领巾丢了,为什么这样?后来想想,可能是父母管得太多了,没有让他自己去做这些事情。

王少华:我父母算是当地的小小名人,他俩的精神状态一直是努力向上,我小时候,他们一直忙,根本不关注我的学习。我父母对我的期许,最主要是希望我是向上的,他们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这样。我父母的风格是,他们能力可能只有5分,但他们要做到10分;我则是有10分能力做6分就可以了,顶多做到8分,我想这样能让自己轻松一点。这是我父亲对我最大的不满意,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我的理念则是,你无论多么严厉地要求自己都可以,但不能要求别人,包括自己的孩子。这种理念贯穿了我对孩子的教育。我经常跟他们讲,青春年少的时光,天天都是考试和成绩有意思吗?将来回想起自己的青少年时光,就是考试、上辅导班,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就这么度过了,我是无法接受的。我这个思想实际上反映的是我对自己的要求,传递给了孩子。

大河孙:我现在经常设身处地给孩子考虑,但实际上你依然不能代替孩子的想法。你拿过去的经验、奋斗的经验框套在他身上是不行的,他不认这一套。

王少华:很多父母喜欢教育孩子说,你看我吃那么多苦,供你吃供你穿,还陪着你上课,你怎么能不好好学习?我觉得这种因果关系很有问题:你陪着他不都是你自愿的吗?这跟他应该干什么有什么关系?那是你自己的事,你不能因此就对别人道德绑架,对吧?

贺哥:一说这事我和我爱人都得反思,类似于“我陪着你去上辅导班、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还有金钱,你学到什么云云”,这样的话我们可能说了不下一百遍。现在说得少了,是因为觉得孩子渐渐懂事了。

王少华:我们有时太过高看自己,其实我们对孩子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过严的家庭教育对孩子的影响,我觉得负面影响可能更大一点,正面影响非常小。

方玄昌:在我看来,家庭对孩子如果一定要产生影响,最重要的就是价值观的影响。如果你父母亲秉承一种正确的价值观,并且影响了孩子让他也延续下去,这个倒是最重要的。如果自己的孩子价值观不正,或者是心术不正,这种情况我是接受不了的。

王少华:我们应该明确,教育孩子是有方法的,它是一门科学。很多父母说你不能说谎,我就想问一下父母,你从小到大都没说过谎话吗?为什么大家把说谎看得这么重?撒谎,得看它是什么样的谎,还有他为什么要说谎。一个人说谎是需要费心思的,说真话多简单,因为他害怕说真话带来的不利后果。所以孩子撒谎,我经常是找原因,而不是因为撒谎这事去惩罚他。

谁小时候没调皮过?我们经常把孩子的缺点放大,一点点事好像就天塌下来一样。比如孩子偷了别人一块橡皮,大了不成贼了吗?其实哪有那么严重,我小时候就去偷过生产队的瓜果,大了不也没成贼是吧?

我经常跟孩子说,你眼前遇到一件事儿,考试考得不好、升学考失败、没考到好的学校,等你长大了会发现这都不算个事儿,不算挫折,往后你人生中多的是比这大的挫折。何况孩子这次没考好,不见得以后考不好;小学没学好,不见得初中学不好;即便他一直没学好,也不见得以后生活就不好;即便以后生活工作很差,也不见得生活就没意思。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看过一部电影,叫《女朋友》,男主人公最后发现自己是平凡的,他父亲跟他说,一个人认识到自己是平凡而普通的,非常不容易,是需要很大勇气的。那句话对我冲击很大,因为大部分孩子都有梦想,都会以为自己了不起。

大河孙:我记得有人总结过,说人生有几个境界。你小时候会觉得父母很了不起,长大一点就发现父母其实挺普通的。然后在个人的成长过程中,直到大学毕业,会觉得自己还能做很大的事情。然后随着不断碰壁,觉得自己还是个普通人,并且接受自己是普通人。最后,更大的挑战是接受你的孩子也是个普通人。

我们总希望孩子一代比一代强,但实际上,你必须得有准备,孩子可能也就是平凡的、平庸的一个人,那又怎么样呢?他也是你的孩子,你还得爱他,还得让他快乐,让他健康成长。

要承认孩子的平凡平庸实际上很难做到。典型的例子就是傅雷对待傅聪,他就是那种虎妈狼爸,对儿子是很严厉的。后来他老了写家书的时候就后悔了,说当年对傅聪是一种打击,那是他还不会做爸爸的时期,后来他认识到了这一点已经很晚了。

方玄昌:我刚才说,我们常常把孩子看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你先接受自己平庸,然后接受孩子平庸,其实也就是接受自己延续的未来平庸。

历史上那些大人物,会更能接受孩子平庸,这一是很难期望孩子再超过自己,还有一个原因是自己这一辈子已经活得很精彩了,作为自己生命的延续,他平凡一些、平庸一些,也可以泰然接受。另外,像我父母亲他们在农村里面务农一辈子,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期许很低,只要能够健康一些,活得长一些,少受一些苦就不错了,他们也就很容易把对孩子的期望放得很低。也就是说,在社会最底层挣扎着生活的,和最高端的那些大人物们,这两端的人都更容易接受平凡、平庸的孩子。

而处于中间的人是最不容易做到这一点的。他们曾经努力过,想出人头地成为大人物,最后没有成功,就容易寄希望于自己生命的延续,让孩子来履行当年自己未曾完成的任务。咱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夹心饼,处于中间状态,也应该接受自己的孩子未来还是处在中间的状态。

大河孙:我们每个父母都在拿孩子做实验,实验的成功概率并不高,只有少数人成功,所谓的成功也就是按照父母的预期达到了目标。一旦失败,孩子跳楼了,那是不可接受的,所有的人都是输。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全现在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17/1593939.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