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竹鼠传疫?中共阻外媒接触养殖户

专家曾认为竹鼠可能是疫情源头之一分析:疫情溯源压力下中国竹鼠养殖成为政治敏感事件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爆发后,国际上要求中共溯源疫情的压力不断。图为资料图。(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自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爆发后,国际上要求中共溯源疫情的压力不断。近日,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泄露了广西当局去年多次阻外媒接触竹鼠养殖户,以避免出现对中共不利的言论。之前,中共专家钟南山曾认为竹鼠可能是疫情源头之一。

在中共高调宣传“全面脱贫”的口号下,许多贫穷农民纷纷投入竹鼠产业链。但中共去年初又发布了关于野生动物的禁令,让他们血本无归,投诉无门。

独家:文件泄中共阻外媒接触竹鼠养殖户

大纪元获得广西外事办2020年12月28日的《关于报送2020年宣传思想工作情况的函》。文件泄露,该办曾在2020年“坚持国家安全底线思维”,“应对”疫情期间境外媒体来桂采访,“避免出现不利的负面舆论。”

应对境外媒体采访,如何成为了“坚持国家安全底线思维”的问题的呢?

文件透露,2020年4月,该办对英国某驻华媒体机构,雇用中方社会人员,采访北海市竹鼠养殖户一事进行了处置。并称要“严防外媒对特种养殖动物养殖业进行炒作,防止外媒借疫情抹黑防控举措及扶贫项目”。

文件还透露,该办还先后“指导”南宁、梧州、钦州、贵港外办,禁止3起外国常驻记者前来采访特种动物养殖户事件。

(大纪元)

公开资料显示,竹鼠是中国南方野生动物之一,因其养殖成本低、收益高,所以竹鼠养殖一度被广西、湖南、贵州等地列为“特色扶贫产业”,也成为当局大力鼓吹的“扶贫项目”。

不过,在大陆疫情发生之初,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2020年1月20日晚间接受中共央视采访时指,此次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来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动物,比如竹鼠、獾等。

大纪元曾独家报导,中共对疫情最初爆发的武汉华南市场检测报告,也显示当局对竹鼠等动物进行检测。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疫情在全球爆发后,中共遭受国际要求溯源疫情的压力。在压力下,中共的说法一变再变。疫情可能的起源由蝙蝠和竹鼠,被中共扭曲成了穿山甲、海外输入、美军带入、美国实验室泄漏等等。所以,竹鼠养殖户的外媒采访问题,就上升成为了一个政治敏感问题,因为搞得不好,外媒会从中挖出线索,使得中共在国际更加难堪。

部分大陆竹鼠养殖户“返贫”

在钟南山说出竹鼠可能涉疫的一席话后,竹鼠养殖业很快遭到打击。

2020年1月24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联合下发《关于加强野生动物市场监管积极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对竹鼠、獾等野生动物,实施“封控隔离”,禁止“转运贩卖”。接着,各省市也都下达相关禁令。

2月24日,中共人大会议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决定。

中共去年初的这些决定与过去地方上的做法不一致。

2014年8月,广西桂林市“恭城竹鼠”获得国家级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2018年广西扶贫开发办公室等9家厅级单位联合下发通知,明确把竹鼠养殖列为“特色产业发展”。许多贫穷农村的养殖户在中共官方“脱贫攻坚”的号召下投入竹鼠产业链,当作是一个“脱贫致富”的捷径。

广西是竹鼠养殖大户,据估计,全区有10万人从事竹鼠养殖产业,存栏1800万只,产值20亿元,占全国的7成。

陆媒去年4月报导,在中共最新政策下,广西的1800万只竹鼠等于“被判死缓”。

另有陆媒报导,一个多月下来,由广西武宣县牵头成立的竹鼠养殖合作社已有1600多只竹鼠饿死,亏损几十万元。此外,他们还背负着46万元贷款。

曾养殖过竹鼠的黄国华说:“这场疫情又让我们回到了从前的贫困状态,而且比以前还要贫困。”

独家:文件泄部分竹鼠养殖户未得到中共赔偿网上投诉

虽然中共政府对此也作出少量赔偿,但大多数竹鼠养殖户无法用这些钱抵偿贷款和其它债务,也很难再重新创业,苦不堪言。而且部分养殖户并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与此同时,中共官媒却大力宣扬竹鼠养殖户转型成功的事例。如新华网2020年12月27日报导了“竹鼠哥”“成功”转型,开始养羊。

(网络截图)

但实际情况远不如官方所报导的那么乐观。

大纪元获得桂林永福县政府办公室2020年12月4日的《关于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留言“关于永福县竹鼠养殖户补偿不合理”的问题回复》,泄露竹鼠养殖户不断在网上投诉中共。

有永福县竹鼠养殖户在人民网投诉,“我们为响应国家,自治区号召,返乡,在乡发展竹鼠特种养殖……现因中央人大常委做出的《决定》。我们养殖户从2月24日一直执行国家政策规定,禁止出售、食用、放生、运输至今。”

“养殖户们煎熬了大半年时间没有收入,还在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继续饲养,已经不堪重负。如今自治区出台补偿文件……得到的回复是我们县外引种签订的合同协议,不在补偿范围之内……现在县林业局即不承认我们是“受影响的农户”也不承认我们与持证合法养殖场(户)签订合作协议的合法身份。”该养殖户说。

该养殖户说:“自禁野《决定》至今半年时间广大的养殖户在蒙受巨大经济压力,希望政府尽快拿出处置方案,让养殖户早日止损……希望补偿资金尽快到位,让养殖户尽快转型……。”

(大纪元)

同时,大纪元获得另外的多份文件显示,永福县竹鼠受害养殖户不断在网上投诉当局不解决他们的补偿问题。

在2020年9月30《桂林市网络舆情即时办》的文件透露,有网民在新浪微博发帖说,“晒车晒房我晒鼠,拖死不处理,中央政策一刀切,还好政策有补贴。但是直到现在相关部门都还没出面处理妥当。拖到现在把我们却定性为非法养殖,让咱老百姓心寒啊!”

在2020年8月31日《桂林市网络舆情即时办》提到,有网民在红豆论坛投诉说,虽然当局出台补偿文件,但到现在永福县仍有几十户竹鼠殖户未得到要妥善处理。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 内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3/159664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