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赫:芯片产业大跃进 中共越陷越深

作者:
芯片产业早已全球化了,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无法建立一个独立的产业体系,都无法垄断全部核心技术;而国家之间,如果没有独霸野心,都可以融入、共享芯片的全球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中共自己恰恰是个异类,在全球野心的驱使下,一再特别强调要“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实在是世界的至大威胁,不能不引发西方国家的反制。而中共又视西方国家的反制为自身的安全威胁,又加大资源投入,采取各种手段,企图获取关键核心技术。这样,芯片战、科技战就不仅不可避免,而且势必越发激烈了。

大陆一家半导体企业高管此前直言,大陆芯片产业在生产材料和设备等很多方面都不行,很难做到不依靠美日欧的自主生产。示意图

芯片是现代工业的“粮食”,偏偏又是中共的心病:“缺芯少魂。”当局自恃财大气粗,又兼内有全球野心、外有美国“卡脖子”,遂欲借老办法——“举国体制”——来“弯道超车”而解决之,恰恰又走回了大跃进的老路,欲罢不能,越陷越深。

先看最近几件事。其一,4月22日,即习近平视察后的第3天,清华大学宣布成立集成电路学院。稍前,3月12日公布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集成电路被中共列为“加强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的核心领域之一,要“集中优势资源攻关”,“实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为此,据彭博社报导,中共拟在“十四五”(2021—2025年)烧钱近9.5万亿人民币。3月1日,工信部发言人田玉龙表态,中国高度重视芯片产业,将全面优化环境政策,加大企业减税力度,芯片发展还需在全球范围内加强合作。

其二,芯片严重短缺。去年12月,一汽大众和上海大众因芯片短缺,部分工厂被迫暂停生产。今年3月29日到4月2日,蔚来汽车合肥江淮工厂被迫停产5天。哪吒汽车总裁张勇坦言,哪吒不得不放弃对公订单,一季度影响达6,000辆。媒体报导长城汽车也遭遇瓶颈。

其三,陆媒“集微网”5月20日报导,继被称为半导体千亿大骗局的武汉弘芯今年二月底遣散员工收摊后,投资近六百亿人民币的济南泉芯又烂尾(诡异的是,这两个项目的操盘手竟是同一个人)。这还并非个别事件。美国之音曾报导,据去年10月统计,在一年多时间里,中国有6个百亿级以上的半导体规划项目停摆(武汉弘芯、南京德科码、成都格芯、陕西坤同、贵州华芯通、淮安德淮)。这些大项目停摆的背后,是地方政府的半导体狂热。多个城市发布了2020年集成电路产业规划目标,仅福建、江苏、上海、陕西、浙江等9个省市加一起就有14,200亿元。而在2019年,大陆集成电路产业总体规模也仅7000多亿元。

其四,据陆媒《中国经济周刊》调查,以工商登记为准,2020年1月1日至10月27日,全国新增集成电路相关企业超过5.8万家,增速高达33%以上,为历年最高。相当于每天新增逾200家。一些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都来投身集成电路行业了,盲目投资和烂尾项目隐藏着巨大风险。去年10月和11月,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都分别跑了出来,试图控制一下乱象,高喊“谁支持、谁负责”。

以上四件事,表明中国的芯片大跃进,一边被美国卡脖子,一边满地鸡毛。问题出在哪?问题就出在当局的不识大势上。当局的不识大势,就是坚持马列斯毛的意识形态,与自由世界对抗,妄图建立全球霸权。

众所周知,芯片产业早已全球化了,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无法建立一个独立的产业体系,都无法垄断全部核心技术;而国家之间,如果没有独霸野心,都可以融入、共享芯片的全球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中共自己恰恰是个异类,在全球野心的驱使下,一再特别强调要“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实在是世界的至大威胁,不能不引发西方国家的反制。而中共又视西方国家的反制为自身的安全威胁,又加大资源投入,采取各种手段,企图获取关键核心技术。这样,芯片战、科技战就不仅不可避免,而且势必越发激烈了。这是本文所说中共在芯片产业大跃进中越陷越深的外部原因。

美国的芯片战布局

目前,芯片战布局突出表现在美国主导建立“全球半导体联盟”的“去中共化”。

首先,美国已经在国内的监管、法律层面建立了“去中共化”的机制(例如2019年5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川普签署的保护信息和通信技术产业链安全的紧急状态行政令,“华为禁令”、目前正在推进的《无尽边疆法案》等等)。

其次,联手战略重要性国家(地区)重组芯片全球供应链。目前正与站在全球芯片业顶端的台湾、日本、韩国协商。例如,5月6日,美国在台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和中华民国对外贸易发展协会(Taiwan External Trade Development Council),联合发布《供应链重组的领航地图》新书。又如4月16日美日峰会和5月21日美韩峰会的联合声明,都强调了芯片等等高科技合作。

第三,美国重振本土芯片制造业。收入2021年《国防授权法》的《美国芯片法》(CHIPS for America Act)和正在推进的《无尽边疆法案》,分别提出为美国半导体产业提供约500亿美元的投资。而在美国本土进行的私企投资方面,除了三星提出的170亿美元芯片代工厂计划之外,英特尔今年3月提出了在亚利桑那州投资200亿美元新建两座晶圆厂的计划,台积电继去年宣布将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投资100亿至120亿美元兴建芯片工厂后,最近考虑加码在美国投资,生产更先进的3纳米芯片,新工厂可能耗资230亿至250亿美元。

中共芯片业政策的两大缺陷

美国的芯片战布局,已经从外部使中共极端被动了。但是,中共芯片业政策中的两大缺陷,更是从内部给芯片业大跃进的致命打击。

第一,无法有效遴选“好的竞争者”。有句话说:一个好的竞争者,胜过十个监管者。为什么中国芯片产业现在满地鸡毛?为什么出了那么多诈骗企业、诈骗者?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的体制早就腐朽了,相关政策严重错位、失效了,整个社会很难培养出真正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企业普遍琢磨的是如何钻政策空子,如何“山寨”快速致富,缺乏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为什么中国是世界第二经济体,就难得有世界级的品牌?答案就是难得有优秀的企业。中国经济的根基都被腐蚀了,看似庞然大物,实则泥足巨人(可参见笔者“大陆芯片产业为何落后?”一文)。而如果没有优秀的企业,中国的芯片业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强大起来的。毕竟,芯片是要一枚一枚地精密制造出来,要的是真正干活的人,光砸钱、光吹牛、光搞套路是没有用的。

第二,“举国体制”的破产。在特殊时期、特定领域,“举国体制”或许能够发挥效应。但是,面对芯片业这个高度市场化、全球化的产业,“举国体制”是注定失败的。“举国体制”不是也没把中国足球振兴了吗?但是,囿于有限的历史经验,中共对“举国体制”膜拜不已,中毒得已经不能自拔了。

还要指出的是,“举国体制”和部门利益、地方利益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这里举个例子。半导体千亿项目武汉弘芯,去年爆雷,11月被武汉地方政府正式接管,今年2月遣散员工;但是,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的信息显示,今年5月11日弘芯更名为“武汉新工现代制造有限公司”,由武汉新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分别持股90%、10%,而这两个持股者都属地方国企。武汉弘芯被公认为是“芯骗”团伙钻产业空子造成的一个经济窟窿,已没有经济价值,可为什么地方政府还要接盘,为其输血,使其死而不僵?都是隐藏的利益链条作怪。

又如,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一期项目总投资53亿美元),2018年分别受到美国商务部禁运限制以及美国司法部起诉(指控其与台湾的联华电子公司共谋从美国半导体巨头Micron窃取商业机密,大约2020年10月联华电子公司认罪受罚),以致停摆至今。但奇怪的是,2020年9月15日的时候,停摆的晋华出现股东变更,新增了“福建省桐芯一号集成电路产业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股东,同时注册资本也由原来的1,144,482.5万元增加到了1,349,039.49万元,增长幅度为17.35%。而工商资料显示,“福建省桐芯一号集成电路产业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实际控制人为福建国资委。幕后的利益链条,使这个僵尸企业无法得到有效处理。

总之,当局的政治考量和中共内部部门利益、地方利益交织在一起,许多芯片企业、项目成为相关各种势力的白手套,致使芯片产业大跃进一跃而起,难以收拾。这是本文所说中共在芯片产业大跃进中越陷越深的内部原因。

结语

如同历史上的大跃进造成了巨大的民族悲剧一样,如今中共搞的芯片产业大跃进,也难逃最终的悲剧结局;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又有多少民脂民膏、国家利益被糟蹋掉了,被一小撮人瓜分、卷走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6/1597743.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