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李林一:对欧盟四大误判 中共覆水难收

作者: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中共宣布,禁止这个机构中的那些外交官进入中国大陆,由于这些人在本国外交系统 大陆位举足轻重,中共在对欧关系方面会无法收场,此举对中欧关系的破坏力可以巨大来形容。可以预见的是,中共未来对欧政策会做适当调整,不然中欧关系会快速下行。中共目前不愿、也没准备好让欧盟成为美国之外的另一个对手。为此,中共也发出了信号。

2021年5月27日,在日欧视讯峰会之后,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el)和欧洲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布鲁塞尔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中欧关系趋于恶化,近期欧盟最大的动作是在5月20日冻结《中欧投资协定》审议。从中共后续系列动作来看,习近平和中共多次误判欧洲,是中欧关系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原因之一。可以预见的是,中共未来对欧政策会做适当调整。中共目前不愿、也没准备好让欧盟成为美国之外的另一个对手。

误判一:中共希望以经济利益换取欧盟对人权问题的“闭嘴”

2020年12月30日晚,中欧达成《中欧投资协定》。中共官媒一片唱好之余,并未意识到危机已经悄悄临近。

欧盟在2020年12月7日通过“欧盟全球人权制裁制度”,旨在惩罚对严重侵犯人权行为负责的非欧盟国家人员。在此之前,中欧间通常会举行“中欧人权对话”,至今已进行了37次,且在中共要求下闭门举行。欧洲已普遍认识到这个对话对中共改善人权影响甚微。

多年来,中共对付欧美的惯例是,以出让经济利益的方式,换取欧美少批评或不批评中共人权问题。这个策略在过去十多年屡屡奏效。

所以,当欧盟通过新的人权制裁制度之后,又与中共达成了与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类似的经济协议时,中共由此产生了第一个误判。中共以为这只是欧盟在经济利益上开出更高的价码,以为只要再次在经济上“让利”,欧盟就不会完全倒向美国,同时还会像以前那样对中共人权问题保持沉默。去年底达成的《中欧投资协定》也证实了这点,协定内容确实也是以中共单方面对欧开放市场为主。

误判二:中共未意识到欧盟对中共的定位已经改变

2003年,中欧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双方在经贸等领域展开大量合作。习掌权后,2013年,双方还一度发表《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但之后中共在政治、经济多个领域与欧盟的利益冲突增大。在2019年美中贸易战时期,欧盟对中共的定位出现了大幅转变。

当年3月,欧盟发布了《欧中战略展望》政策报告,将中共定性为“合作伙伴”、“经济竞争者”和“制度性对手”。这一定位,与如今的拜登政府对中共的定位类似,即在气候变化等国际事务上,欧盟将与中共合作;经济上要与中共展开竞争;同时当中共威胁到自身安全时要反击。

中共显然对中欧关系的这个新定位存在误判。欧盟在今年3月针对新疆问题对中共做出制裁之后,中共还恼羞成怒。这在王毅的公开讲话中有所体现。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欧盟会对我们实施制裁。”王毅25日在慕尼黑称,他还对一个“战略合作伙伴”怎么会采取这样的行动表示质疑。王毅也承认,当布鲁塞尔宣布对中共官员实施制裁时,北京方面感到震惊。

王毅还说,制裁使中国人想起了“被欧洲帝国主义欺负”的过去。

误判三:中共低估对欧制裁后果多名遭制裁欧洲议员反击

中共恼羞成怒的另一标志是,中欧双方互加的制裁并不对等。中共对欧盟制裁了10名人员和4个实体,而欧盟只对中共制裁了4人和1个实体。

中共对欧盟这个制裁,已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中共误判或者说低估了这个后果。

最直接的影响是,5月20日《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遭欧洲议会冻结。而且,中共的制裁还留下了各种“后遗症”。

以遭中共这次制裁的比利时议会议员科格拉蒂(Samuel Cogolati)为例,他在最近宣称阿里巴巴是个间谍窝。这让中共始料不及。换句话说,因为中共制裁欧洲官员,原本局限于新疆的人权问题,已经渐渐开始向其它领域扩散。

这其中,对中共外交冲击最大的莫过于立陶宛。5月20日,立陶宛议会确认中共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这份决议案的提案人是遭中共制裁的国会议员萨卡莉妮(Dovile Sakaliene)。2天后,立陶宛公开宣布退出中共主导的“17+1”机制,此举更是让中共尴尬。

立陶宛退出后,这个机制实际已经变成了“16+1”,又退回到了2019年希腊加入之前的状态。未来中共为了颜面,也许可以吸收其它欧洲国家进入,仍然保持“17+1”的数量,但是加入方是否会与原有的中东欧国家存在利益冲突,又成为中共的一个现实难题。

再有,就是英国议会5月22日认定北京在新疆的种族灭绝行为。据“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的声明,英国此举“是IPAC成员协调采取的一系列行动中的最新行动”。而中共3月的制裁对准的斯洛伐克籍欧洲议会议员莱克斯曼(Miriam Lexmann),正是IPAC的主席。

误判四:中共下重手制裁欧洲理事会下属的政治与安全委员会

另一个误判是中共将欧洲理事会下属的政治与安全委员会(PSC)列入制裁实体。

欧洲理事会包括欧盟各国的元首、欧洲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主席以及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这个机构确定了欧盟的总体政治方向和优先事项。

其下属的PSC则是处理欧盟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的“轴心”,由27个成员国选派大使级代表构成,由欧洲对外事务部(类似欧盟外交部)代表担任主席,形成欧盟一致的对外立场。

对这个机构施加制裁,中共实际等于制裁了欧盟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制定者。无论中共乐不乐意,PSC今后还将继续起草欧盟与中共有关的政策。在目前的政治气氛下,PSC也不可能首先对中共退让。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中共宣布,禁止这个机构中的那些外交官进入中国大陆,由于这些人在本国外交系统大陆位举足轻重,中共在对欧关系方面会无法收场,此举对中欧关系的破坏力可以巨大来形容。

可以预见的是,中共未来对欧政策会做适当调整,不然中欧关系会快速下行。中共目前不愿、也没准备好让欧盟成为美国之外的另一个对手。为此,中共也发出了信号。

4月29日的《南华早报》为制裁降温,释放消息指,中共不公布制裁详情,意图在于降低对欧制裁的烈度,并试图证明(制裁)政策比看起来要温和。

对此,部分欧洲外交内部人士也心知肚明,“我们已经停止询问中共方面,不然会逼迫中方定义它(制裁的详细内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31/1599621.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