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范畴:“全球芯片末日”?疫苗与台湾经济

作者:

本篇谈的不是“疫情”与台湾经济,而是“疫苗”的施打顺序与台湾经济的关系。疫苗会分批到来,但不会一次出现五千万剂供全民施打。供应有限下,不同的施打顺序会对社会带来不同的结果。本文将聚焦于台湾经济中的支柱产业–电子业,虽然文末也会略涉其他层面。

病毒传染的形态不只是链条,而是网状的,因此不能停留在链条思维或格子思维,而必须用网状思维。网络的要害是节点(nodes),应用在疫情上就是:1.陌生人接触频率;2.流动频率。疫苗供应不稳定下,力气只有用在刀口上,也就是上述的“节点”,才能发挥最大控制效果。

当下政府,无论中央或地方,展现出的施打节奏,都顺着职业别、年龄别、身份别、地区别。这些类别中,固然都多少存在节点,但这种分类法,基本上都是链条思维或格子思维,而不是网状思维,整体功效是会打折扣的。

镜头拉到台湾经济中的支柱产业–电子业。六月四日新闻报出,晶圆测试厂京元电苗栗竹南厂爆发外籍移工COVID-19疫情群聚感染,随即厂区也位于竹南的IC封测厂超丰电子也爆出群聚感染,对全体4000名员工进行快筛,其中有1,000名外籍移工。

然而,早在6月2日,美国华盛顿D.C.政界浏览率最高的《国会山报》(The Hill)就已刊文警告(台湾疫情可能带来的全球“芯片末日”(Chipageddon),并指称5月22日台积电就已有一名员工确诊、14人隔离,四天后又有一名确诊、10人隔离。文中举例,在台湾疫情爆发之前,全球单单汽车一个产业,因半导体缺货的2021年预估损失就达一千一百亿美元,倘若一旦台湾疫情进入第四级,全球就会进入不可想象的“芯片末日”。

台湾半导体及相关行业,当下已是惊弓之鸟,而台湾社会还不知道此事对台湾经济的严重冲击性。虽然现在看来台湾疫情升级到四级的几率并不大,但台湾人心中有数并不代表国际市场心中有数。国际供应炼都是基于预期管理,台湾电子业的全球客户眼看台湾疫情进入第三级,应该都已经做出最坏想定的B计划,换厂、换单、或换产品。这就是说,即使台湾电子业之产能不受此次疫情影响,第三季、第四季的收益,因客户在预期心理下导致的供求紊乱而受到冲击,应该是肯定的。

接下来就得讲到重中之重了:台湾电子业中的“节点”-移工及移动性的派遣外劳。散布在电子业各核心公司的外劳往往群居或群聚,他们才是疫情传播网络下电子业的“节点”,反而电子园区内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不是节点。

移工或外劳往往做的是底层工作,不受到重视。但病毒不会挑贵贱,人心才会挑贵贱。他们没有选票,因而没有政治分量,但在疫情中的“节点效应”却可撼动护国神山。

当宝贵的疫苗抵达台湾时,科学园区的移工、外劳应不应该优先施打?很多人会被这问题吓到,甚至被触怒。但病毒无祖国,病毒不挑贵贱、只挑节点。在科学、政治、人道、伦理四方面发生冲突的时候,当国运与家庭幸福出现矛盾的时刻,政府怎么决策?个人如何选择?

当然,在网状思维下,第一线的筛检、医护人员依然是优先中的优先,因为他们不但身处节点,且是保障医疗资源的关键要素。但,再来的疫苗施打优序呢?

(本文原刊于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0/1604175.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