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大企业违约连环爆!高盛:中国不再「大到不能倒」

—大陆债务危机!房企转身慢 “大到不能倒”恐不再适用

中银保监主席郭树清上周直言,大陆房地产趋向泡沫化、金融化的情况严重,违约比例上升,加剧了信用风险。美资大行高盛也表示,自2019年底以来,大陆国有企业的违约案例明显增加,同时一些近期未能偿还债务的借款人,例如华夏幸福,都背负着高额未偿债券,意味着“大到不能倒”的概念可能不再适用,政策制定者现在不太可能进行全面救助。

「大到不能倒」可能不再适用于中国债务人,图为中国上海街景。路透

中银保监主席郭树清上周直言,大陆房地产趋向泡沫化、金融化的情况严重,违约比例上升,加剧了信用风险。言犹在耳,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发表研究报告,统计今年首4个月,11家内房企业境内和境外违约债券的本金总额分别为325亿元人民币和48亿美元(约374.4亿港元),当中仅得两家完成了违约债券的处置工作,主要是透过债券置换来达成,凸显了这些房企的低周转和集中度风险。

惠誉表示,上述11家境内或境外债券违约的房企中,有5家从事商业和旅游地产、工业园区及贸易中心等非住宅开发建设,这类型业务的资金回笼周期明显较住宅开发长,导致在行业下行周期时更容易陷困。以泰禾集团为例,于去年7月6日首次违约,目前违约债券本金总额达176亿元人民币。惠誉表示,该公司专注于中高端住宅开发,业务定位造成周转率显著下降,同时由于一线及高端二线城市的地方政府实施限价政策,导致其利润率上升空间受限。

另外,以地区而言,上述11家房企中,有5家的可售资源和土地储备集中在个别地区,例如华夏幸福和亿达中国(03639)的业务分别集中在河北省和大连市,于限购、限贷等当地楼市严控政策下,造成房企销售受阻、资金回笼周期延长,继而令部分房企在高端二线城市,如天津和合肥,以及长三角等较发达地区拥有高比重业务的优势消失殆尽。

惠誉指,其他造成内房违约的原因,包括多元化经营不善、公司治理薄弱及激进投地。上述房企中,有4家在违约前已开展多元化经营,但新收购的业务包括医疗、制造业、零售及资讯科技,都与房地产开发业务的协同效应低,回报亦不足以弥补债券杠杆上升的影响。其余房企大多自2020年第三季起相继发生违约,因而处置违约工作尚未取得显著进展。

高盛Kenneth Ho等分析师在日期注明为上周五的报告中指出,2019年底以来中国国营企业债务违约持续快速增加,华夏幸福等部分近期未偿还债务的债务人有许多在外流通债券。高盛分析师说:「即使是大企业或与官方有关组织,决策官员提供协助的意愿也已大幅下降。」

随着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未公布财报引发该公司可能整顿债务的揣测,投资人对这家有官方背景坏帐管理公司财务状况的忧虑4月以来持续撼动亚洲美元债券市场;中国华融约有210亿美元在外流通美元债券。高盛分析师表示,中国近期处理处境艰困企业的方式显示政府提供债务人的隐性协助持续减弱,但这不意味政府坐视不管。

高盛分析师指出,政府是否伸出援手可能取决于避免系统性压力浮现和抑制信用压力大增引发传染效应的需求影响。高盛分析师认为,中国不太可能出现系统性问题,但特殊信用风险可能居高不下。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东网/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5/1605982.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