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周晓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欺世之谈

作者:
中共定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学的不过是市场经济表面的一些技术性东西,却将其精髓弃之不顾。想想改革开放迄今,中国的经济何时做到了自由交易?价格何时由市场完全决定?又有多少私人企业被中共打压、欺凌、吞并?事实上,真正操控市场、决定企业和企业家命运的正是中共政权的邪恶之手。

博裕资本的实际控制人是江泽民长孙江志成。(大纪元合成图片)

文革带给中国人的灾难是无以复加的,虽然有一些亲历者还原了部分历史,但由于中共的刻意阻挠,迄今披露的仍十分有限。而当下许多中国人不知道的是,文革结束后,中国经济曾面临着崩溃的边缘。

1977年12月,据李先念在全国计划会议上估计,文革十年在经济上仅国民收入就损失人民币5,000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建政30年全部基本建设投资的80%,超过了建政30年全国固定资产的总和。1978年2月,华国锋在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称:由于文革的破坏,仅1974年到1976年,全国就损失工业总产值1,000亿元,钢产量2,800万吨,财政收入只有400亿元。显然,经济的崩溃,民怨的沸腾,使中共的统治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为了挽救中共,走上权力顶峰的邓小平选择了改革开放之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一度呈现了勃勃生机。不过,“六四”镇压学生的枪声引起了国际社会的谴责和西方国家的制裁,海外对中国的投资也开始减少,中国刚刚发展起来的经济遭到重创。而借“六四”爬上中共总书记位置的江泽民,并不理解邓小平认为改革开放、搞活市场,从经济入手与美国抗衡已经迫在眉睫的想法,反而觉得越开放老百姓越难控制,因此公开左转,与邓小平对抗。

此后的苏东剧变让邓小平更加担忧中共的垮台,于是获得军队支持的他通过南巡讲话,警告江,江被迫接受了邓的开放政策,反对“资产阶级改革观”的声调开始降低。随后,为了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推行的市场经济相区分,江与中共又大张旗鼓推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说辞。中共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第五十五集《上下求索》阐述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及该如何建立起这一体制。

按照中共的说辞,原有的经济体制即计划经济体制已经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因此必须对其“进行根本性改革”。如何改呢?就是把社会主义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结合起来,这就是被中共视为“伟大创举”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本质上来说还是中共既得利益集团不愿放弃中共一党专制,不愿放弃既得利益。而为了更好地欺骗世人,中共的经济学家被迫编造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大学教授被迫将其教给学生。几十年来,中共更是一再吹嘘,中国经济的发展正是得益于这个“创举”。

然而,这个说辞不过又是中共的欺世之谈,不过是中共为挽救危机中的政权的又一手段。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需要廓清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的关系。根据上个世纪著名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的研究,资本主义精神源自基督教新教,因为新教强调教徒们在生计行业与事业上的成功,才是上帝恩典的象征,是以大批清教徒靠着勤奋创业,推动了市场的发展与现代文明。

另一位知名经济学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则断言,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经济秩序,其实就是市场经济。这种市场经济秩序强调人们之间的自由交易,并听凭市场价格指引无数的交易活动,进而指引生产与投资方向。这种市场交易的正当前提是产权私有。他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市场上,普通人是至高无上的消费者,他们的购买和拒绝购买行为,最终决定着应该生产什么、生产多少、按什么样的质量生产。”

简单的说,资本主义就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主要特征是自由交易,价格由市场决定,而市场经济的前提是产权私有。简单的说,市场经济的实质是私有经济。因此在西方人眼中,只有保护了私权利,才能使市场经济更好的发展,这也是为何西方国家的宪法中都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字样。

反观中共定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学的不过是市场经济表面的一些技术性东西,却将其精髓弃之不顾。想想改革开放迄今,中国的经济何时做到了自由交易?价格何时由市场完全决定?又有多少私人企业被中共打压、欺凌、吞并?事实上,真正操控市场、决定企业和企业家命运的正是中共政权的邪恶之手。就拿几个月前中国良心企业家、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办人孙大午一家和企业多名高管被以莫须有罪名逮捕、公司被接管、财产被没收一案来看,中共仅仅因为无法容忍孙大午的敢言,就出此下滥手段,又何尝尊重过其的私权利?而这样的企业家名单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

如此具有中共特色的市场经济,根本就不是市场经济,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罢了。

而许多中国人不知道的是,也正是打着企业改制的幌子,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抢夺公有制经济下的财富。据《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披露,1994年,江泽民带领儿子江绵恒以三百万的价格将市值一亿三千万的国有企业“上联投”以改制名义公然抢归自己家族私有;江的大管家曾庆红用37亿不法所得吞了净值738亿、实际价超过一千一百亿的鲁能集团。正是中共党魁们带头一抢,造成天下大乱,造成中共八大家族、131万官员及掌握企业经营管理权的党员干部厂长经理一起动手,将1949年以来,中国人民辛辛苦苦,拼死拼活创造的全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瓜分殆尽。

同样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共御用经济学家鼓吹的所谓市场经济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中国大陆经济实则是江泽民集团抢了公有制之后形成的强盗经济。那些在大陆做出了成绩的私人企业背后,哪个不是依靠权贵家族?哪个不向其输送利益?因为不依靠,就无法生存。可是即便如此,当中共挥起屠刀,需要割韭菜时,他们又有谁可以逃脱呢?阿里巴巴的马云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例子。

此外,从几十年的实践看,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发展,靠的是外商的投资,靠的是中国人的勤劳,靠的是中共对世界的欺骗,而不愿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中共,其跛脚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美国就不平等贸易发起制裁,尤其在中共病毒散播到全球让美欧意识到中共是当今世界的最大威胁而开始与其逐渐脱钩后,基本被打回了原形,当前中国国内经济下滑严重,失业人口剧增,重回计划经济出现苗头。

无疑,中共拿欺世之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来欺骗中国人,欺骗世界,目的自然是维持中共政权,而其与鼻祖马克思和其它共产政权对资本主义的诋毁、攻击,以彰显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同样是弥天大谎。由于这不是本篇所要探讨的,就不再详细阐述了,但有心人若看一看苏共、中共掌权后的罪恶史以及人民所遭受的压迫和痛苦,看一看资本主义制度下人们所享有的自由民主,就可以明白两种制度的优劣。当然,资本主义制度也存在着缺陷,但因为其本身具有纠错的功能,因此其可以在不断演进中不断完善,这是专制统治下、依靠封锁真相和不断洗脑维持权力的社会主义国家永远无法做到的。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6/1606715.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