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周晓辉: 国企改革毁掉东北 肥了中共权贵集团

作者:
伴随着国企改革的是,出现了大量职工下岗问题。洗脑片披露,1998年到2001年,全国国有企业“下岗”职工累计2550万人。尽管中共言之凿凿,称通过多项措施保障了“下岗”职工的基本生活,但实际情况是,不少人生活艰难,尤其是东北重工业基地,而东北的衰落也与国企改革密切相关。当年日本占领东北时,资源丰富的东北成为了东北亚最先进的工业基地之一。1945年,东北工业总产值超过日本,位居亚洲第一,全球第四。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国企改革中,官员贱卖国有资产,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他们通过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形成各色利益集团

上篇说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欺世之谈,那么在其名义之下的国企改革,到底肥了谁、伤害了谁也就可想而知了。

日前,中共在推出的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第五十七集《国企攻坚》中,讲述了自1997年9月开始的国企改革,按照中共的说辞,其目的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方式是“鼓励兼并、规范破产、下岗分流、减员增效和实现再就业工程”,最先开始的是纺织行业,具体举措是“债转股、国家技改专项资金、国企上市变现、政策性关闭破产”等。

其后,其他行业也进行改革,并组建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中国石油化工集团、上海宝钢集团等特大型企业集团。到2000年末,国企改革基本完成。中共得意的宣布“大多数国有大中型骨干企业初步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初步建立”。

伴随着国企改革的是,出现了大量职工下岗问题。洗脑片披露,1998年到2001年,全国国有企业“下岗”职工累计2550万人。尽管中共言之凿凿,称通过多项措施保障了“下岗”职工的基本生活,但实际情况是,不少人生活艰难,尤其是东北重工业基地,而东北的衰落也与国企改革密切相关。

当年日本占领东北时,资源丰富的东北成为了东北亚最先进的工业基地之一。1945年,东北工业总产值超过日本,位居亚洲第一,全球第四。中共建政后,东北更成为发展重工业的基地,许多大型国企落户于此,如长春第一汽车厂、沈阳第一工具机厂、本溪钢铁公司、沈阳飞机制造厂、辽源煤矿、抚顺煤矿、大庆油田……中共还令10万军人转业至“北大荒”,并鼓励上山下乡青年去那里“奉献热血”,无数人的汗水使它变为“北大仓”,年产粮食1978年总产突破50亿斤,1995年突破100亿斤,2005年突破200亿斤,2009年突破300亿斤,2011年突破400亿斤。

东北的粮食、钢铁、木材、煤炭、电力源源不断地输往南方,支援着四方。不过,到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东北面临着矿产资源枯竭、工业结构失衡、企业步履艰难、效益严重下滑、接续产业匮乏等多重问题。国企改革导致大量企业倒闭,大量工人失业,拖欠工资方面更是家常便饭,很多人处于贫困潦倒的困境。

当时推动国企改革的是1998年任总理,且被邓小平看重的朱镕基。由于国企改革,导致大量人员失业,引起不少反对声浪,这给了在邓死后攫取大权的江泽民插手经济的机会。1999年上半年,江开始系统插手经济,先是金融、农业、扶贫,然后是国企改革、加入世贸等等,并借机夺取朱的权力。此后,江朱矛盾因赖昌星、朱小华案激化。曾发誓推动改革和反腐的朱镕基,最终失势,在2002年黯然退下,江派人马掌控了政治局和军队。

而江泽民在1999年接管国企改革后,朱镕基丧失了主导权,江则多次在公开场合发表相关讲话。从朱、江的公开讲话中,二者对国企改革的思路大相径庭。

朱镕基的思路是从市场经济规律、国有企业内在变化的角度看待改革,“要创造条件,使企业能够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不能再由政府各部门用行政干预来代替企业作生产经营决策。”简单说,就是政府不需要直接管企业了,政府机构可以减员。

而江是从政治的角度谈经济,从社会稳定的角度谈发展,从中共领导的角度谈管理,称“以公有制为主体,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动摇”,“国有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国有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是国家引导、推动、调控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本力量”,“要进一步加强企业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它们在企业中的政治核心作用”,“党委书记和董事长可由一人兼任”。

按照江的思路,国有企业一路改革膨胀成为垄断企业,腐败前所未有的严重。本来有机会转型的国企,尤其是东北国企,因为朱镕基改革的不彻底,而留下了诸多隐患,并且丧失了崛起的机遇,东北经济继续衰落。

2003年10月,中共国务院出台所谓“振兴东北”的纲领性文件。大量的资金投入又使东北经济暂时复活,但从2013年开始,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经济增速位列全国后五位,2014年以来,东北三省经济出现集体“断崖式”下滑。2016年第一季各省GDP公布,东北三省垫底,辽宁还出现负增长,排在最后一名。

2016年,大陆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陈兴杰在题为《东北衰败宣告了国企城市的破产》一文中指出,“东北衰落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经济被国企吸干了。”

文章称,东北是全球苏联式经济的最佳典范。苏联计划经济已经垮台了,东北国企还在苟延残喘。上世纪90年代国企大改革,大量中小国企被卖掉,百万工人下岗。那曾是东北转死为生的一次机会。惜乎改革竟未彻底,很多大型国企遗留下来。2003年“振兴东北”战略出炉,大量政府投资救活了东北国企,地方政府重新变得强势。这时期国企改革的方向也出现错误,从90年代的“卖国企、甩包袱”变成了“战略重组、做大做强”,东北经济重新回到国企煊赫的时代。

然而,东北几十年来形成的国营企业体制和经济运行模式根深蒂固。产品和资源长期地通过行政手段来平价调运,产业结构单一,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出现一系列困难。文章质问,“修修补补下去,能有什么出路呢?国企一日不死,东北永无翻身之时”。

此外,计划经济下的官本位思想也让东北官员缺乏真正的改革意识,更别说什么为百姓谋福利。2016年4月网上曾流传一篇《官僚主义如何毁了东北经济》的文章,文章列举了五个方面:假大空糊弄上级,打着民生的旗号搞各种政绩工程;官商勾结,疯狂抓权,各大领域腐败问题层出不穷;懒政惰政,吃拿卡要,腐败之风盛行东三省;关系之风盛行,官员与民争利,企事业单位“逆淘汰”之风盛行,有才能的人开始远离东北;官僚水平低下,却视人民群众利益如草芥,官商勾结,官黑勾结层出不穷。

公开资料显示,东北三省是全国人口流出比重最多的地区之一,每年净流出人口大约180万,新鲜血液的输入则几乎没有。而且迄今为止,东北经济仍然不振,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在中共治下,东北是根本没有活路的。

国企改革在毁掉东北的同时,也让中共权贵集团赚了个盆满钵满。每经智库专家蔡慎坤撰文说,从国有企业性质来看,是全民所有,国企利润应该全部上缴,用到每个公民身上,但国企基本上把全民股东甩在了一边。所谓全球最赚钱的银行、全球最赚钱的通讯公司、全球最大的石化企业,对于全体出资人——老百姓来说,除了垄断形成的涨价风潮以及被掠夺之外,几乎没有给百姓任何回报。

的确如此,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江的改革思路可以让其随意“按照党章”指定国企的领导,包括他的亲信、他的儿子等权贵都可以从中获取利益。江家等权贵家族财富暴增时期,正是在江以“加强党的领导”为名,主导国企改革之后。

2002年江虽然退下,但仍架空胡温,操控党政军大权。江泽民集团顺势垄断中国的经济命脉长达二十多年,央企和国企几乎成了江派利益集团的摇钱树,他们从中大肆侵吞国有资产,疯狂捞钱,让老百姓买单,即便国际油价跌至历史低位,国内油价仍然比美国高出一半以上,就是例证这些权贵集团是如何瓜分利益的呢?那就是江家把持电信、军工电子行业,曾庆红周永康先后把持着石油行业,江派大员李长春家族、现常委刘云山家族分别染指文化业和金融业,江派要员刘志军此前一直把持着铁路系统等。

中共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公室和社科院等在2006年联合发布《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披露:在国土开发、金融等5大领域担任主要职务85%~90%都是高干子弟。此外,在中国民间一直盛传着“国企=党企=领导家族产业”的说辞。

而正是中共党魁们带头一抢,造成天下大乱,造成中共八大家族、131万官员及掌握企业经营管理权的党员干部厂长经理一起动手,将1949年以来,中国人民辛辛苦苦,拼死拼活创造的全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可以说瓜分殆尽。

习近平上台反腐时,曾表示痛心国有资产流失,而由此肥了自身的中共权贵集团从中攫取了多少呢?被曝“盗国资产远超全球首富”的江泽民家族就坐拥5000亿美元资产,其他家族呢?这些巨额财富何时会回到人民手中?显然,中共不倒,让财富回归人民只能是水中月。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3/1609831.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