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国际强硬发声 学者:应与无中共的中国往来

6月中旬国际社会密集召开元首峰会之后,也正值7月1日中共“百年党庆”前夕,欧美日多国再针对疫情、贸易、香港、台海等问题强硬发声。台湾学者吴嘉隆对大纪元记者分析表示,问题的根源就在于中共体制,国际社会已经看清楚中共,未来各国更应该与没有中共政权的中国打交道。

随着中共七一百年党庆临近,中共当局不断实施并升级一系列管制措施。图为今年3月,北京召开中共政协会议期间,在天安门广场的中共士兵。

6月中旬国际社会密集召开元首峰会之后,也正值7月1日中共“百年党庆”前夕,欧美日多国再针对疫情、贸易、香港、台海等问题强硬发声。台湾学者吴嘉隆大纪元记者分析表示,问题的根源就在于中共体制,国际社会已经看清楚中共,未来各国更应该与没有中共政权的中国打交道。

从6月11日至6月16日,国际社会密集召开七国集团(G7)峰会、北约峰会、美国欧盟峰会、美俄峰会,期间直指涉及中共的问题。

各大峰会结束后的近十天时间内,美国、德国、日本、英国、台湾、澳洲等国政府、官员或相关协会相继针对病毒、贸易、国家安全、香港等与中共有关的问题,再强硬发声。

AIA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总体经济学家、地缘政治专家吴嘉隆6月25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中共,美国是动真格的,这一点中共无需再有幻想,其它国家确定会站在美国一边,形成一个全球抗共大联盟,而中共面对当前的国际局势是难以应对的。

国际峰会后多国再强硬发声中共处境不妙

1.疫情

G7峰会上,七大工业国一致声明要求独立调查病毒起源。峰会之后的6月20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再发警告表示,如果中国(中共)不允许对疫情起源进行真正的调查,中国(中共)可能会面临国际孤立,“我们将与盟友与合作伙伴协调努力。”

吴嘉隆分析表示,疫情的起源和追责中共是首要问题,而且这是一个全球议题,国际联盟共同在问责中共,现在中共再去寻找非洲国家的支持,已经无济于事。

6月25日,国际学术期刊《公共科学图书馆-病原体》(PLOS Pathogens)公布一项研究结果:英国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利用环境保护科学的方法,估计SARS-CoV-2(新型冠状病毒)早在2019年10月初至11月中旬就在中国传播。

25日当天,美国联邦众议员安‧瓦格纳(Ann Wagner)表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之所以在全球大流行,是中共试图掩盖病毒爆发最初源头的直接结果;中共试图隐瞒病毒起源的做法,违反了其在2005年签署的国际条约《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该条约允许美国对中共实施制裁,并没收和冻结中共在美国的资产,用来补偿大瘟疫的受害者。

瓦格纳正在国会推动《美国补偿法案》(Compensation for Americans Act),如果法案通过,这将是史上首次在经济上向中共追责。

2.贸易

国际峰会结束后的6月19日,澳大利亚政府正式针对中共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课征反倾销税一事,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申诉。

两天后的22日,德国联邦工业协会(BDI)主席鲁斯武姆(Siegfried Russwurm)在为期三天的“2021工业日”活动上呼吁,德国需要诚实地讨论如何与中国(中共)等贸易伙伴打交道。他强调,如果越过了人权红线,就不能回避对抗,普世人权不是一个“内部事务”。

24日,美国获提名主管中国、非洲与竞争力资产的贸易代表副手毕昂琪(Sarah Bianchi)在提名听证会上表示,在处理中国贸易事务上,最重要的是保持强硬立场,也要与盟友采取共同立场。

吴嘉隆分析说:“现在很多国家不得不承认,中国市场商业利益叫做玻璃盒底下的蛋糕,看得到摸不到,看得到吃不到,没有用。”

他表示,首先中共一再违背国际协议的承诺。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的承诺,即进行结构性改革、转型成市场经济,到违背《中英联合声明》对香港“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承诺,中共不但没有改革,反而(独裁统治)变本加厉。

再有,中共用市场准入换取外国公司的技术;面对欧美国家针对中共人权问题的制裁,中共掀起抵制国际品牌的运动。

另一个问题是,中共现在可能已经没有财力让外国企业获得商业利益。吴嘉隆说,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紧张,大约3,200万亿美元中有2,400万亿美元是借款,只剩下8,000亿美元,内部估计8,000亿美元加上外来直接投资,可能只有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吴嘉隆表示,中共(今年2月)停止进口台湾凤梨、(去年)禁止进口澳洲龙虾、红酒等产品,“你会看到一系列动作,产生的效果都是控制它的外汇开支。”

吴嘉隆分析,那些想在中国市场获得商业利益的国家,一旦发现无法实现,就会慢慢靠向美国,比如德国和意大利;而对于俄罗斯,当美国放弃制裁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北溪2号”天然气项目后,俄罗斯和德国都会受益,基本上国际同盟就会形成。

分析:问题在中共各国应与没有中共的中国打交道

吴嘉隆表示,国际社会未来要想跟中国打交道,不能跟中共主导的中国打交道。

他说:“要把中共和中国分开,因为中共把中国搞坏,搞病毒、搞很多网络攻击,还有活摘器官,打压宗教自由、迫害人权、破坏在香港的国际承诺等。”

近日,除了疫情和贸易等问题,日本、英国、台湾、欧盟等还针对台海安全、香港《苹果日报》被迫关闭、人权等事宜发声。

比如,6月21日欧盟对外行动署发表《2020欧盟人权与民主年度全球报告》,其中指出中国公民及其政治权利继续受到严重挑战,中共在新疆、西藏等地存在侵犯人权行为,中国宗教信仰自由、新闻自由等受到限制。

23日英国外交大臣发声明说:“(《苹果日报》事件)对香港的言论自由是一记令人心寒的打击。”欧盟驻港澳办事处、台湾陆委会、日本内阁官房长官也表示担忧。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24日表示,台湾的安全与日本的安全直接相关,因为该岛周围的紧张局势正在加剧。

吴嘉隆认为,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共体制本身,美国已经把中国的问题看成是整个中共的问题,从现在的情况看,“中共如果有一天改变想要下跪,向美国、英国、欧洲下跪,我告诉你,可能都没机会。”

6月22日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全球影响力增长主题研讨会上,美国国会众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纽约州众议员米克斯(Gregory Meeks)说,中国不是问题,中共政权才是问题,中共不是中国。

吴嘉隆分析,中共的问题已经变成全球的问题,这一点国际社会都已经看清楚,历史的教训很多,比如美国、日本都曾帮助过中共,但最后中共忘恩负义,反过来对付美国和日本,全世界已经看清中共这一点。

他说:“中共政权结束的那个时候,才有可能重新改造中国。将来(没有中共)的中国,能够真正回到国际社会,基本安全的中国,不会那么坏心眼,安全的中国、和平的中国、民主的中国,只有这样才是能够被国际社会接受的中国。”

吴嘉隆认为,国际封锁到最后,中共可能从内部瓦解。他说:“推翻中共不是美国人的责任,美国没有责任替中国人去推翻中共,推翻中共是中国人民自己的责任、自己的事情。”

责任编辑: 李韵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6/1611019.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