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滴滴逆势强上市 北京震怒再砍8刀 谁跟中共走得近,结果没好的

滴滴“逆天”强上市,北京“震怒”再砍8刀;股价大跌面临集体诉讼,中国资本将遭创;川普誓言反击,科技巨头将被告。(新闻看点提供)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7月7日(星期三),亚洲时间是7月8日(星期四)。

今天焦点:滴滴“逆天”强上市,北京“震怒”再砍8刀;股价大跌面临集体诉讼,中国资本将遭创;川普誓言反击,科技巨头将被告;十年无间道,德国学者落网;

海地总统乔维纳尔‧莫伊兹7日凌晨在私人住宅遇刺身亡,第一夫人重伤,枪手身份不明。临时总理劳德‧约瑟夫在几个小时后宣布,全国进入戒严状态。海地邻国多米尼加宣布关闭陆地边界,美国大使馆闭馆。

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6日表示,美国已经尝试对台海发出“强烈的吓阻讯息”。中共对台湾的任何企图都将会是“灾难性的”,不要将镇压香港的胆量,转而用来对付台湾。

驻伊拉克美军发言人、陆军上校马洛托7日说,至少有14枚火箭弹击中美国与其它国际部队驻扎的伊拉克阿萨德空军基地。共计造成2人受伤,尚未有人出面对袭击负责。

加州第6区共和党州众议员凯文‧基利6日正式宣布,他即将在9月14日举行的特殊罢免选举中,竞选加州州长。

比利时驻韩国大使莱斯库耶的中国太太相雪秋,再次大打出手,打了一名环卫工人2耳光。比利时外交部长索菲‧威尔梅斯7日要求莱斯库耶立刻回国,“不要有任何迟延”。

截止到美东时间7月7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44万2,571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8,535万4,684人,死亡总数是400万8,612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滴滴今天又被中共收拾了,严重程度远超阿里和腾讯。有原体制内官员透露了“内情”,似乎是滴滴“阳奉阴违”,引起北京“震怒”,所以才往死里打。

而滴滴在遭到连环打击后,准备要从美国退市了。滴滴再次创下历史的同时,对中概股和中国资本都将形成重创,人们可能不会再相信中国企业了。

川普(特朗普)终于反击了,对全世界宣布,要把三大科技巨头和它们的首席执行官告上法庭,对他们进行惩罚。后面很可能会有一场精采大戏。

罚22网企滴滴挨8刀往死里打?

中共市场监管总局7日宣布,对互联网领域22起违法实施经营者进行处罚,对涉案企业的每一桩案子分别罚款50万人民币。处罚的原因是,这些企业与其它企业进行合并、合作、收购,违反了中共《反垄断法》第21条的规定。

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新闻稿中显示,其中“阿里系”涉及6起集中案。分别是阿里网络收购“天鲜配”、广州恒大足球和纽仕兰的股权,以及阿里创投与上海商投集团设立合营企业,与浙江创新投资设立合营企业和收购五矿电商股权。也就是说,阿里累积需要缴纳300万人民币的罚款。

另外腾讯涉及5起集中案,分别是收购58股权、收购小红书股权、收购搜狗股权、收购猎豹移动股权和收购蘑菇街股权。因此腾讯缴纳的罚款应该是250万人民币。

此外,惠迪天津也有5个案子,小桔智能和苏宁易购各涉及2起案子,北京车胜和北京三快各有1个案子。

表面看被处罚的22家网络企业,似乎“阿里系”和腾讯是大头,但实际不是。大陆“易车讯”网指出,惠迪、小桔智能和北京车胜都是滴滴公司的实际控制企业。

这就不难看出,中共当局这次处罚的重点并不是阿里和腾讯。在这次处罚中,阿里、腾讯、苏宁易购和北京三快都是陪绑,是北京当局的搂草打兔子——捎带脚。

北京当局的真正发力点是滴滴,这次被处罚400万人民币,只是滴滴被连环打击的其中一环。

美国之音报导,大陆媒体引述中共网络审查办公室内部人士的消息指出,监管当局对滴滴的处罚将会更为严厉。

这个消息,我们没有办法独立证实。但是结合最近一系列的事情,会发现北京当局真的是在把滴滴往死里打。

中央领导“震怒”?滴滴“阳奉阴违”?

北京当局为什么要把滴滴往死里打呢?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很多人有不同的分析。7日,朋友转给我一份资料,是一位原中宣系统司局级“领导”对滴滴事件的解读。

强调一下,是这个人的“解读”,但是看起来像是内情披露。毕竟曾是体制内的官员,现在又是互联网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所以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人的“解读”。

滴滴在美国上市的时间是6月30日,早在6月10日向美国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其实更早之前,滴滴一直都在为上市努力,寻求各方的支持。

滴滴最直接主管部门交通部和发改委对滴滴上市是支持的,但是却不知道具体的上市时间。据称是滴滴没有跟更多人达成一致,他们最初计划上市时间是7月2日。

网信办在得知这个时间后,通过各方渠道向滴滴表明:不会阻拦上市,但要把准备工作做充分,希望上市时间往后延,7月2日不合适。

在汇集各方的情况后,滴滴表示“理解中央领导”和“管理部门”的意思,“延迟上市”没问题。主管部门以为滴滴已经接受了推迟上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滴滴却提前到6月30日上市,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这位“领导”在文中指出,“中央领导对这件事很震怒,给滴滴的定性非常地严重,已经用到了‘阳奉阴违’这样的词。”

文章进一步表示,“阳奉阴违”就是说,“你表面上答应,但是最后你又摆这么一道,而且他这一下子是把很多人都拖下水,像交通部、发改委的很多领导可能都会被这件事情牵连进去。”虽然中共网信办属于监管部门,但“也同样受到了中央的批评,说这些企业你们就管不住吗?”

文中没有说明“中央领导”是谁,但根据当前的中共政治生态,这个“中央领导”很可能指的是习近平,至少也是中常委一级的人物。

滴滴的“阳奉阴违”,似乎是没有把“一尊”放在眼里,使北京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文章表示,有这样的背景,对滴滴的处理不会轻了,“可能会比对阿里的处理更重”。

事关美中角力?北京不鼓励赴美上市

文章表示,在中美关系紧张的状态下,大陆企业“这么着急地非要去”美国上市,又拣了一个“大盛世之前这么一天”,“绝对是一个特别不讲政治的事情”。

这里说的“大盛世”,指的就是中共的百年党庆。中共为了百岁庆典,确实烧了不少钱。但是滴滴就选在党庆前一天在美国上市,让北京和各个部门“感官上特别不好”。

文中指出,监管部门对滴滴和其它几个企业,“动作是比较温和的”。“有的企业就是听了话,放弃了近期上市。其实企业损失也会很大,但是这些企业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宁可选择牺牲掉眼前的一些利益”,这给中央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

从这些情况介绍,可以很明显感觉到北京当局的用意,也基本符合我们之前的分析。在美中角力的阶段,双方都在较劲。而滴滴选在党庆前一天,急急火火地到美国上市,让北京在气势和心理上都输了一局。

在北京看来,滴滴的这种做法是长他人的锐气,灭自己的威风。给天秤的美国一端增加砝码,就等于是说中国的市场不行,美国的市场才靠得住。

文章进一步表示,关于中概股在美国上市的事情,北京当局有一层“隐含”的意思,“肯定是不鼓励大家去”。文章指出,“作为中央政府领导层来讲,他不好直接说大家都不能去,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关系和力量在里面。”

以上这些,都是这位原体制内官员的“解读”。文章很长,还讲了一些数据安全方面的内容。因为有不少人解读,所以这里不再赘述。这位官员的解读,究竟是不是这样,我们无法证实,仅供大家参考。但是事实表明,北京当局对滴滴的打击越来越重了。

股价跌或将退市滴滴还会被重罚?

7日有多家大陆媒体都报导,滴滴出行已经从微信支付出行服务栏内消失了。在微信搜一搜再搜索“滴滴出行”小程序,已经找不到了。如果用户曾经用过滴滴小程序,那么在历史记录中可能还会有,但新用户已经什么都找不到了。

与此同时,滴滴出行小程序在支付宝中也找不到了。很显然,滴滴出行App被网信办下架后,微信和支付宝也将滴滴出行小程序下架了。

在北京当局一系列的重手之下,6月30日在美国上市的滴滴出行,6日股价出现了大幅下挫,跌幅高达23%。

一周前滴滴股票上市定价是14美元,随后最高涨到了18美元。但是不到两天,北京当局宣布对滴滴进行网络审查;又过两天,网信办下架滴滴App,并勒令停止新客户注册。终于在6日,股价跌到了11美元。

仅仅是昨天一天,滴滴市值就蒸发了大约145.8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大约是944亿。新浪财经表示,截止到昨天盘前,滴滴已经蒸发了一千四百多亿人民币。

大陆媒体引述中共网络审查办公室内部人士的消息指出,监管当局对滴滴的处罚将会更为严厉,滴滴很可能会被迫退出美国股市。

如果滴滴退出美国股市真的发生,那么滴滴将是第一个在美国上市不久就宣布退出的中国企业,同时向投资者退回全部的招股收入,否则将面临着重大的集体诉讼。

实际上,美国方面的集体诉讼风暴已经呈现出汹涌之势了。

集体诉讼风暴起滴滴将影响全局?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三家美国律师事务所表示,将对滴滴发起集体诉讼。指控滴滴可能在招股书中对投资者进行误导。

滴滴上市不到48小时就被审查,美国拉巴顿‧苏查洛律师所就宣布展开调查。随后App被下架,停止用户注册,另外两家律所——罗森和夏尔也分别宣布展开调查,他们认为滴滴潜在披露了误导性信息。

滴滴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上市前,他们对遭到各种处理的决定“一无所知”。但是一位香港金融业分析人士对BBC表示,“令人疑惑的是,滴滴在6月上旬递交招股书后,上市的事情就已经人尽皆知。如果监管真想查,为何不像去年蚂蚁集团一样及时叫停?而是要等到上市后?”

也就是说,这位香港金融人士怀疑,当局对滴滴的处罚,可能是有意等到在美国募股之后才落刀。这样滴滴所受的损失就不会太大,同时又可以对其它准备在美上市的企业达到杀一儆百。

据彭博新闻报导,今年有34家中国大陆或香港公司准备在美国上市,正在等待美国方面的批准。

如果是这样,问题的焦点应该集中在滴滴的招股书,滴滴是不是真的“一无所知”。从法律角度讲,如果上市前收到政府的警告,必须以最快速度向全体投资人披露。如果有隐瞒,他们可能会在集体诉讼中被控欺诈,赔偿一大笔钱。

滴滴也许不会在这些连环打击中就此消失,但可以肯定,元气会大伤。再想寻求在美国上市,难度非常大。即使得到批准,股民会不会相信呢?而且滴滴这件事,很可能会影响到其它准备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

美国主流财经电视台主持人吉姆‧克莱默在6日的节目中说,滴滴在首次公开募股后的失败,可能会永久改变美国投资者对寻求在华尔街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态度。

克莱默说,“如果你在这之后购买中国股票,你就是个白痴。我才不在乎它是否会流行,为什么你需要在这之后,将你的资金至于风险之中呢?”

纽约天骄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郭亚夫也认为,滴滴首次公开募股失败,对整个中概股,乃至中国的资本市场都将造成后果。

郭亚夫对美国之音表示,“从整个中概股来看,滴滴已经给整个中概股雪上加霜,给对中概股有信心的人当头泼了凉水。特别是在美国股市,纳斯达克连创新高的这种股市一片大好的形势下,而中概股在连创新低,这对整个中国资本市场都造成了一个伤害。”

事实上,路透社6日就引述多位消息人士表示,另一家中国科技巨头微博正在悄悄与国企拟定私有化退市的计划。据称微博董事长曹国伟正在与上海一家国企合作,组建财团推动微博私有化,让微博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

滴滴会不会真的被集体诉讼,我们还需要继续边走边看。但是在美国这边,川普发起的一场集体诉讼,已经雷声大作了。

川普誓言反击科技巨头将被告

6日川普就表示,在今天上午11点将宣布一个消息。事前很多人在猜测,川普要宣布的消息是什么呢?现在已经有答案了。

川普在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高尔夫度假村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作为首席集体诉讼代表,我将于美国优先政策研究所一道,对脸书、谷歌和推特等大型科技巨头及其首席执行官提起重大集体诉讼。”

川普指出,“这些大科技公司已经失控了,没有比它们今年早些时候禁止美国现任总统这个事实更好的证据了。”“他们能对我这么做,就可以对任何人这么做。”

川普表示,这起诉讼将在佛州南区法院提起,停止这些社交媒体对美国人民“非法和可耻的审查”。

川普说,“虽然社交媒体公司是私人实体,但近年来,随着第230条的颁布和使用,这些社交媒体公司早已不是私有的了,这极大地保护了它们免于承担责任。”

川普说,“这实际是一项大规模的政府补贴,这些公司被政府行为者拉拢、胁迫和武器化,成为非法、违宪审查的执行者。”

川普强调,自己的法律团队不会与这些大科技公司“和解”,“不应该让这些科技巨头逃脱审查和沉默”,“我们的国家不能再忍受这种虐待了。”

RSBN对川普的新闻发布会进行了网络直播,同时在RSBN Rumble频道观看的人数高达19万2,000人。

法律文件显示,针对谷歌的诉讼,其实是针对谷歌子公司YouTube的诉讼。但是皮查伊也将成为被告,与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推特首席执行官多尔西一起站到被告席上。

其实,如果川普在任时,直接废掉230条,可能就不会有现在这种局面了。我当初就说过一句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不过现在虽然晚了点,但毕竟川普已经发起了反击,我们可以静观其变。有很多网友表示,这场诉讼将会非常有意思。

十年无间道 德学者落网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是发生在德国。6日,一名为中共提供了10年情报的德国智库政治学者,被德国联邦检察官送到了慕尼黑地区法院的被告席上。

根据相关规定,检察官办公室只披露了嫌疑人的姓名叫克劳斯,是一家智库的学者,也是负责人。多年来以智库学者身份联络、接触和结交“高层政治人物”,并将从他们这里得到的信息提供给中共。

但是德国公共广播电台报导,克劳斯80年代开始到退休,一直在汉斯‧赛德尔基金会工作。这家基金会支持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而这个联盟是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在巴伐利亚州的姐妹党。

从2010年至2019年11月近10年期间,克劳斯在德中高层国事访问或多个国会议前后,就当前的国际问题向中方情报部门提供特定信息。

检察官办公室在声明中表示,克劳斯在2010年6月即将退休前,前往上海同济大学演讲,期间被中共情报人员盯上并收买。从那时起到2019年11月,定期向中共情报机构传递情报,同时接受中共的报酬。

2019年11月23日,克劳斯与妻子准备飞往澳门,与中共情报机构领导层会面。就在这时,德国调查机关果断行动,制止了他们出境,并搜查了两人的行李及住所,没收了“大量数据载体和电脑”。

检察官办公室没有披露克劳斯从中共那里得到多少好处,也没有披露他向中共提供了什么情报。但克劳斯退休前曾为德国联邦情报局工作了长达50年。以他的活动能量和“双面间谍”的特点,估计他给中共的情报不会太寻常。

从被没收资料,到实施逮捕,前后经过了19个月。期间中共《环球时报》曾颠倒黑白,声称德国媒体炒作中共策反德国间谍,是为了讨好美国情报机构等等。估计胡锡进在退休之前,这个脸不太可能消肿了。

目前还不清楚克劳斯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估计余生可能都会在监狱里面度过了。其实哪怕是在监狱待上三五年,对75岁的克劳斯来说,都是非常漫长和难熬的。

还是那句话,谁跟中共走得近,结果没有好的。克劳斯又是一例,应该闻者足戒。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08/1616512.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