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奇迹!5岁女童练舞致截瘫1年后已能奔跑

六岁半的艺曈,依旧每日坚持锻炼,现在的她已经能够奔跑了。母亲袁玲对此也很是欣慰:“感觉这就是一个过程吧,毕竟我女儿和我们都付出了很多,所以我也觉得她能跑起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个奇迹是她自己创造的。”

湖南湘潭的小女孩艺曈今年六岁,五岁时由于练舞导致截瘫,从湘潭转院到长沙后,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也被医生下达了病情诊断书:脊髓损伤胸4到腰1。很多人认为,艺曈今后的日子,可能一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我就不买轮椅!”艺曈的父母不相信命运,他们甚至都没有买轮椅。

从此,艺曈在父母陪伴下走上了一条艰难的康复之路,无数次疼得大哭,坚强的姑娘从没有放弃,承受着大人都无法忍受的痛苦。

从截瘫到站立,从走路到奔跑。2020年8月至今,艺曈和爸爸妈妈一起倔强地创造着一个个“小奇迹”。

“她可能一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

2020年8月20日早晨,艺曈趁着空闲时间,想先练几个舞蹈动作,完成舞蹈班打卡视频任务。做完最后一个倒立动作,艺曈翻下来坐到练功垫上,感觉自己的腿有点麻有点痛,父亲王强就让她坐到沙发上休息。期间艺曈还说自己想去上趟厕所,这时王强看到艺曈的走路姿势就感觉不太对劲,等艺曈回来,她还是说觉得自己的腿又麻又痛,王强就过来给女儿揉腿。可是艺曈却告诉爸爸刚刚他揉自己的腿,她并没有感觉。

王强心里一咯噔,仔细确认揉女儿的腿女儿是否有感觉,可是得到的回复都是没有感觉。夫妻俩见状,立马将艺曈送往了湘潭市中心医院。

下午,医生找到袁玲一家谈话,说艺曈的情况比较严重,建议转上级医院。于是袁玲一家又辗转将艺曈送到了湖南省儿童医院。艺曈直接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病情诊断书也下达到了夫妻俩手里:脊髓损伤胸4到腰1。

“那个时候大家都认为我女儿可能一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但我们就是不信!我们就是不买轮椅!”袁玲回忆起去年那个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小孩出事后,夫妻二人一度十分焦急,他们担心女儿好不了,无法完全康复,“既无奈又无助。”但她们也并没有告知艺曈真相,只是告诉她自己的腿受伤了,需要治疗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康复。

住院第八天,艺曈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在亲人与医生的共同努力下,艺曈在普通病房待的第三天就能坐起来了,袁玲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出院。

“家庭康复是效率最高的,所以我们当时就把艺曈接回了家。”袁玲说道。

“我的女儿会站起来的”

袁玲开始每天帮助艺曈进行康复训练。艺曈的腿也从没有知觉到慢慢有了痛感。虽然有痛感对艺曈来说这是好事,但是却一针针刺进了袁玲的心里。

“刚回家的第一周,每天训练时,艺瞳痛得就会撕心裂肺地叫,每当这时,我的心里真的受不了。然后我就会把自己反锁进卧室,不愿意看到她痛苦的样子。”袁玲说道。

父母的陪伴,适当的理疗,让艺曈在短短两个月完成了从坐起到站立再到迈开第一步的跨越。考虑到前两年是康复的黄金时期,所以王强决定自己学康复。

王强之前在部队待过,懂一些训练知识,同时他还请教一些病友去学习关于康复方面的知识。他最主要给艺曈做的是功能锻练,比如坐起、半蹲、深蹲、马步等,除此之外,王强还会经常带艺曈出去爬楼梯、爬山、跑步,进行综合锻炼。不仅如此,王强还研究中医,经常为艺曈做艾灸和按摩。

关于艺曈的康复辅助器具,大部分也都是由王强制作的。袁玲表示:“我们家用的康复器材都是比较简单的,艺曈爸爸给她做了站立板、拉筋板、平衡板等,只要是爸爸能做的,都会自己动手做,不能做的,就会找朋友帮忙。”

在之后的训练中,艺瞳因为只能踮脚走路,前脚部位被磨破了皮,在网上也买不到合适踮脚走路的鞋子,也找不到地方订做,于是王强就买来增高垫,多次削减大小,安在鞋子底部,给女儿打造了一双“艺曈专属”的鞋子。

“我老公因为工作性质凌晨两点就要出门送货,八点才回,本来下午也要送货,考虑到要照顾艺曈后面就没送了,他那些天每天睡眠不足五小时,我真的很心疼他!”袁玲说。

为了更好地照顾艺曈,袁玲夫妇更是将小女儿送去了爷爷奶奶家,为艺曈付出这么多,是因为袁玲夫妇始终坚信女儿一定会站起来!

“这个奇迹是她自己创造的”

“女人生孩子是12级痛,而我的艺曈当时经受的是11级痛,”袁玲心痛地说道:“但是艺曈从来没有说过放弃二字!”

艺曈是一个很乐观懂事的孩子,每天要经历长达五六个小时的康复训练,在训练感到疼痛时她会努力忍住不叫出来,因为怕父母听到会担心,然后就用尽全力去撕扯床单,把剧痛发泄在床单上,床单换了一条又一条,艺曈脖子上挂着的混着汗渍和泪渍的枕巾,也换了一块又一块。

不厌其烦地尝试站立、迈步、跳跃,艺曈的毅力也终于换来了回报。2021年1月5日,艺瞳跟着王强来到楼下的停车场跳减速带,在爸爸的鼓励下,艺瞳试着起跳了不下百来次,可脚还是没有离开地面。尽管中间摔倒了很多次,但是艺曈一直在坚持,一直说着:“我一定要跳上来!”终于艺瞳跳到了减速带上,虽然重心还不稳,一下就失去了平衡,但她依旧不断尝试,之后又一口气跳了好多个,直到可以自己站稳。这也是她受伤后实现的第一次跳跃。

之后王强还给艺曈增加了爬坡的康复训练。他会要艺曈自己爬坡,坡长一公里,然后给她计时。最开始艺曈用时需要二十多分钟,随着每天的锻炼,几乎一天减少一分钟,最后就稳定在了18分钟左右。在上坡时,摔倒对于艺曈来说是家常便饭,但她从来不哭,而是立马很快翻身坐起,再尝试上坡。女儿的进步和努力,王强夫妇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受父亲当过兵的影响,每当问起艺曈自己的理想是什么,艺曈都会自信地谈到:“我要上国防科大!”袁玲不敢想如果艺曈想要达到这样的目标,需要比常人付诸多少的努力。但是艺曈都会安慰妈妈:“你不敢想,我敢想啊,等我的腿好了,我就好好学习,长大了就去考!”

六岁半的艺曈,依旧每日坚持锻炼,现在的她已经能够奔跑了。母亲袁玲对此也很是欣慰:“感觉这就是一个过程吧,毕竟我女儿和我们都付出了很多,所以我也觉得她能跑起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个奇迹是她自己创造的。”

曾给艺曈主治的郭春光医师也表示:“艺曈当时的病情是不完全性损伤,还是有一部分正常的神经功能存在的,通过后期的治疗和康复训练是可以建立行走功能的。艺曈的恢复速度之快,离不开自己后天的努力。”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潇湘晨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09/1616976.html

家庭生活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