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陈思敏:滴滴党庆日顶风赴美上市的三大蹊跷

作者:

 

中国的网约车平台巨头“滴滴出行”(DiDi)在北京时间6月30日晚间登陆美股不到48个小时后,就连遭审查、罚款、下架App等监管重拳。普遍认为,这是滴滴顶风赴美上市而触怒中共当局,才导致了一连串秋后算账。

不过,滴滴这次IPO明显存在三大蹊跷之处。

从上市地点上来看,早在2020年,就有陆媒报导滴滴IPO上市地点为香港。如当年7月,财新网报导,接近滴滴高层的人士对财新记者确认,滴滴正在筹备港股上市。当年10月,再有媒体有报导,滴滴出行考虑最早于2021年上半年在香港上市。今年3月,还有媒体具体报导,滴滴将在二季度递表港交所,并于三季度完成上市,估值或超600亿美金。

彼时众媒报导也指,滴滴选择上市地点为香港是有自己的考量,主要因为美国对中资企业的政策不明朗,如2021年1月,美国证监会宣布将中国三大运营商退市。其次,阿里、网易京东等都先后回归港股,享受到了巨大的估值回报。另外,滴滴赴港IPO估值600至800亿美元,不亚于美股上市的估值。

然而,今年6月8日消息,滴滴最终决定放弃香港上市,选择在美国挂牌,预期最快第三季成事。至于弃港择美的原因为何,滴滴官方没有透露。

从上市时间节点来看,2021年是中共政府的互联网“反垄断”元年,今年7月1日逢中共百年党庆,再加上蚂蚁金服殷鉴不远,滴滴似乎不可能没有一点政治嗅觉改赴华尔街,尤其是选在七一当口挂牌。就算滴滴没有,滴滴内部的党组织应该会有。

例如,《北京日报》2018年曾刊文盛赞滴滴公司党建工作,2016年9月在上级党组织的指导下升级为党委,滴滴出行在APP内上线了党员亮身份功能,在互联网企业中处于较高水准。此外,滴滴也被肯定积极拥抱监管,如旗下的顺风车业务2018年发生两起命案后,滴滴特地从国家安监总局、公安刑警队聘请了多位核心骨干,负责滴滴安全体系的全方位升级。

特别是,如果滴滴美股挂牌涉及国内行车大数据外泄,那可是比蚂蚁金服更严重的安全问题,在6月8日滴滴选择美国IPO消息见报时,监管机构其实有着很充裕的时间可以叫停,为何不及时叫停?

从股权结构来看,滴滴成立2012年,最早获得的天使轮融资,来自阿里巴巴前高管王刚。此后至2017年历经多轮融资,VC、PE、国有资本巨头云集,但最醒目的,是多个直属中共国资委的大型央企参股其中,比如中国机械工业集团,透过控股子公司(国机汽车)投资滴滴。总额未披露的融资当中,格外引人注目还有国新科创基金。总额最高的一轮融资,得益于招商局集团旗下招商银行牵头银团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股书中,滴滴表示此次募集的资金中,将有30%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而滴滴海外布局被指负有政治任务,如把拉丁美洲作为全球扩张的重点,滴滴站稳拉美可以挺进欧洲。

总之从滴滴这些重要官股来看,以及根据Investopedia的报导,滴滴创始人程维和联合创始人柳青在上市前加起来可能仅持有不足10%的股份,可以容易理解,滴滴赴美IPO是没有办法自己“生米煮成熟饭”的。

滴滴完成美股上市,背后各路资本特别是官股获利入袋,顺便收割美国韭菜,整个事件充满疑窦。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1/1617620.html

言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