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生态 > 正文

中国新能源车产量占全球一半 引爆发式污染

中国大规模生产新能源汽车,中国新能源汽车量已占据全球生产量的一半。有专家指出,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会带来灾难性问题,这来自于新能源汽车的核心,也就是每辆新能源汽车所带有的那数百公斤电池。

中国新能源汽车量已占据全球生产量的一半,然而体积庞大的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会对环境造成的严重污染。图为北京的中国最大电动汽车电池充电站。

中国大规模生产新能源汽车,中国新能源汽车量已占据全球生产量的一半。有专家指出,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会带来灾难性问题,这来自于新能源汽车的核心,也就是每辆新能源汽车所带有的那数百公斤电池。

一般新能源汽车电池的使用寿命在5至8年左右,退役后的电池如不能妥善处理,会给环境带来灾难性的污染。这让原本看来“清洁”、“环保”的新能源汽车给大自然带来重大的污染隐患。

动力电池或带来严重污染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吴锋曾对中国媒体表示:“1个20克的手机电池可污染3个标准游泳池容积的水,若废弃在土地上,可使1平方公里土地污染50年左右。”

相比手机电池,体积庞大的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造成的污染会更加严重。

动力电池中含有中钴、锰、镍等重金属,不能自行降解。以锰为例,它对空气、水、土壤都会造成污染,空气中锰超过500微克/立方米可造成锰中毒。如饮用含锰量较高的水,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会受到损害,并且出现震颤、智力衰退等中毒症状。2010年,中国广东省就出现过饮用水锰超标,而导致居民饮用水告急的事件。

动力电池中另外一个重大污染源是电解液。电解液中的六氟磷酸锂在空气环境中容易水解产生五氟化磷、氟化氢等有害物质,这对土壤以及水资源都是重大威胁。五氟化磷对人的皮肤、眼睛、粘膜有强烈刺激性,也是活性极大的化合物,在潮湿空气中会剧烈水解产生有毒和腐蚀性的氟化氢白色烟雾。

但是,在中国大陆,电池电解液不加处理就被直接倾倒的事情屡见不鲜。2015年,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一宗非法处置废旧电池案进行宣判。被告人对废旧电池进行拆解,并直接将废旧电池里电解液倾倒于地面。现场采样液体中PH值、锌、铜、铬、铅等水污染物均超出《广东省地方标准水污染排放限制》规定的排放标准,其中锌、铜、镉及铅的浓度分别超出标准4.73倍、5.29倍、27.10倍和5.42倍。

2016年,苏州首例电瓶污染案开庭,涉案男子也因为直接倾倒电解液被诉讼。

2018年,沈阳警方在辽宁铁岭的一个工业园区查获了一个非法炼铅厂,并且查扣了330吨废电瓶。警方发现,非法炼铅厂暴力拆解蓄电池废物,50吨的硫酸被非法直排到附近土地,造成严重而且不可挽回的污染。

这里只是列举了三例,如今废旧动力电池已经对中国大陆的水、土地、空气造成了多大的污染,很多人表示不敢想像。

中科合成油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永旺曾经在与陆媒《第一财经》的访谈中就表示,新能源车的电池造成的污染很有可能远远大于燃油车的尾气污染。李永旺认为,尾气污染可以人为控制,但是新能源电池的回收成本高而且难度很大。当电动车的总量占据了汽车总量的10%以后就会出现灾难性问题。

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研究员曹宏斌曾对大陆媒体表示,“由于废旧动力电池依然含有300-1000V不等的高压,如果在回收、拆解、处理过程中操作不当,可能带来起火爆炸、重金属污染、有机物废气排放等多种问题。”

退役电池回收难

虽然工信部2018年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将动力蓄电池回收的主体责任放在了汽车生产商身上,而且将27家企业列入了符合“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的名单中(简称“白名单”),但是党媒人民网指出,很多退役的电池被无资质的小厂商“高价”抢走。

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曾对大陆媒体表示,“各大主机厂都在开展电池回收业务,但主机厂真正回收到的退役电池并不多。”

据财新报导,合肥学院教授、国轩高科(002074.SZ)研究院原副院长杨续来表示,废旧电池主要来自4S店维修更换、报废汽车和电池企业残次品这三大渠道。目前只有电池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的残次品才能够进入正规回收渠道,而其它电池往往流向不明。在白名单中的浙江华友循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鲍伟表示,进入正规渠道的退役电池不到一半。

退役电池在快速增长

虽“电池回收难”问题还未解决,但是退役电池在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高速发展而快速增加。

在过去的六年中,中国大陆新能源汽车增长17倍,从2014年的7.5万辆快速增加到了2020年的136.7万辆。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截至目前,中国大陆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约580万辆,占全球新能源汽车总量的一半左右。

随之而来的是动力电池产业的高速发展,以及退役电池的大量增加。

2020年中国动力电池累计装车量达63.6GWh,同比累计上升2.3%。据光大证券预测,2020至2060年,锂电池的需求量累计将达到25TWh,按照1GWh电池对应碳酸锂需求为600顿,那么碳酸锂的需求将要达到1500万吨。媒新华网披露,2020年中国动力电池累计退役量约20万吨(约25GWh),2025年累计退役量将达到78万吨(约116GWh)。

退役电池的大量增加源自新能源汽车的爆发式增长,而这又与中共政府的大力推动息息相关。

2009年,中共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启动“十城千辆”工程,通过财政补贴在三年左右时间,每年发展10个城市并在每个城市推出1000辆新能源汽车开展示范运行。

之后北京当局又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支持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2014年国务院批准免征新能源汽车购置税,2015年4月财政部发布《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对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消费者给予补贴。两年后的2017年9月,工信部、财政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也被外界简称为“双积分”办法。该办法表示,汽车厂商如果没有生产新能源汽车或产量不够,就会受到停产高油耗车型的处罚。而在此办法出台前,汽车厂商只是平均燃油消耗量如果没达标,才会受到暂停高油耗产品申报或生产的处罚。

香港财经分析师蒋天明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些政策迅速催生一个高速发展产业,如不能有效环保的回收退役电池,新能源汽车的‘清洁’、‘环保’无疑是伪命题。”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香港大纪元记者蒋曦恩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2/1617759.html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