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共急寻新时代斯诺 斯诺女儿不配合:父亲不支持打压记者

内外交困之下,中共急于寻找外宣工具。中共百年党庆前多次提及写下“红星照耀中国”的美国记者斯诺,称要找到“新时代的斯诺”,“正确”报导中国。但斯诺的女儿近日投书媒体,直指其父不会支持中共政府打压记者的政策。而事实上,斯诺在晚年也因为曾帮中共宣传而陷入悔恨。

晚年的中国之行,使斯诺发现“中国是一个只有一种声音的国家”,见到中国所有的人都背诵毛的语录。(图片来源:网络)

内外交困之下,中共急于寻找外宣工具。中共百年党庆前多次提及写下“红星照耀中国”的美国记者斯诺,称要找到“新时代的斯诺”,“正确”报导中国。但斯诺的女儿近日投书媒体,直指其父不会支持中共政府打压记者的政策。而事实上,斯诺在晚年也因为曾帮中共宣传而陷入悔恨。

中央社今天(13.日)报导,今年适逢中共建党百年,在所谓“说好中国故事”的主旋律下,曾赴中国采访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过往的经历再次被提起。

中共在延安时期,邀请外国媒体记者访中,借此作为向外发声的管道,斯诺便是其中之一。

美国记者斯诺,1905年出生于密苏里州,1928年抵达中国。他在那里过着公子哥儿的波波式生活,与上海和北京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门热络往来。1935年中共长征结束后,毛泽东在中国内陆的陕西省延安市建立中共总部。他在那里待了十多年。在国民党军队的围剿下,共产党人想出一个突围的绝妙点子:邀请西方记者来证明他们远未被围困。他们选择了斯诺,这个因其左派思想而在当时中国的共产党圈内为人所知的斯诺。

斯诺后在延安受到国家元首级的欢迎。他和毛泽东彻夜长谈数十个小时。根据历史学家朱莉娅・洛威尔的说法,毛斯两人会谈后,整理集成册出版的这本书——《红星照耀中国》,在出版前,经由毛泽东周围的人一遍又一遍的审阅,书中把共产党编造为“理想的爱国者和热爱平等的民主人士”。

中共中央宣传部主办的英文报刊《中国日报》在今年6月宣布,成立“新时代斯诺工作室”,向国际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更好地对外讲述中国故事和中国共产党的故事。

但中共大动作宣传遇上问题,因为斯诺的女儿西恩(Sian Snow)于12日以“我的父亲当年如何报导中国”为题投书《纽约时报》,回应该报于2日刊发的报导“习近平‘七一’讲话传达了什么信号”?

西恩在投书中强调,“认为斯诺会支持现在中国政府对记者打压政策的人,若不是对于他工作的真正意义毫不了解,就是想利用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西恩在文中说,这类活动(宣传斯诺的经历)被解读为呼吁只报导中国的正面新闻,回避对该国的批评,并引发一些人认为斯诺与毛泽东关系密切,进而使他的独立性受到影响。

她为父亲辩护说,实际上,斯诺相信自由、独立和真实的报导。他一再对抗其他人对他作品的支配、篡改或审查,无论是蒋介石、麦卡锡(Joseph McCarthy)、莫斯科的斯大林主义官员,还是冷战中的中国和美国官员。

今年3月,中共全国两会期间,中共外交部长王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共希望在外国记者中看到并欢迎这个新时代的斯诺。中共副外长乐玉成于4月接受美联社专访时也称,“媒体朋友,我希望你们都成为新时代的史诺。”

《世界报》报导说,中共现在想要找到一些“新时代的斯诺”的外国记者,但招来了不少的讥讽;因为现党魁习近平和他的毛泽东相比,习从来没有见过一名外国记者,甚至连进行一个小时的会晤也没有。报导认为,这足以说明共产主义统治者所持的新闻观念。无论是中国记者或是外国记者,都在这里记者都要“真话”,而何谓真话,唯独共产党才有资格替它下定义。

报导指出,由于未能达到目的,中共沦为利用那些看不清楚目标而宣传的“有用的白痴”,也就是重新使用列宁的那一套公式,利用那些接受一趟精心策画莫斯科访问的招待就被迷住的西方知识分子。同时,如果说利用外国人官方话语中来树立信誉是中国传统的宣传手段,那么中共现在已经懂得转向了,现在利用社交网络。

报导还说,由于中国现在在世界上的形象越来越糟糕,中共政府求助于这些“有用的白痴”。当局拼命寻找、求助于这些“有用的白痴”的做法,事实上显示出目前中国的“软实力”极其低落。

斯诺的晚年悔恨

斯诺除了写《红星照耀中国》,他的著作《西行漫记》更大大鼓吹和美化了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为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争取了不少支持,也使得不少中国青年投奔延安,帮助了毛的革命。但1970~1971年的中国之行,令斯诺有了晚年的悔恨。这一年,斯诺偕同他的夫人路伊丝从香港到广州,发现“中国是一个只有一种声音的国家”。到了北京以后,见到中国所有的人都背诵毛的语录,每天要履行“早请示晚汇报”的政治程序,觉得这就像是一种宗教仪式。然后他去了他当年采访毛泽东的所谓“革命圣地”延安,参观了文革时改造知识分子的“五・七干校”,认为那里就像监狱。这让他恐惧。

当斯诺见到了毛泽东,毛对他大骂中国的知识份子是资产阶级,要对他们实行专政。让他深受刺激的,是他的一位老朋友路易・艾黎的儿子艾伦被关押的可怕遭遇。路易・艾黎参加了中国革命并定居于中国。艾伦告诉斯诺,“文化革命”开始后,他就被囚禁于西北,在监狱里,他周围所有的人都死于殴打、饥饿、冻馁和自杀,只有他想办法逃了出来,想办法找到周恩来,才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这次大陆之行使斯诺深受刺激,他觉得毛泽东有可鄙可厌的一面,对于当年写《红星照耀中国》颇感歉意。一年后,癌症夺去了斯诺的生命。伯讷德・托马斯根据斯诺40多年的日记整理成书出版了《冒险的岁月:埃德加・斯诺在中国》。该书透露了上述内容。

斯诺死后,其夫人、前演员、作家洛伊斯・惠勒・斯诺(Lois Wheeler Snow)曾在1989年谴责中共政府镇压六四事件,她在2000年到北京,想将斯诺的遗骨迁回美国,同时想将外国人的捐款送给学生运动受害者家属的团体“the mother of the gate of the peace”。结果她一进中国,所到之处,都有中国的秘密警察跟踪“保护”,行动处处受限制,中共当局既不准迁走斯诺的遗骨,也不准斯诺夫人与任何人接触。当她到中国人民大学想见“the mother of the gate of the peace”的发起人时,斯诺夫人被警察拦阻并强制带走。斯诺夫人深感受辱,她后来成为中国人权活动坚定的支持者。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3/1618522.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