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钱学森沉默以对 江转头崩出狠话

作者:

钱学森参与人体科学学会,此为正在作报告。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特异功能」现象突然出现在中国各地。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了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随后一个月中,《安徽科技报》《北京科技报》等报纸,分别再次报导发现了特异功能儿童。

与此同时,具有中国传统色彩的「气功」,随着文革结束,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华大地涌现,在1980年代进入高潮,上千种气功风靡全国,还出了一批张宝胜等有名的特异功能者和气功大师。

钱学森以他超前的洞察力和战略家的眼光,将中医、气功、特异功能等与人体有关的部份,称为人体科学,随后扩展成为整个生命科学的内涵,并与他当年的老上级、时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主任张震寰连手,在中国科学界掀起了一场中国人体科学的浪潮。

1980年2月《自然杂志》在上海召开的第一届人体特异功能讨论会上,会议邀请了一些特异功能者进行现场测试。胡耀邦派秘书带上他亲自写的并密封的几个字到现场鉴定,结果字在没有拆封的情况下被几位测试者准确看了出来,带回去的准确识别结果令胡耀邦惊讶不已。

《自然杂志》右下图就是「耳朵识字」的唐雨。

1982年5月5日,科学泰斗钱学森给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信中说:「中国科协四月廿八日通知说,『耳朵认字』之类不是我们科研方向,不准在报刊上介绍和宣传。您是知道的,一到下面去执行,就会一棍子打死。上海出版的《自然杂志》就接到命令,把即发排的《五月号》中撤出几篇有关人体特异功能的科学研究论文。难道党对有争议的科学研究能这样处理吗?难道前车之鉴还少吗?不是发动批判过摩尔根遗传学吗?还有批判控制论,批量子化学共振论,批人工智能;还有批数量经济学,批形象思维。……我建议您通知上海市宣传部门的同志,正确处理《自然杂志》的问题,不要禁止它刊登科学论文。」

钱学森的信中还有这么一段:「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这封信最后被转到了胡耀邦手中,一个星期后,5月13日胡耀邦对钱学森的信作了如下批示:「这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和在科学上还没有充分证实之前,报刊上不宣传,不介绍,也不批评,这两者我看是稳妥的,公正的,要坚决这么办。但可以允许极少数人继续研究这个问题,也允许他们办一个小型的定期的研究情况汇编,发给对这方面有兴趣的科学工作者阅读和继续探讨。」

不久胡耀邦指示中宣部下达「三不政策」,对气功和特异功能不宣传、不争论、不批评,并允许少数人研究和探讨。

1983年科学界泰斗钱学森首创「人体科学」概念,并筹建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1986年又提出「唯象科学」,即总结现象「知其然不知所以然」。他郑重保证人体特异功能确实存在,并认为气功、中医和特异功能蕴育着人体科学最根本的道理,会导致人认识客观世界的一次飞越。由于钱学森的特殊身份和影响力,军队系统的国防科工委及很多著名高校等科研机构,都对人体特异功能展开了广泛的研究。

文革结束后,原「航天医学及工程研究所」(常称507所)在钱学森主导下,向人体科学方向发展。钱学森在1983年到1987年,在507所为此做了一百多次报告和发言。

1988年到1989年,武术家和中医师李有甫在507所担任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最近他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讲述了当时所研究和听到的一些神奇实例。

「那个时候他们(507所)想找一个,这个人既要会特异功能,又能够研究。」他解释道,因为当时有些人功能很强,但不懂科学,只属于被研究对象,不会去研究别人。

「又要能够研究,又能够被研究,又有功能,这个人他们很难找到。他们最后经过北京宽街中医院何庆连(音)教授,还有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刘伯龙(音)教授,他们介绍我、推荐我去。」

「当时那个学会的人、常委就给我打电话,他们就叫我来测试我,测试以后呢,他们感觉到我的功能是稳定的,就去了解了我的学术背景。当时我是大学讲师,我研究生毕的业,做过很多、写过一些研究的东西,他们很赞成,我就留在那里了。」李有甫说。

「当时(测试),他们主要是让我给『遥诊』,一个人坐在我对面,他就说你看我有什么病,我从头到尾都给他说清楚了。然后换一个人来还是一样遥诊。」李有甫说。

「507研究所是国防科工委的一个很重要的研究机构,它研究宇航员的生理、身体状态,是培养宇航员的机构,也研究航天医学。」「它的上司最高的就是国防科工委主任张震寰将军,张震寰对钱学森提出人体科学的研究非常支持,所以他就说,把这个研究所设在我这里吧。」

「钱学森当时提出,气功、武术、中医、人体科学还有传统文化都是要研究的。他主张唯象科学的研究,就是说我们把这个过程把它搞清楚了。」

●女孩证实透视人体并放大观察

李有甫举例说,曾有一个妈妈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从辽宁锦州来北京,她们拿着钱学森的回信来做测试。这个女孩从小就可以透视人体,还能够放大看,可以看到许许多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我第一个问题就问她,你什么时候开的天目看见人的?她说,『什么天目?我从小就能看到。』我说,那你小的时候怎么不说呢?她说,『我以为人人都能看得到,我哪知道别人看不到。』」

「她说她吃奶的时候就能看到,她妈妈的心脏在跳动,那个肺像两个大蒲扇一样在呼搧呼搧的,她说她的那个小手就在那儿玩,她不知道别的孩子看不到。」

李有甫指,这个女孩不特意看的时候,看到的跟别人一样;但只要一注意去看,就能看到很多东西。

他带着女孩去了正在协和医院住院的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老所长傅茂季,老先生患有肝腹水,当时已经80来岁了,在床上躺着,盖着一张白床单,头发白白的,露着脸。

「我说,小家伙你看一看这个老爷爷有什么病?她马上就说:『这老爷爷肚子里都是水』。我说,什么水?她说:『黄色的』。我说,从哪里流出来的?她说:『从肝脏』。我说:那你看他有没有肝肿瘤、癌症什么的?她说:『没有』。我说为什么没有?她说:『他没有那么多癌细胞肿瘤』。我说癌肿瘤是什么样的?她说:『很恶心很难看』。」

女孩说,自己能看到癌细胞,还看到老爷爷的肝细胞已经破裂了,就像葡萄一样,有的还往外流水。李有甫奇怪,细胞是电子显微镜才能看得到的,而人即使天目开了能看到肝脏,但怎么能看到细胞呢?

女孩则表示,她可以放大看,「肝脏给它放大到房子那么大,那个时候的细胞就像西瓜那么大,我看得就很清楚。」

后来李有甫读了法轮功创始人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之后,才知道天目开了可以放大看东西,所谓特异功能其实就是人体的本能,只不过随着现代工具的发达和人思维越来越复杂,渐渐消失了。

他说,这个小孩很稳,不是像别的孩子不稳、爱玩或者听不懂,她什么都听得懂。更厉害的是,她知道自己从哪来,还能看到她爸爸妈妈的前世轮回关系,这是宿命通功能。

「她爸爸跟他妈妈为什么能结婚?他们前世是什么因缘关系?她爸救过她妈,是什么样,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是「我们做研究的,我没办法把它作为一个证据说出来,因为前世的东西我也没法考证」。

●时任国家副主席王震亲历张宝胜搬运功

「我知道有功能的人一直用它的话,会耗他的元气、耗他的能量;另外一个随随便便地用,或者他出了显示心了,功能就会没了。所以后来,比如说张宝胜的功能说是不行了、表演不灵了,当初他可是很灵的。」

他听说,张宝胜早期功能特别强,跟国家副主席王震做过测验。旁边用高速摄像机每秒钟二千多格,以比普通摄像机快了一百多倍的速度在现场摄影。王震手里握着一个健身球,在椅子上坐着,张宝胜过去之后摸他的手,就这么一摸球就没了,「不是一下没的,我们看到那个摄像是刷刷,他摸的动作是慢动作,因为他是放慢的。走过去这么一摸,就这么一刹那这个球很快就没了,你放快一百倍都看不出来。」

「哪去了呢?就到了他楼下的一个办公室的一个锁着的抽屉里放着,用钥匙打开,在抽屉里头,那个球跑那里去了。」「他也不会魔术,他一个初中的学生哪会魔术?而且魔术怎么表演出来都是有说法的,魔术师们都会破解的,他这个不是,他确实是有功能的。」

「但是由于他无限地去消耗,或者给他制造一个心理的环境,他就不行了,因为心性标准掉下来了,他就没有功能了。」

●男孩能看见外星人还能与其沟通

李有甫还了解到,当时一位姓陈的退休军医特别喜欢研究,培养出了很多有功能的小孩,其中有个女孩到了他们的学术会上,大家都看到,她已经两个星期不吃饭,却满脸红光。

他还接触过一个不到10岁的小男孩,很瘦小、动作很灵活,能够看到外星人,给他讲了很多关于外星人的故事。

「我们这个怎么能测试?陈其生(音)说我已经测试过他了,早期报导说美国的隐形飞机已经制造出来了,这个小孩说能看到,是外星人帮助美国制造隐形飞机。」

「那个时候报纸没有登、也没有照片,陈其生就问隐形飞机是什么样子的?他就拿着铅笔在纸上画出来了,当时陈其生他也不敢确定,等过了一段时间报纸上照片发表了,他对照这个图,是一样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他画的是草图了。」

这个男孩说,外星人有大的、有小的,最小的非常小,可以在他的手上跳舞,还能够跟他沟通,他们就像朋友一样一起玩。「比如说,我要睡觉了,我不跟你玩了,那个外星人就走了,很有意思。」

「有很多关于外星人的事,我们也测试过,也有一定的可信度。」早期有些人哗众取宠地指责他们,讲修炼又讲什么外星人,「其实他们真的是很无知,他不知道。」

他说,当年他们研究人体特异功能,仪器也落后,科学家们只能测试什么波啊射线啊,什么脑电图啊,实体则找不出什么来。「他(特异功能者)能看到什么?他能看到的东西你不知道,这是无限的,这是一个无法拿仪器测试的。所以还有很多东西仪器不能测试的。」

●「六四」后507所研究中心关闭

李有甫坦言,在共产党统治下无神论的中共国,他的研究成果虽然是事实,在社会上却没有什么影响,也很少有人知道那些神奇的事真的存在。

「当时赵紫阳和胡耀邦在主政,赵紫阳比较重视传统文化,他当了总理以后首先把全国武术界的,我都知道的武术界的老先生一个不落全都叫到北京来,我的两个老师都去了,跟他一起照了相。他给大家传达了一个消息说:你们去挖掘整理传统武术。」

因为这件事,李有甫决定考研究生。那时全国在挖掘整理传统武术,成果在避暑山庄展览,老武术家都去了,他的毕业答辩论文也是在那里答辩通过的。

「修道人道家那个宋唯一的宝剑,霞光万道,那个是多少年都不生锈;还有很多的古迹都拿出来。那些老武术家他们很忠心的,就说这个时候国家重视我们可以展现出来,他们还有一些书啊秘籍呀密修的方法,炼功的那些东西啊器械啊都拿出来了。」

「那个时候学术上比较自由的,他们(胡赵)的态度就是说不要宣传,也不要控制他们,不要批判,让他们默默去研究就行了。」

但是,「六四」以后,研究中心就没办法继续了,「北京都封锁了,基本上半年以上(研究中心)都不能进人了,去到那里几步就一个岗。所以说,也没有那个条件了,这方面的研究都停止了。」

后来,他和中国青联等部门办过一些传统医学的学术会、小型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讨论会等,可惜的是,那些东西都没有地方允许发表了。

在1982年10月召开的人体科学筹委会第三次会议上,钱学森作了题为《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的报告,他说「我想真正吸引着我们沿这条曲折而又艰险道路去探索的是:这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我们当中谁来作这场未来科学革命的启蒙者?谁呢?」

张震寰在得知《自然杂志》被迫封杀了有关特异功能的研究报告后非常气愤,他说「天王老子也不要怕,咱们坚决干下去,干到底。」「自参加革命起就把生死置之度外,除了追求真理外,别无他求」。遗憾的是,张震寰1994年过世。

5年后,由于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达到一亿人,超过了7千万中共党员人数。江泽民妒忌的发狂,说:「都去信他(法轮功创始人)了,谁还信我这个总书记?!」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动用国家机器镇压法轮功,并下达「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

当时江泽民开动国家所有的宣传机器抹黑法轮功,电视24小时不间断。至今,依然违法抄家拿走所有值钱的东西、现金,并停止工作、断绝生活来源,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并利用器官移植牟利,至今没有停止。

有知情人透露,钱学森晚年从来不看电视。

●江泽民亲自登门碰一鼻子灰

江亲自去钱家,拿着其著作竭力夸赞,为的是求他批判法轮功!

江泽民开动国家机器在全国范围内镇压法轮功,很多宗教界的头头们都立即表态站在江一边,但从80年代就在中国科学界掀起人体科学浪潮的鼻祖钱学森没有表态,这让江泽民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

江泽民几次派人去说服钱学森,出来为其镇压站台,钱学森都一口拒绝。后来,手握党政军三大权的江泽民亲自去钱学森家中,拿着钱学森的著作竭力夸赞,钱老连连说「谢谢、谢谢」。

等到江泽民把话拉到主题上,央求钱学森出来批判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钱老一言不发。最后江泽民提出写文字稿也行,由其他人代念或发表在媒体上,钱学森默然,表情却没有商量余地。谈话只能终止,江泽民悻悻而归。

回去后,江大骂道:他要不是钱学森,我决不会让他活过今天!

(部份资料来源: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 吴量   来源:人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4/1618887.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