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张杰:习近平与金正恩两个逆行兄弟

习近平喜欢人们对他山呼海啸般喊万岁,喜欢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喜欢阅兵,左手敬军礼。谁说只能用右手敬军礼,我偏要用左手,不仅用左手,还要左右开弓,换着手敬礼。   话虽如此,但没有朋友也难受啊。金正恩好是好,但天天要赞助,要访华喝茅台,不仅吃喝,而且走得时候还伸手要东西。

7月11日,中国和朝鲜《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签署60周年。中朝两国领导人互致贺电。

习近平说:60年来,中朝双方秉持条约精神,相互坚定支持,携手并肩奋斗,增强了两党两国兄弟般的传统友谊。金正恩在贺电中指出“现在敌对势力的挑战和阻挠企图变得越来越不顾一切”。

现在说起来,中国也够惨的,没有朋友玩了。记得2017年,川普总统刚上任不久,习近平就携夫人前往美国海湖庄园拜访,当时可谓意气风发。那时,中国在世界很牛,走到哪,人家都像迎接财神似的夹道欢迎。但短短4年时间,中国的国际形势天翻地覆,现在变成了过街老鼠。幸好,还有北朝鲜这个狗不理的朋友。

不过,这个朋友也是个万人嫌。口里喊社会主义,却硬把解放全人类的共产党整成了世袭王朝。金正恩也够绝的,万里毒杀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犬决姑父张成泽。世界新冠疫情肆虐,美国都没办法,只好用疫苗应对。但金正恩这哥们灭新冠病毒不要疫苗,他有绝招,那就是谁感染,就干掉谁。新冠病毒都没见过这样玩的,这哪里是抗疫,简直就是玩命。现在北朝鲜出现了粮食短缺,金正恩限令官员按时完成粮食供应,否则提头来见。但官员不是农民,生产不了粮食啊,只能抢夺老百姓的口粮,这样没有饥荒也制造出来饥荒。

但习近平就喜欢这个调调,到了北朝鲜就感觉浑身得劲,神清气爽。就像有些人在国内呼吸汽车尾气,后来上了瘾,出国后,空气新鲜就精神萎靡,但一吸汽车尾气,嘿,精神头倍棒。习近平喜欢人们对他山呼海啸般喊万岁,喜欢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喜欢阅兵,左手敬军礼。谁说只能用右手敬军礼,我偏要用左手,不仅用左手,还要左右开弓,换着手敬礼。

话虽如此,但没有朋友也难受啊。金正恩好是好,但天天要赞助,要访华喝茅台,不仅吃喝,而且走得时候还伸手要东西。

习近平在想一个重要的哲学问题:如果混到最后连一个朋友也没有,那是谁的问题?

刚好,网上有篇匿名文章《如果混到最后连一个朋友也没有,那是谁的问题?》,我与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文章说,一个人混到最后如果连一个朋友都没有,那只能有三种可能或原因。一是有病,患了“自闭症”。二是与任何人都三观不合。三是在行为方式上是个“怪物”。如果是第一种的话,倒还情有可原,毕竟“病不由人”。而后两种就是自己的问题了。直白的说,那就是个“异类”。个人如此,国家亦如此。

以自我为中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每天将自己装在套子里,自己对自己的能耐一无所知。更可怕的是,自己是个无能之辈,却喜欢“皇帝的新装”那一套,每天都沉浸在赞美的包裹中而不自知。更更可怕的是,他明明知道别人的赞美是假话,但却乐在其中。这样的人如果是一家之主的话,这个家早晚都要家破人亡。如果是个企业主的话,这个企业随时都有可能破产。

人最可悲之处是不自知,而不自知通常会在思想和行为方式上呈现出两种形态。一是不知天高地厚。二是好大喜功。而具备这两个特征的人或国家,不仅会故步自封,而且到最后会发现,居然没有一个朋友。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枚不胜举,古今中外的历史及人类社会的现实活动中都不缺。比如说清王朝,就具有这样的鲜明特色。

乾隆皇帝与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是同一时期的政治人物,然而,这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却仿佛一个是古代的,一个是现代的。当华盛顿毅然决然的拒绝连任,给美国留下一种制度惯例,使美国健康发展。乾隆皇帝却在退位后仍然把持朝政。一是因为权力欲。二是因为不相信任何人的能力,只认为自己无所不能。而在思想上,乾隆皇帝拒绝接受诸如科技这样的新生事物,总是认为自己才代表着先进方向。所以,他热衷于到处转悠,到处留诗,到处推销自己的新思维。其实那些思维却早已陈腐落后。这也直接导致了大清与世界发展方向的逆行。

好大喜功就是面子工程的表现形式,而是否有“朋友”自然也是面子的一种。俗话说“没有条件那就创造条件”。所以,没有朋友花钱买也要有朋友。于是,大清朝也就用银两搞了个“朋友圈”,而且还享受着这些朋友国家“朝拜”的感觉。可是,到最后却发现一个朋友也没有,老百姓的血汗钱白白打了水漂。而一旦这种感觉“成瘾”后,也就忘乎所以了,别人为了银两的恭维话,自己也就当成真的了!此外,在拼凑出几艘炮舰后,便真的以为天下无敌了。岂不是,还差得很远,结果,被万恶的八国联军揍出了原形。其实,对于大清国民来说,八国联军比清政府好得太多了,起码说话算数,不像清政府不讲理。这就是为什么八国联军入侵时居然不乏担茶倒水的后援团?

大清朝没有朋友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其实就是因为它“另类”。对外,其他国家都在正常轨道上行驶,尽管有快有慢,但人家“吃螃蟹看大家”,方向是一致的。明显与99%的国家三观不一致,自然也不会有“同道人”。不是同道人,自然也就难成真正的朋友。在内政方面,大清对待自己的子民比对外国人还狠。还大搞“文字狱”,使上上下下都噤若寒蝉。这样的国家谁又愿意与它做朋友呢?因为,外国人也有脑子,它们会思考:对自己国民都这么假,这么狠,对其它人又怎么会真心实意呢?

在现实社会中有这样一种人,那就是“一瓶不满半瓶咣当”。刚吃饱几天饭就开始冒充大款,刚做出点成绩就开始到处炫耀,不分场合的牛皮哄哄。自吹自擂也就罢了,关键是还花钱请别人吹。更为可笑的是,自己还不算成功时,就开始到处推广自己的经验,典型的好为人师尿性。此外,还听不得别人的一点善意提醒声音,一旦遇到比他弱的,就会卷胳膊撸袖子,而遇到强敌时,则就只剩下声音了,谁愿意与这样的人做朋友?答案不言自明。

没有朋友的人还有一个通性,那就是错都是别人的,自己一贯正确。明明在一条高速公路上只有他一辆车是反方向的,但他还厚颜无耻的指责别人不遵守交通规则而“逆行”。所以说,凡是混到最后发现没有一个朋友的,那一定是自己出了问题。这样的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清醒呢?两种情况,一是被外人狠揍过后,另一种是被家人彻底抛弃。这种人当然不正常,因为它“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

怎么样,文章有意思吧?我记得文革时有很多手抄本,如《少女之心》和《一双绣花鞋》等,现在又出现匿名文章,谁说文革不会重演?

好了,就聊到这里吧。近来,习近平也够烦的,二十大要开了,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这些老家伙们天天催着问:这一届总书记是谁啊?这不是给人添堵吗?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张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4/1619024.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