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电脑储存记忆体会成为美国制裁中国最后一块拼图?

美国若将长江存储列入出口制裁实体清单,将影响其未来拓展计划。网路图片

美国政府正在瞄准中国记忆体作为下一波制裁对象,美国会议员点名长江存储(YMTC)应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以掐断中国产业链。台湾学者认为,这表明中国记忆体业最后一块拼图进入美方打击范围,中国是否有实力撑得过?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籍领袖麦考尔(Michael McCaul)和参议员海格提(Bill Hagerty)已致函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指出,中国长江存储与军方关系密切,并疑似背后有国家资源支持,以及和一项消耗美国国防工业基础的国家半导体计划有关,呼吁商务部将长江存储列入出口制裁实体清单,以防止其取得继续从事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活动所需的技术。

美议员致函商务部长江存储与军方密切应纳入禁令

两位国会议员质疑,长江存储领导阶层与中共党国关系密切,包括曾在中芯国际任职,曾服务于中国工业和信息化分支机构,该部门提供与自动化指挥系统的相关技术给中共军方等。两位国会议员认为,中共正实施以垂直控制半导体供应链的各个环节。习近平发表“必须加强国际生产链对中国依赖”声明,凸显确保记忆体芯片供应的紧迫性。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籍领袖麦考尔Michael McCaul(左)和参议员海格提Bill Hagerty(右)已致函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指出,中国长江存储与军方关系密切,呼吁商务部将长江存储列入出口制裁实体清单。(组合图片/路透社

美国商务部对此尚未回应。长江存储若被列入出口管制清单,等于宣判美国半导体设备和零组件生产商将被禁止与长江存储交易,对准备二期扩产的长江存储是致命打击。

台湾经济研究院产经资料库总监刘佩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美国制裁中国实体清单纳入记忆体业,是预料之事。

刘佩真说:“记忆体是中国半导体最后一块拼图,美方先从华为、打压海思、IC设计,再来针对芯片代工、中芯国际、封测,现在是记忆体长江存储,等于美方在全面封锁中国半导体各领域的发展,几乎现在所有领域都进入美国的打击范围。”

学者:全球市占率仍个位数意在“宣示性打击”

据悉,长江存储曾与福建晋华、合肥长鑫号一起被称中国记忆体三雄。有“台湾DRAM教父”之称的高启全,当年从台湾跳槽到紫光集团,并全力催生长江存储发展储存型记忆体(NAND Flash)及动态随机存取记忆(DRAM)。福建晋华遭美光控告侵权,技术和设备已无法生产先进DRAM,只能转型作代工,被排除在中国记忆体发展名单,目前只剩长江存储和合肥长鑫两家大厂。

长江存储量产的全球首款基于Xtacking®架构设计的64层3D NAND闪存晶圆。(长江存储官网)

刘佩真指出,长江存储是生产“储存型快闪记忆体(NAND Flash)”的龙头,被认为会发展最快,目前供货量少,内需为主还没有外销,全球市占率仅个位数,影响有限。美国若制裁它,主要意义在对中国发展记忆体产业进行“宣示性打击”,加大中国发展记忆体自主化难度。

刘佩真研判,若中国产能减少,可避免发生全球记忆体供需倾销,最大受惠者可能是全球记忆体市占率最高的韩国、美国、日本,台湾则可能间接取得转单效应。

另据不愿具名、熟悉记忆体产业的人士指出:根据逆向工程的机构报告,长江储存的NAND,高度近似某韩系大厂,但因韩厂产品线众多,仍需要中国这个大客户,所以敢怒不敢言。无法像美光那样直接对付晋华。

综合报导,长江存储是由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即所谓大基金)、紫光集团、湖北IC产业基金和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合资成立的公司。疫情爆发初期,中国政府仍让长江存储继续在武汉生产记忆体芯片,受党国倚重。

2018年8月23日,在重庆举行的首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参观者在显示由紫光集团开发的面部识别技术的显示器前。(路透社)

中国急求研发自主脱身美方掐得断红色产业链?

台湾南华大学国际事务与企业学系副教授孙国祥指出,记忆体作为储备数位内容的装备,被中国视为新的基础建设,新基建包括特高压电线、长江存储、5G、高速铁路等,一方面透过“一带一路”输出,在记忆体部分涉及资讯储备。

孙国祥说:“中国大陆现在的思考是这样,你制裁我A,我就要自主发展A,你制裁我B,我就要自主发展B,当然以美国或美国为首的西方,尽量只要求技术不外泄,而中国大陆目前的能量达到基本阶段,除非像是美国主导的国家能够很完整地让技术没有任何的缝隙流到中国,外界仍很难明确掌握中国内部真实半导体发展的情况。”

外界解读,美方若将中国记忆体业也纳入制裁,意在全面封锁、掐断中国产业链,孙国祥则说,他对此说法有所保留,毕竟供应链的运作非常复杂。

孙国祥说:“中国大陆传统上比较采取人海战术或量大为主的情况,我个人认为美方制裁可能只有暂时性效果,之后要看中国大陆自主研发能量,会不会因为现在中断技术供应,因此停滞或从此一振不蹶?如果美中之间,没有办法完全切断交往和学术互动,我认为现在还不能下定论。”

孙国祥举例,就像华为当时被美国制裁时,一般预测华为撑不了多久,但华为现在还在存在,是硬撑着寅吃卯粮、还是所谓“掐不到他脖子”?现阶段仍很难断定。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5/1619093.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