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刚刚,这个"战狼"大号崩了 数百万粉丝欲哭无泪

他的文风吸引来的,一定也是那些思维简单而执拗,容易被洗脑的粉丝。这些人才是他的目标受众,所以这种“逆筛选”是黄老师有意为之。据说是北大毕业的他应该非常明白,骗傻瓜就是需要傻瓜式的骗术。文章太长不幸,逻辑太复杂也无用,直接上“惊天体”就完事儿了。

别笑,我也学写一下黄生老师的“惊天体”。

各位好,看了这个标题,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变风格?不是的。

这个标题,是我在向“惊天”体的首创者、坐拥百万粉丝的大v、金融界里最喜欢谈国际、国际界自称最懂金融、金融国际两届最懂韭菜收割技术的知名公号《黄生看金融》“致敬”。

对这个号有耳闻的朋友应该知道。此号几年如一日,标题一直都是这种风格的文字。

在该号的描述中,美国每年崩溃十来次,日本每年吓尿十来次,欧盟日常“想通了”决定弃暗投明,俄罗斯无数次拍案而起,我们则隔三差五就挫败一个国际“惊天骗局”。

而这个号的崛起和倒掉,都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文化现象,我们来解析一下这事儿。

1

深圳公安局福田分局昨日发布《关于“喜投网”平台的案情通报》,全文如下:

解释一下,这个案情通报中说的“黄某”,就是《黄生看金融》公号的号主,其实早在半年前,网上就已经传出了他涉嫌非法集资让不少投资者损失巨大,已经被限制出境的消息。当时大家都预判这家伙混不长了,我当时还写过《为什么我写不了“美国害怕了”“日本吓尿了”》一文,欢送了一下黄生老师。

可惜我欢送早了,在短暂的停更了几天之后,黄老师“垂死病中惊坐起”,开始继续频繁的更新着他的微博、微信,并且继续每天咒骂着西方怎么怎么反人类,美国怎么怎么即将崩溃云云。让人怀疑之前对他指控都是谣传。

不幸的是,黄生先生最终还是没挺的过那些他一个月预言无数回要“崩溃”“解体”“血流成河”的国家,自己先崩了,而他那些给其喜投网投钱的忠实粉丝们,想必现在也感受到了黄老师成天说的“血流成河”、“彻夜无眠”到底是什么感觉。

当然,这话其实也两说,黄生老师虽然进了局子,但他的公号其实并没有被封掉,一星期前,他最后一篇雄文《今天,三重围剿,杀机四起》下面,还有十万加的阅读,1.1万的点赞,1万的在看。

在这个其他微信公号经常写着写着就404的年代里,这么一个被指利用关注非法集资已久、甚至已经被公安部门逮捕的人的公号,居然硬硬朗朗的活到了现在,这真是个奇迹。

而更让我感觉是奇迹的,是这个号的文章质量之拉胯。

文章配图和行文毫无美感这种事儿咱就不说了,单讲他的行文逻辑结构,真让我想起流行过前几年流行过的笑话:

在阴暗潮湿的北京某地下室,一个瘦弱青年手恰2块钱一包的香烟愁眉紧锁,他陷入沉思:国家下一步该怎么走?美国的封锁该如何突破?如何收复台湾?如何保卫南沙和钓鱼岛?如何剿灭反华势力?一个个难题都需要他思索,抉择……

恰在此时,突然传来了咣咣的敲门声:开门!查暂住证!

我看黄生老师写国际问题分析文章,就感觉他的文都是给笑话中的这类青年量身定制的。专门为这号人答疑解惑。

在他的描述中,各大国之间的博弈水平,都长期稳定在幼儿园中班和大班之间,黄生老师高瞻远瞩,站在小学一年级的高度上智珠在握、谈笑风生、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解读出革命形势一派大好、帝国主义来日无多的万千气象,引他的一众脑残粉纷纷顶礼膜拜,然后心甘情愿的奉上钱包,让黄老师的“喜投网”吸透了……

前两天我曾经说过,某位老师写的国际分析文章与正经国际观察之间的关系,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与冶金学之间的关系。

那么照此推论,这位黄生老师的国际分析与正经国际观察之间的关系,就是1+1=3与哥德巴赫猜想之间的关系——风马牛不相及也就算了,你还故意告诉人家个错的,以便更加惨无人道的割读者的韭菜。

2

这样公号为什么能火呢?起初我也很奇怪,直到后来我想起了日本多年前一则旧闻。

21世纪头十年的时候,日本有段时间曾经盛行过一种“俺俺诈骗”(オレオレ诈欺),涉案总金额高达数十亿日元,全日本数以百计的受骗者倾家荡产、彻夜难眠、欲哭无泪!日本社会发生惊天崩溃!!

啊……不好意思,说着说着又黄生老师上身了。

咱正经说……

那么,这么大的诈骗案,骗术手段应该很高端喽?恰恰相反,日本警方的调查发现,骗子行骗手法非常之低级——甚至可以说是弱智:

他们用一个手机打到某人的家里。

受害者刚说句“毛西毛西”,骗子就故作急切的对受害者说:“爷爷(或奶奶,称呼根据对方声音而定),是我啊,我啊,我遇到了麻烦,急需用钱,把钱打到xxxxxx账户上,要快啊!”

在确认对方记好了账户号码之后,骗子就挂了电话……

就这么简单吗?

真就这么简单!

由于日语中男性的我是“俺(オレ)”,受害老人在发觉被骗报案后,能记住的往往只有那几声急切的“俺”“俺”,所以“俺俺诈骗”就此得名。

这种诈骗在日本太有名了,以至于梗都被用到了动漫中……

可是这种诈骗的屡屡得手,让日本舆论感觉特别吃惊、没面子:我们日本都文明开化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上这种当呢?骗子的骗术咋这么低级呢?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后来,有犯罪学专家专门做节目给大家条分缕析,才解开了这个迷:

首先,骗术简单、幼稚,恰恰不是“俺俺诈骗”的弱点,而是它的高明之处。能上当的傻瓜只会被同样傻的骗术骗到。骗术太复杂,反而影响他们的受骗效率。

低级,漏洞百出的骗术,反而能够帮助骗子以最快速度、最高的效率筛选出谁才是这场骗局的目标人群。

其次,因为骗术简单,所以骗子可以更肆无忌惮的捏造急切的口吻、坚定地语气和着急的催促。让习惯于单向思维的受骗者坚信不疑。因为轴人只能被特别轴的言论所蛊惑。

再者,不要把这种低级骗术的潜在受众想的很少,恰恰相反,因为骗术低级、容易上当的人反而最多。因为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就是又傻又轴的。

21世纪头十年,正是日本功能手机大众化的年代,很多中下层老人第一次接触这种新鲜玩意儿,他们平素就因独居而孤独,猛然接受到这种来电,很容易就跟着走了。

所以那些对“俺俺诈骗”看不懂的人,他们其实是看不懂大众和人性: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给他们一个爆炸性的情绪导火索(比如亲人被绑架,亦或者极端民族主义),他们就很容易被蛊惑。

3

把“俺俺诈骗”的特点带入到黄生老师写的那些公号文里,你会发现各个环节是那样丝丝入扣。

首先,黄生的“国际分析”是逻辑幼稚、行文简单的,很多但凡对国际常识略知一二的人都不会上套,但这恰恰帮助他快速锁定了自己的目标受众:

他要的压根不是那些有基本判断能力和知识储备的人,这种人粉了他也不会买他的理财产品,他何必费这个周章呢?

他的文风吸引来的,一定也是那些思维简单而执拗,容易被洗脑的粉丝。这些人才是他的目标受众,所以这种“逆筛选”是黄老师有意为之。据说是北大毕业的他应该非常明白,骗傻瓜就是需要傻瓜式的骗术。文章太长不幸,逻辑太复杂也无用,直接上“惊天体”就完事儿了。

毕竟黄生老师的文章,是写给这种受众的……

其次,因为他逻辑是幼稚的,行文是简单的,论据是胡编乱造的,所以更方便他用一些无比坚定地口气把一些很极端的话说出来。

在这方面,黄生老师比xx、xxx、xxx、xxxx等等前辈都有优势——他没有丝毫官方背景,说起话来更加铁口直断,能故作惊人之语。

而这又正对了他那批目标受众的胃口,无知者不仅无畏,而且更容易固执己见。看到黄老师用如此坚定地语气写的“震惊”、“吓尿”的文章,他们觉得自己爱国心被激荡的无法自控,把黄老师视作自己的知己甚至导师。有很多长辈看到这种文发了朋友圈还不算,甚至会转到家族群里,监督、逼迫自己的晚辈必须关注这个“爱国大号”。

所以黄生老师文章的扩散力,是大多数号无可比拟的。

最后,黄生老师的大火,赶上了“用户下沉”的好时候。

和日本前些年的功能手机普及化类似,眼下的中国遭遇的是智能手机的铺开,互联网的用户下沉,很多原本高端的知识类APP被成批的小白、中白、老白占领、沦陷,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眼下的互联网自媒体被拿来做商业评估。不是以你所吸引粉丝的素质论英雄的,真正决定公号“营收能力”的,永远只是粉丝数量和“好忽悠”程度、

说一个我切身的例子:

我是怎么知道有《黄生说金融》这个号的呢?是一位广告商的推荐,而这个广告商之所以把此号推荐给我,是因为他总说:“你这个号粉丝质量不行啊!”

我听了以后非常生气,我的号留言质量那么高,读者互动那么有水平,粉丝质量哪里不行了?你举个“行”的我看看?

然后他就给我推荐了黄生老师的大号,我看了以后才明白。原来广告商所谓“粉丝质量”和我心中的刚好是相反的概念。

广告商眼里,那些读书少、没主见、情绪高、号主一煽动就果断入坑的粉丝才是好粉丝。至于我吸引的读者,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我写个柏拉图都有人要跟我辩论一下。广告文案在我这里投,效果当然没有人家的好。

于是这就形成了一种悖论,人家的号确实写得low、阅读门槛极低、用户素质差,但吸金能力可观。你的号也许文章质量不错,阅读门槛高,读者个个高素质,但不挣钱。

以舆论质量而论,当然应该你活他死,但很不幸,当今的互联网传媒本质上是门生意,黄老师还是用忽悠的手段做生意,咱当然打不过他。

更别说黄老师还有“爱国”这个金钟罩护体,这就更不能与其争锋了。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些年做科普的、写历史的实诚文化人公号纷纷折戟沉沙,反而是黄生老师、白云先生这种打着“反美爱国”的旗号、行割韭菜之实的公号越来越火——我们不过是文人,而人家本来就是生意人。在他们眼中,写文是生意、反美是生意,“爱国”也是生意。

4

行文至此,本来可以结尾了,但我想再多啰嗦两句。

我看到有人戏言说他还挺喜欢黄生的,因为黄生的那帮粉丝本来就只配看他的那种文章、被他割韭菜。那是一群有底线的公号都讨好不了的受众,是个一般人都挤不进的“生态位”。就让他们和他们的受众玩“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游戏好了,骗和被骗都是活该。他们是舆论“生态平衡”的一部分。

我承认这种观点部分是正确的,你看去年“至道学宫”、“白云先生”倒掉了,“黄生看金融”马上顶缸上来大火,眼下“黄生看金融”似乎要倒,保不齐马上又出“红生”“绿生”之类的接盘。

毕竟韭菜蹭蹭的长势喜人,镰刀们早已饥渴难耐了。

可是我实在不想看到这一幕的发生。不是心疼韭菜,而是心疼我们自己。

恰恰是生物学告诉我们,一个“生态位”上的物种如果活的太肆无忌惮,那么迟早对整个“生态平衡”将是一场灾难。

比如距今25亿年以前,地球上由于刚刚出现的蓝细菌大量繁殖,二氧化碳、甲烷等温室气体被急剧消耗,导致气温急剧下降,地球进入了整整7亿年的“休伦冰期”,这个时间比整个显生宙还长的冰河时代,差点就掐灭了刚刚燃起的生命之火。

任何生态位的极端暴走,都会给大环境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同样的道理,在中国的舆论场上,如果纵容黄生、白云这种人打着“反美爱国”等旗号,行割韭菜之实,不断制造“惊天体”骗粉。舆论迟早会走向极化、疯狂和暴走。

到时劣币驱逐良币,中立、理性而真正优质的读者都弃看公号,网上全是黄老师的潜在粉丝,你的文章不按照“美国崩溃”“日本吓尿”“普京虎躯一震”这个套路写就无法骗点击量。战狼文就会越写越疯——事实上,这个恶性循环眼下已经开始了。

闹得太不像话、实在有碍国际观瞻的时候,我估计迟早会遭到管束、整个平台被一关了事。

到那个时候——按黄生老师的笔法——就该整个舆论场“惊天崩溃”,广大受众“彻夜无眠”,全体靠写文为生的人都“欲哭无泪”了。

我们但愿,这样的“生态失衡”,不要到来。

愿理性的公号和理性的受众多一点,白云和黄生能有一天绝迹江湖。

Ps:今天的文章其实我写的挺无奈的。黄生这种人的大行其道,让我想起郭德纲常说的那句定场诗:

守法朝朝忧闷,

强梁夜夜欢歌。

损人利己骑马骡,

正直公平挨饿。

修桥补路瞎眼,

杀人放火儿多。

我到西天问我佛,

佛曰:我也没辙!

不过我们好歹不算完全没辙吧。至少本号的读者,我相信都是我值得信赖的理性的朋友。感谢你们的支持,愿我们一起守卫理性的明灯。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0/1621670.html

言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