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田云:武汉遭强拆户怒杀中共官员 悲剧敲警钟

作者:
此案再次表明,中共就是一个黑帮流氓团伙,比强盗土匪还不如。这个党执政是老百姓的噩梦。中共体制内的人员也急需认清,继续为党卖命,执行党的指令是耻辱。因为每一道冠冕堂皇的指令都是与人民为敌,都涉及侵害人民的权利。同时,跟着党走,还可能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近年大陆发生了不少中共警察、城管、强拆人员、大学党委书记惨死刀下的事件,就是因为他们代表党,利用党给予的权力欺压民众。他们的死亡实际是被暴政反噬。

2021年7月12日,湖北武汉武昌区村民舒立法的房子被强拆半年,问题未解决又遭拆迁办人员殴打,愤而刺杀官员造成二死一重伤。(受访者提供/视频截图)正体简体

7月12日,武汉市民舒立法因住房被强拆而怒杀两名拆迁办官员,引起轰动。此时,中共百年党庆刚过,而中共最新人权白皮书也才出炉不到三周,此案戳穿了党所吹嘘的“为人民谋幸福”和“人权奇迹”的肥皂泡,打了中共一个大耳光。

据“维权网”报导,今年1月30日,舒立法的私人合法三层楼房被强拆,而在此前,涉事的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拆迁办(武汉市佳欣房屋拆迁事务所)始终未与舒立法一家协商达成房屋拆迁补偿事宜。舒立法去派出所报案,后来找到一个集装箱,便和妻子开始在废墟上的生活。

此后近半年里,派出所虽然对舒立法的报案立案,承认被拆房屋是其合法财产,但是舒立法一直没有得到任何解决方案。相反,拆迁办的郭晶、熊志平多次带领社会闲杂人员威胁和恐吓舒立法一家人,对其断水断电,入室偷盗。不仅如此,徐家棚街道、徐家棚派出所、武昌区四美塘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多次对舒立法说顶罪人员已经安排好,该强拆的就强拆。同时,拆迁办还接着强拆了舒立法5个邻居的房屋。

案发当天,拆迁办一伙人看到舒立法用手机拍摄,就抢夺他的手机、并把他打倒在地。舒立法情急之下,返家取刀,最终酿成二死一伤的命案。

此案凸显大陆人权的另一个黑洞——强制拆迁。自上世纪80年代起,全国兴起了所谓城市改造和开发,城建项目多由政府或商企主导,背后的官商勾结和利益交换不言而喻,由此引发的冤案多如牛毛。许多屋主在强拆前未得到合理安置和赔偿,在强拆后往往求告无门,反被威胁。即使有人得到了一些赔偿,那也远远抵不上原来的房产所值,更何况痛失居住了几十年的家。更荒唐的是,有些代理强拆受害案的律师也被打压。

近几年,大陆发生了数起因强拆导致的命案,舆论一边倒地站在杀死拆迁人员的房主一边,律师也为其中几人进行了无罪辩护,并向当局陈情建言。然而,事态不见任何好转,民众的房产等权益仍然被任意剥夺、践踏。

2013年12月,江苏农民、退役军人范木根家遭强拆,在冲突中,他和儿子的头部都被打伤,妻子右手骨被打断,范木根忍无可忍,刺死了两名强拆者。去年6月2日,范木根被关押6年半后提前释放,获得了英雄般的欢迎,村民用鞭炮、鲜花迎接他,还和他合影。

2018年,山东农民丁汉忠在其母的房屋遭强拆时,杀死了两名拆迁人员。律师为丁汉忠进行了无罪辩护,指出被害者实施违法拆迁,并且殴打丁汉忠在先,致其头部受伤,丁汉忠是进行正当防卫。法院承认,房屋在被强拆时,有问题未被妥善解决;法院也承认,丁汉忠父子在阻止拆房时被摁倒在地,被拖拽。但是最后,丁汉忠被判处死缓。

2015年,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射杀了村长何建华,因为何带人暴力拆除了贾的婚房。贾敬龙曾多次向地方检察院和信访局举报此事,要求村长拆迁补偿,一直未果。贾敬龙在自辩词中说:世道把我逼上梁山。

当年,清华大学法学教授何海波发表文章“贾敬龙是不该杀的”。他在文中写道“一个违法的私力强制引发了一个恶性的私力复仇”,“在许多民众眼里,当前中国法治的威胁就是有权势者恣意妄为,无权势者求助无门。这是一个必须正视的警告!”

一位网友说:“中共真是个流氓政府。哄骗着老百姓把祖孙三代的积蓄拿出来买房,然后再想办法收走,血本无归不说,贴上‘违章建筑’的标签,就不用任何的赔偿了。”

还有一位网友评道:“中国人要搞清楚一件事,所有的东西都是中国共产党的,你的钱、你的车、你的事业、包括你的生命、你的肝、你的心、你的所有一切,中国共产党啥时给你,啥时要收回都是中国共产党说了算。”

从上世纪50年代抢劫民族资本家到“改革开放”至今的强征土地和强拆民宅,中共持续掠夺人民的财产,从最高层到乡镇村政府,党的官员仗势欺人、权大于法,可谓无恶不作。根据大赦国际的统计,从2009年到2011年之间,由强制征地和拆迁引起的自焚事件就有41起。

武汉舒立法被迫住在密闭阴暗的集装箱里,长达五个多月,期间没有一个官员过问或关心,相反,他和家人被威胁和骚扰。这又是一个被世道逼上梁山的悲剧。

此案再次表明,中共就是一个黑帮流氓团伙,比强盗土匪还不如。这个党执政是老百姓的噩梦。中共体制内的人员也急需认清,继续为党卖命,执行党的指令是耻辱。因为每一道冠冕堂皇的指令都是与人民为敌,都涉及侵害人民的权利。同时,跟着党走,还可能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近年大陆发生了不少中共警察、城管、强拆人员、大学党委书记惨死刀下的事件,就是因为他们代表党,利用党给予的权力欺压民众。他们的死亡实际是被暴政反噬。

综上所述,武汉强拆血案发出了退出中共、解体中共的信号。生命只有远离中共才能回归善良。解体中共,中国人民的苦难才会终结。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1/1621995.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