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线采访】郑州地铁亲历者:遗憾没早破窗

7月20日,郑州发生地铁5号线列车受困事件。22日大水 退去,当地逐区供电,能够接收到外界讯息的亲历者王均(化名)告诉大纪元记者,受困当天,虽然自己逃过一劫,但是有遗憾之事,就是没有及早把车窗打破,导致有些人缺氧窒息。

郑州地铁进水事件亲历者还原受困最危险的2个小时。(视频截图)

7月20日,郑州发生地铁5号线列车受困事件。22日大水退去,当地逐区供电,能够接收到外界讯息的亲历者王均(化名)告诉大纪元记者,受困当天,虽然自己逃过一劫,但是有遗憾之事,就是没有及早把车窗打破,导致有些人缺氧窒息。

当天下午5点多,刚躲过了暴雨、路面积水、交通中断,顺利搭上地铁5号线的旅客,他们并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5号线列车不断临时停车

王均说,“因为一上地铁,都在那儿等,一下子临时停车,又临时停车,然后走到了下一站,又临时停车。”

过了海滩寺站要往沙口路站的隧道里,最后列车就困在隧道里面了,动弹不了,这时候车厢开始渗水进来。

当时候列车长曾经打开车门,让旅客从隧道旁,沿着人行道走,王均说,“我们先是准备走出去,在那个隧道里面,走了一段,不行又返回来了,回到车厢里面,就一直在等待,当时就已经受困了。”

毕生最煎熬的两个小时

当时列车有数百人,“前面3个车厢、4个车厢,基本都挤满了。”当时水慢慢涌进来,从脚踝、到小腿、及腰,最后到了胸口。

“一开始大家并没有很惊慌,不过到好多人不能呼吸的时候,大家开始有些紧张了。”当时候将近8点钟,接下来的2小时,是他经历过最漫长、最危险的2个小时。

视频显示,当车厢内的水涨到胸口时,车厢外头的水涨得比车内还高,那时候有人觉得空气量不足,但是没办法,外头的水位太高了。

车外大水比车内高不敢破窗缺氧窒息

大家在犹豫是否破窗,王均说,比较遗憾的就是当时没有救生锤,没办法砸玻璃,只能用灭火器打,“前面头几节车厢的,砸玻璃,砸得早一点,后头的,也是反复吆喝说,‘座位下边两头都有灭火器,都可以砸’,但是,估计是他们听不到,或者怎么样,因为后边(车厢)水比较深嘛,也就导致了他们比较慢。”

最后,连灯都熄了,后来应该是室外救援的人员到了,传过来小棒锤敲打,陆续救出来,“我们当时周边的两节车厢,都没有人晕倒,但是后来,陆陆续续从后面车厢里面(出来的),晕倒了多、半昏迷状态吧,有人架着、搀着出来。”

王均说,“反正后来是外边的水位慢慢地降低了,比里面的低了,然后打窗,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有不少人窒息了。”

大约到了10点钟时获救,他亲眼目睹站台上七、八人躺着,还有原本隧道的走廊里头,也有一些没有出来的,在那躺着的。

回顾整起事件,相当惊悚,也感到遗憾。王均叹气说,最后还是勉强出来了吧,但是还是有十几个人不行了。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特约记者陈汉、林岑心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3/1622747.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