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初到延安王明要同国民党搞抗日统一战线 由此成为毛的头号政敌

作者:
毛泽东利用了长征期间某些指挥员犯错误一事,把这些错误扣在博古和李德头上,撤了他们的职,把他的意志强加于朱德,就把军队掌握起来了。总书记一职由比较听话的洛甫担任。王明从莫斯科一回来,就向中共中央汇报,提出需要改变策略,同国民党搞抗日统一战线。中共中央一致同意王明的建议。可以想得到,从那天起,毛泽东就把王明视为头号政敌了。为什么毛泽东对陈云、徐向前、李先念和陈昌浩怀恨在心。他们目睹了毛在长征中具有什么样的“雄才大略”。

1942年11月8日

斯大林格勒!全世界的广播电台都在赞扬它的坚不可摧。

美国人在北非登陆了。可是通往柏林的路还长着呢。

关东军蠢蠢欲动。想想,在这样的时刻,红军战士都要一个顶一个,而我们好些基干师却都给拖住了。

1942年11月11日

整风已经从几篇表面看来无害的意识形态方面的发言,发展为激烈的政治运动。整风的目的说是反对“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和“党八股”,实际上,毛泽东派利用整风来压制中共领导内一切不同意他们政策的那些人。

现在,在“整顿三风”运动之外加上了一个“学习党史”的运动,毛泽东打击的主要对象是“莫斯科派”。

凡属在莫斯科工作和学习过的人,特别是同共产国际有过联系的人,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工作环境越来越复杂。有许多次,人们不愿同我们谈话,看到我们掉头就走,把我们看作是瘟神。

康生拿假情报来愚弄我们。

毛泽东还是那样有礼貌,亲切,许愿很慷慨。

1942年11月12日

我又花了几个小时在延安转转。四周黄濛濛的,刮着风,尘土飞扬。各个山头上,宝塔的轮廓模糊不清,但城墙附近小山上的主塔,远远望去,清晰可见。这座塔共有十层,每层目周都砌有优美的飞檐。

在古代,延安是敌人啃不动的硬骨头。这不仅有传说为凭。这个城市隐蔽在难以攀越的群山之中,座落在一个十分陡峭的山谷里,周围筑有坚固的城墙。通往城墙的许多小路都被山涧切断,城周围地势平坦。

树木稀少,只有以前属于当地富户的几处地方有小果园。

农民满足了我的好奇心,自愿让我看了看他们的少得可怜的家当。这里的人普遍信佛。几乎每家都供有简隔的神龛。在种各样的佛像中,我看到了主佛释加牟尼的许多小铜像,做得极为精致。我爱不释手,就买了一个。

中共领导的所在地杨家岭,过去是延安附近的一个偏僻的村庄,现在村子外貌依然如故。

长征后的头几年,毛泽东常在杨家岭一带露面,但现在他是深居简出了。

1942年11月14日

中共党内毛泽东与“莫斯科派”的斗争,是在中国内战期间开始的。

当时,博古主持党的工作,李德(奥托·布劳恩)领导军队。

毛泽东利用了长征期间某些指挥员犯错误一事,把这些错误扣在博古和李德头上,撤了他们的职,把他的意志强加于朱德,就把军队掌握起来了。

总书记一职由比较听话的洛甫担任。

王明从莫斯科一回来,就向中共中央汇报,提出需要改变策略,同国民党搞抗日统一战线。

中共中央一致同意王明的建议。

可以想得到,从那天起,毛泽东就把王明视为头号政敌了。

起先,一走上通往我们窑洞的那条小路,我就提心吊胆。只要跨出一米,就是无底深渊。现在,我已经习惯了,不在意了。

从我们窑洞步行到医院要一个多小时,至电台要不了一小时。

马海德现在是我的邻居了,我们一天碰到好几次。

1942年11月19日

康生,1899年出生在青岛一个小地主兼教员的家庭里。他中学毕业。

他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0年,在青岛大学预科学习。

1920年底至1923年,他在山东省诸城县农村教书。后入上海大学,同时在中共中央为党的领导人举办的补习班学习。

1926年起,他先后担任中共上海沪中区和闸北区区委书记。

1927年3月,国民革命军进入上海前夕,上海工人举行武装起义,康生领导了巷战。

1928年起,领导江苏省委的一个部,也是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的成员。

1930年至1931年,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

1931年中共中央四中全会上,被增选为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任中共中央委员会书记兼组织部部长,直到1933年。

1933年,康生出席了共产国际执委会全体会议。1935年,为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代表。

1933年至1937年,任中共常驻共产国际执委会的代表。

人们开始了解为什么毛泽东对陈云、徐向前、李先念和陈昌浩怀恨在心。他们目睹了毛在长征中具有什么样的“雄才大略”。

1942年11月24日

康生担任中国解放区情报局局长,这个局同时行使谍报和反谍报、司法、法院、检察以及新闻等部门的职能。到1941年,康生把总司令部的许多职权都揽了过去,使情报局变成了一个权力很大的机构。从某种程度上说,叶剑英领导的总司令部已经有名无实。

康生是党员干部和非党人员审查委员会的负责人。这个委员会的工作同整风运动搅在一起,完全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党员干部和非党人员审查委员会的委员们高岗、彭真和陈云完全受康的操纵和影响。

今天,我带着照相机在延安遛达。这个城镇的整个新区位于城墙与河流之间。这里有棚屋、小店、杂食铺子,乱糟糟的,真没法说。这些房屋都是利用旧城建筑物的残砖碎瓦盖起来的,这里到处散发着大蒜味、羊皮味以及杂食铺里或当街小摊上供应的各种汤味菜味。

我爬上山顶,看宝塔像一个个雅致的凉亭环绕着延安。十层的中心大塔从山谷的任何地方都很容易看见。它矗立在古老的延安已经多少世纪了啊!

我惦记着我的家。但我对玛丽亚是信得过的。我们都在苦水里泡大。她一定会把孩子照管得很好的。

我从莫斯科只带来薄薄的一卷普希金著作。当时再多就带不了。多尔马托夫因此也只带了果戈里选集,没带别的俄文书。尤任很崇拜克劳塞维茨,对他的书手不释卷。可是,就愉悦心灵来说,却只有翻阅破旧不堪的普希金和果戈里的书了。

光线太暗,看书看得两眼直发痛。但我不禁还要翻翻普希金的书,这里惟有它能使我想起祖国来。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延安日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16/1633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