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陈思敏:孟晚舟案 中共炒作民意论尽显尴尬

作者:

孟晚舟(右二)

8月18日,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引渡案最后一轮审理结束,裁决结果待定。同一天,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在官方微博发起联署活动,要求加拿大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孟晚舟”。

19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不到24小时的时间,已经有超过350万人连署了《环球时报》的这份公开信,华春莹并称:“这就是中国的民意。”

只是这民意乍看汹涌,但若参照下面两个数据,一是众多的签名入口,仅主办方环时微博“粉丝”显示超过3000万;二是连署达350万的同时,微博“一起连署要求加拿大释放孟晚舟”话题点阅量显示已是1.8亿,光这二者计数已超过2亿人次,然而实际签名不过350多万,且不说其中有多少政治操纵,有多少水分,有多少人真正了解案情,有多少人只是跟着官方调子进行政治表态,有多少人没有言论自由,单说这个数字,不能不说这个民意连基本盘的零头都够不到。

而截至20日凌晨6时,网上数据显示,连署人数突破960万。由于网页没有标明本次活动的结束时间,而且中国网络全面实名制,但“本次签名为匿名活动”,以及环时所谓防止灌票的去重设计也过于低阶,早先还有人反映网页连结点进去就显示“已签署”而质疑是自动签的。

姑且不论以上种种会让本次活动产生多少无效签名,这里假设网上联署结束时间是在孟案满千日的8月26日,并且按目前不变的联署速度,届时或逾6000万人签名。而众所周知,2019年孟晚舟被押一年后发表公开信以来,中国下至宣传口终端,上至外交系统,充斥着“14亿中国人是你最坚强的后盾”、“14亿同胞等你早日归来”等的高调声援,及至2020年,华为手机中国出货量在“爱国消费”驱动下仍高居第一为1.233亿台。也就是说,即使最终联署确实能达6000万人,但对比上述2个数据其实还是挺尴尬的。

不过,尴尬的还不在于联署人数多寡,而是在官方强力引导网络舆情的人云亦云声中,针对孟晚舟引渡案,还是可以发现在这次联署活动中网友“异议”比想像的多,且基本可归纳成两大类。

其一是既联署也质问的:《环球时报》是官媒,按官方价值观,孟晚舟是私企老板,官媒为一个资本家摇旗呐喊是什么道理?不仅把她塑造成“巾帼英雄”,发动国家机器去救她,甚至不惜杀两个加拿大人祭旗?官方对于孟晚舟被扣押的缘由一直含糊其辞,她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从诸如此类的网友留言中可知,他们平时应该会被认为是大小粉红,但不代表他们完全失去反思能力。

其二是明确不支持且不受洗脑:如果当事人不是孟晚舟,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国家和媒体会不会也这么关注、搞连署请愿?国内问题能不能连署?这种活动能不能发起?能不能连署华为向251员工道歉?能不能把那个虐杀宁波高校女学生的黑人外教抓起来判死刑?20多年的聂树斌冤案,你们连署了吗?今年8月重庆大学董姓女副教授举报领导后跳楼,你们连署了吗?敢不敢马上开放征集签名政府抢夺农民宅基地、把宅基地强划为耕地、侵占农民利益、强拆、截访、举报公权力却遭迫害等等?……诸如此类的讨论更能代表中国从前至今的真实民意。

不得不提的,在19日记者会上,华春莹除了展示《环球时报》的这份“民意”,还展示“悲情”。华春莹表示:“孟晚舟女士也有自己年迈的父亲,也有自己年幼的儿女。我不知道加方在讲要捍卫人权民主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孟晚舟女士的人权?有没有考虑到孟晚舟年幼孩儿的人权?有没有考虑到孟晚舟家人的人权?”

而华春莹这番话,容易让人就近想到两位中国公民。今年7月,唐吉田律师被限制出境,无法看望在日本留学的女儿重病住进了ICU,至今依然没有恢复意识。今年8月,律师高智晟冤狱出狱后被软禁失联已4年,被迫骨肉分离达13年,高律师妻子只有一个卑微的请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唐吉田律师长期为国内爱滋病受害者、三聚氰胺受害者、土地被非法征用的居民等弱势群体辩护。高智晟律师1996年开始执业,全国各地为弱势底层免费服务,2004年后多次上书中共高层,要求改变对法轮功群体的非法迫害,高智晟之名在百度搜索不到,却享誉国际。这里就借用网友的问话,华春莹能以同样慷慨激昂为两位中国律师的人权质问中共政府?

总之《环球时报》此番为孟晚舟联署的结果想必逃不开上一次的窘境,即上一次是发动中国民众连署,要求世卫组织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时间从7月17日至8月7日共20多天才有2千多万人签名,而这对动不动就说西方国家“与14亿中国人民作对”的党媒来说,尽显尴尬。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21/1635700.html

对比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