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失业率超2成,李克强真急了;揭底中共医保天真假象,有3大紧箍咒

亚马逊封杀中国卖家受波及电商升至数十万;中共仍想香港实施反制裁法;港股步入技术性熊市;中概股大跌没见底

中共总理李克强一年多来第三次提到吸纳就业人口。值得关注的是,习近平重点打击的外卖平台,这次成了李克强重点强调的吸纳就业的行业。

中国的医保究竟有多大的作用?奥运跳水冠军全红禅的母亲无法靠新农村医保治病,现在又传出医院不提供医保药,患者自费购买的怪事。知情者揭露医院不卖医保药的三个紧箍咒。

中共官方临时喊停“反外国制裁法”在港实施,港媒披露,中共另有所谋。

亚马逊封杀逾5万中国卖家,受波及电商恐升至30万。

中共近日推出的“个人信息法”重挫港股,截至20日已跌破25,000点,港股步入技术性熊市。

中概股持续暴跌,市值疯狂蒸发近1.5万亿美元,分析指仍未见底。


中国失业率有多严重?20%以上,李克强真急了三提吸纳就业

中共总理李克强近日在经济运行会上表示,中国就业形势依然严峻,须推动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发展,来吸纳就业人口。这是李克强一年多来第三次提到吸纳就业人口。

8月16日,李克强说,中共十四五发展计划(2021年到2025年)期间,就业压力依然很大,而主要的解决办法就是发展劳动密集型行业。

在一年前,中共国务院就提出了要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以便为进城的农民工就业提供机会。在今年7月的国务院会议上,李克强又提出要通过提供权益保障来帮助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先在劳动力密集的出行、外卖、即时配送行业展开试点。到8月16日,李再次强调保就业,发展劳动密集型行业。

去年7月28日,中共党媒新华网就发文说“重提劳动密集型产业绝非倒退”。文章说,劳动密集型产业对于吸纳劳动力就业起到了重要作用。

有研究显示,以每一单位固定资本吸纳的劳动力数量测算,劳动密集型轻工企业是资本密集型重工业企业的2.5倍,劳动密集型小企业则是大企业的10倍以上。虽然这些中小企业的工业产值不到全国总值的3成,却容纳了全国7成以上的工业就业人口,其中大部分都是农民工。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去年12月接受腾讯网专访时表示,中共统计局在2020年公布的失业率一直在6%上下,但是这个数据未统计非城镇户籍人口的失业。以他的学院在2020年6月底做的一个调查,中国的失业率高达15%,此外还有5%处于半失业状态。以中国7亿就业人口算,20%就有1亿多人失业。

作者“老蛮评论”的文章,文中提到,中共在统计失业率时,采用的基数中,将农村老年人口也计入了就业总人口中,这就大大降低了最后计算出来的失业率。

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乡村总人口数量为5.09亿人,按照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比18.7%估算,乡村60岁以上老年人口大约为9,533万人。而根据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部的最新公报,2020年的全国就业总人口为7.5亿人,减去9,533万的乡村老龄人口,实际就业总人口为6.55亿人,与8.11亿的适龄劳动人口相减,得出中国的失业人口约为1.56亿人,失业率高达20.7%。

中国医保,是个被国人长期误解的天真假象

前段时间有个新闻刷爆了朋友圈,讲的是江苏一位患者用了医保药,结果还要自费50万的事。

2019年,五十多岁的张爱林在无锡市人民医院进行了肺移植手术,2020年因为术后感染再次住院。

期间主治医生多次开出处方,说有一些药需要自费,让张爱林的家人直接去医院门诊大楼一层的药店购买。

比如日常用药中的一种特效抗生素锋卫灵,5毫升就要2200元。

两次住院,他们自费购药共花费了52万余元。

然而2020年3月,张爱林第二次住院时,他的儿子张培爽在无意中发现,他们花了这么多钱自费购买的药物,竟然全都在医保目录之内。

明明是医保目录内的药,为什么医生却要求自费购买呢?

带着这样的疑云,张培爽与医院多次交涉,但问题却得不到解决。

主治医生告诉他,这些药虽然在医保范围内,但医院没有引进,也无法引进,只能自费。

于是,他向江苏省卫健委举报了医院的行为。

在他交涉、举报后,医生更改了用药方案,停用了锋卫灵等药物,直到数日后张家人签下同意书,声明所有自费药都是自己主动自费的,用药才恢复。

而在此期间,张爱林的病情快速恶化,于2020年4月11日去世。

随后,张家人将医院告上了法庭。

这个悲剧的发生,并不只是个例。

报道该事件的医疗媒体“八点健闻”向多家医院医生和业内人士了解到,医保目录内的药物,医院里却没有,这样的情况相当常见,尤其是抗癌药、创新药等价格高昂动辄几千上万的药品,要求患者院外自费购买几乎成了许多医院的惯例。

最近几年,不少癌症、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经过谈判议价后进入了医保目录,对于患者来说,这本是大大的福利。但奇怪的是,很多药进入医保后,却在医院“消失”了。

在“八点健闻”的文章留言区,有网友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央视的《经济半小时》栏目2019年也曾报道过这样一件事:家住贵阳的王先生患有非小细胞肺癌,已经进入第四期,需要服用靶向药克唑替尼,该药当时已经纳入医保,但王先生的太太却跑遍了各家医院都买不到。克唑替尼一盒5万元,纳入医保后一盒5千元。

某抗癌网络论坛的一份调查显示,截止到2018年12月,500多位癌症患者中,有54.9%的人表示买不到医保抗癌药,甚至有53.4%的患者透露,医院明确表示不进医保抗癌药。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823/1636814.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