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脱口秀主持人:从阿富汗撤军 谁得益?

作者:
似乎每一代人都必须重新学习生活的基本法则,比如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坏人和很多坏的国家,只有对好国家的恐惧才能阻止他们征服其它国家。当今世界对好国家的恐惧比二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少。尤其是因为好的国家专注于自身的所谓邪恶,而不是对付世界上真正的邪恶。

2017年9月5日,为“坚决支持任务”部署的美国军人在前往阿富汗喀布尔的巴格拉姆机场的途中,乘坐直升机飞越喀布尔

领导者如何决定做什么?最合乎逻辑的答案是:从决策中“谁受益?”

如果某些政策最有利于你的国家,那么在道德范围内,你就应该去奉行。如果是你的敌人受益最大,你就应该避免。

我很想知道美国离开阿富汗的支持者——保守派或是自由派,对“谁是受益者”这个问题给出什么答案。

我可以说直到这一刻,我还没有从美国撤军的支持者那里,读到或听到任何有说服力的、有关美国如何受益的理由。

“二十年太长了”,或者类似的“我们必须结束这些无休止的战争”,这是最常提出的撤军论点,与美国的利益无关。这是一种感性的情绪,而不是理性的论点。

撤军已经在一天之内,让我们付出了自7年前——2014年6月以来的任何一天都多的、士兵们生命的代价。

2015年至2020年每年在阿富汗阵亡的美国军人分别为22人、9人、14人、14人、21人、11人。没有人可以认真地争辩说,我们离开阿富汗,是因为美军伤亡惨重。因此,美国没有从撤离阿富汗得到任何好处,但确实受到了伤害。

作为盟友和强大国家,美国声誉受到的损害不容易言过其实。但对北约造成的损害却比左翼主流媒体抨击前总统川普破坏北约、据称所造成的任何损害都要大。而总统拜登却不屑于同北约盟国磋商。

另一方面,“谁受益?”却有些非常明确的答案:中共、俄罗斯、伊朗、朝鲜、世界上每个伊斯兰恐怖组织以及所有其它反美的政权和运动。

本‧夏皮罗(Ben Shapiro)在《每日电讯》(Daily Wire)上,整理了一份近期西方面对暴君的弱点,以及相应的强化这些暴君的清单:

“西方去年面对中国的气势凌人,放弃了香港。”

“西方一直希望与伊朗毛拉政权(指阿富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塔利班)和解。”

“西方对俄罗斯的例行绥靖。”

“所有这些都表明西方以及西方领导人——美国,不愿意为地球上任何地方的盟友挺身而出。”

“阿富汗只是最新的,也是迄今为止最令人震惊的放弃美国盟友的例子……”

“中国共产党的喉舌《环球时报》得意地高笑,‘从阿富汗发生的事情来看,那些台湾人应该明白,一旦海峡爆发战争,岛上的防御将在数小时内崩溃,而美军也不会来帮忙。.结果是(台湾)很快就会投降。’

“的确,鉴于拜登政府提供的窗口期,如果中国在未来几年内不对台湾采取某种行动,那将是有些意外……

“外交政策忌讳真空,而美国现在已经创造了真空。这意味着昔日的美国盟国将开始与俄罗斯和中共等暗通款曲,认为美国的承诺毫无意义。显然,他们有理由这样怀疑。”

美国人对军队观念的影响构成了撤离阿富汗所付出的另一个可怕的代价。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军队更关心打击美国的白人至上和军队中的跨性别恐惧症,而不是为地球上的自由至上而战。这是新的情形。这将对美国和军队产生毁灭性的影响。一个明显的后果是:谁会想加入一个觉醒的军队?(也许这就是目标。)

似乎每一代人都必须重新学习生活的基本法则,比如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坏人和很多坏的国家,只有对好国家的恐惧才能阻止他们征服其它国家。

当今世界对好国家的恐惧比二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少。尤其是因为好的国家专注于自身的所谓邪恶,而不是对付世界上真正的邪恶。

作者简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美国保守派电台脱口秀主持人和专栏作家,也是普拉格大学的创始人。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原文:Cui Bono? Who Benefits From the Afghanistan Withdrawa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06/1643108.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