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供应链吃紧 先是汽车现在又轮到它们

世界各地各类商品制造商仍在设法应对一场物流危机,家具业是最新受到波及的产业,就连宜家这种巨头都不能幸免。

菲利普?莫罗(Phillipe Moreau)不得不挖空心思维持生产线的运转,今年早些时候,由于木材、树脂和钢材短缺,在他执掌的家具制造企业Temahome,商品目录上总共600种产品中足有半数缺货。

“我们随机应变。”这家生产木制桌椅、橱柜和电视柜的法国家具厂的首席执行官表示,“如果黑色木板没有了,我们就改用橡木板或者白色木板。”

在全球范围内,各类商品——从碗柜到汽车或电脑——的制造商仍在设法应对一场物流危机,这已经扰乱了关键投入品的供应,威胁了疫情后经济反弹,而且推高了通胀。

再加上经济重启带来的消费需求上升,这种紧缺局面在欧洲导致通胀达到十年来的新高——这一因素可能令欧洲央行(ECB)本周开始缩减其1.85万亿欧元的疫情刺激计划。

家具业是最新感受到供应链紧张的产业,这体现了更广泛的问题。即使宜家(Ikea)这样的大型企业都受到了影响。这家瑞典组装家具制造商已表示,“无法预测”供应何时恢复正常,原因是包括英国卡车司机紧缺在内的“多种问题的完美风暴”。

宜家全球供应经理亨里克?埃尔姆(Henrik Elm)谈到供应链中断时表示:“我们没有天真到认为它在几周或几月后就能结束。”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的一项季度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欧盟家具制造商表示受到供应短缺的影响,这一数据创下了纪录。在全球层面上,恶劣天气和主要亚洲港口的疫情封锁措施导致航运成本高昂和交付延迟,这是关键症结所在。

Temahome首席执行官莫罗也是法国家具行业组织的负责人,他表示,运输就像一场“噩梦”,就连“从亚洲运来螺丝钉或小零件都需要3个月”。“我们在6月和7月有16个集装箱运往美国,而它们到8月底都还没抵达。到美国的交货期是以前的两倍。”

运输成本已经飙升。根据数据提供商的Freightos的数据,中国和欧洲之间的运费几乎是去年8月的7倍。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宜家表示一部分货物将改走铁路。这家公司补充说:“我们将利用从中国到欧洲的铁路运输来腾出集装箱,以便向美国运送更多货物。”

与此同时,在美国,通常由卡车途径南部各州运输的木材供应因上周飓风“艾达”(Ida)袭击墨西哥湾沿岸而中断。

尽管如此,全球木材价格已较5月份的创纪录高点下跌一半,但仍高于疫情前水平。其他行业就没这么幸运了。

欧盟(EU)近一半的橡胶、机械和电脑生产商,以及大部分电子设备制造商均报告供应短缺。近60%的汽车制造商仍受到供应短缺的影响。

在德国,汽车产量较新冠疫情前减少30%。大众汽车(Volkswagen)计划增加班次以处理积压的订单。但亚洲由Delta新冠变种引发的新一轮疫情,导致当地一些港口和半导体制造工厂关闭,阻碍了该计划的实施。这是整个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生产汽车制动系统的意大利企业Brembo Group的执行副总裁马泰奥?蒂拉博斯基(Matteo Tiraboschi)说:“如果你需要接收来自亚洲的货物,就很难找到集装箱,这显然造成了困难。”但Brembo Group可以在当地采购一些材料,令其“处于相当有利的地位”。

其他公司正在艰难地想要满足需求。德国工商大会(DIHK)对德国企业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83%的企业报告8月份原材料、中间品和制成品价格上涨或交货出现问题。

这产生了更广泛的经济影响。Temahome在全球逾45个国家销售产品,像这样的公司缺少投入品,已经影响到了出口,进而拖累欧元区的经济增长。

与此同时,订单和产出之间的差距——根据IHS Markit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这一差距于8月达到创纪录水平——增加了通胀压力。

7月份,欧元区生产者价格指数(PPI)折合成年率上涨12%,为2001年有纪录以来的最快增速,而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则在8月份达到3%的十年高点。

这种中断何时能够得以解决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而且各行各业的情况也不尽相同。

大众认为,一直到今年第三季度,电脑芯片供应“仍将非常不稳定和紧张”。

信用保险公司裕利安怡(Euler Hermes)的宏观经济研究主管安娜?博阿特(Ana Boata)则认为,在2023年以前不会全面恢复正常,这是十年来海运业投资不足的结果。马士基码头公司(APM Terminals)首席执行官应墨诚(Morten Engelstoft)也警告称,需求激增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并暗示称只有消费放缓航运企业才能跟上需求。

还有些人则更加乐观。意大利钢铁制造商Arvedi的创始人兼总裁乔瓦尼?阿尔韦迪(Giovanni Arvedi)表示,钢铁市场“年初火爆了一阵……但(随着关闭的高炉重新启动)现在已不再是这种情况”。

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贝尔特?科莱恩(Bert Colijn)表示,一般的乐观看法是,在西方经济体需求回升的过程中,人力和投入品短缺将会逐渐缓解,这样导致的复苏“只是会更为分散……跨越好几个季度,而不是总体上较为虚弱的复苏”。

这种观点似乎在周二得到了印证,官方数据显示,尽管供应出现瓶颈,但7月份德国工厂产出出现四个月来首次增长。

更悲观的看法是,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这一点也从数据中得到支持——德国欧洲经济研究中心(ZEW)周二发布了一份悲观的商业调查报告。

“全球供应链和新冠疫情防控形势会如何发展仍然存在不确定性,特别是在中国、欧洲和美国。”德国机床和激光技术企业通快(Trumpf)的发言人安德烈亚斯?莫勒(Andreas M?ller)表示,“这两个因素是我们在全球范围内经营业务的软肋。”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FT中文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09/1644488.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