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分析:几内亚政变 中共多方面受冲击

非洲国家几内亚爆发军事政变,总统孔戴(Alpha Conde)遭到拘捕。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周三(9月8日)暂停了几内亚的成员资格,但尚未对几内亚采取经济制裁。专家分析,孔戴与中共关系甚深,这场政变将从经济、政治多个层面冲击中共在西非的布局。

几内亚近期发生军事政变,西非国家联盟尚未承认新政权。图为9月6日,首都科纳克里街头对政变表示欢迎的群众。

非洲国家几内亚爆发军事政变,总统孔戴(Alpha Conde)遭到拘捕。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周三(9月8日)暂停了几内亚的成员资格,但尚未对几内亚采取经济制裁。专家分析,孔戴与中共关系甚深,这场政变将从经济、政治多个层面冲击中共在西非的布局。

路透社报导,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15个成员国领导人,要求几内亚恢复宪法秩序并立即释放孔戴。而政变领导人、几内亚陆军上校马马迪·杜姆布亚(Mamady Doumbouya)已承诺建立一个统一的过渡政府,但尚无具体时程。目前,首都科纳克里(Conakry)街头生活似乎已经恢复正常,一些军事检查站被拆除。

几内亚发生政变,导致国际铝价大幅上涨,一度创下10年新高,在政府军承诺采矿不受阻碍后,市场逐渐缓解政变可能影响铝土矿生产出口的担忧。

中国铝土矿近一半以上仰赖外国进口,其中主要进口国为几内亚,目前,在几内亚开采洽谈的中资公司就有14家;而中国对于铁矿进口的依赖度高达80%,总进口量超过10亿吨,其中60%来自澳洲,20%来自巴西。中澳两国开始交恶后,中共一直在寻求摆脱对澳铁矿石的依赖,其中一大布局,就是几内亚的铁矿项目。

对于几内亚的政变,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6日表明,中方反对政变夺权,呼吁立即释放孔戴总统。

政治冲击或将大于经济层面

法新社报导,自孔戴2010年11月7日上台后,中共和几内亚的经济合作从未如此密切。伦敦大学研究员约翰斯顿说,中国积极寻求几内亚的铁矿资源,目的是减少对澳洲矿产资源的依赖。

BBC报导,在孔戴总统任内,几内亚成为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重要盟友,也是重要的“铝铁盟友”。现在几内亚突发政变,为中国在当地的矿产项目前景添加变数。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几内亚政变对中共的冲击,在政治层面的冲击,恐怕会大过于经济层面。从2019年10月中几建交六十周年,习近平与孔戴互致贺电,互动热络的程度,可以看出双方的关系。

几内亚拥有全球储量最大、品位高、尚未开发的铁矿——西芒杜项目(Simandou),该矿场北段几经易手,最后在2019年11月由新加坡、中国、几内亚4家企业合组联盟,以140亿美元投资取得西芒杜北段两个区块的矿权,中方占比近3/4,居主导地位。

李林一说,在孔戴任内,中共获得最大比例的采矿权,可以看出孔戴和中共的关系密切,“如今他因政变下台,对于中共来说是一大打击,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西芒杜南段矿权,澳洲力拓集团在1997年时就拥有45.05%的股份,中铝集团、中国宝武为首的中方联合体持股39.95%,几内亚政府持15%股份。

几内亚矿石产量丰富,图为首都科纳克里附近的铝矿港口。

政变为中共投资投下不确定性

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表示,中共对于非洲进行长期的布局、经济扩张,重要的目的是瞄准矿产、资源和能源,包括兴建铁路,联合国际资金投入开发。

今年6月16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大篇幅宣传“由中企承建的达圣铁路建成通车”,这条由几内亚的达比隆港直通矿区的专用铁路,加上矿区其它设施的兴建,预计西芒杜北部矿区将于2025年投产。孔戴也在通车仪式上致辞。

王赫说,“这次军事政变后,可以看出,中共对非洲进行新殖民主义根基并不深,渗透的渠道、势力和影响力还是非常有限,像几内亚发生这种政治动荡,对中共既有投资和整体战略布局来说,形成了重大冲击,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

李林一分析,包括英澳力拓、美国铝业、德资企业等西方多国势力都在几内亚具有不同的利益,接下来和政府军重新谈判的过程中,西方很可能因为和中共的关系不佳,要求加大矿产的持有份额,促使中共原先占有的份额减少。

“政变之后,在未来矿产的所有权上,可能西方的话语权会更强一些,因为,他们都知道,中共企图通过把持矿场资源,起到遏制西方的作用。过去在电动车、光伏领域,中共在全球大举搜购关键矿物和原材料,已经引发关注。”

他说,中共这次第一时间跳出来谴责几内亚政变,违反它过去在外交上一贯宣称的“不干涉它国内政”,就是因为它晓得自己过去大量的投资、以及份额,未来可能会出现问题。

中共“一带一路”充满风险

几内亚政变是西非地区自2020年8月以来第四次发生政变。此前,马里已发生了两次政变,尼日也有一次未遂的政变。

“由于整个非洲政局的复杂性,中共过去的投资,很多都已经失败了。这次几内亚的兵变,对中共来说,又是一记沉重的打击!”王赫说,中共虽然是全球铁矿石的最大买主,但是它并没有议价权,近年来,它一直想实施资源多元化战略,希望拓展多方面的进口来源,但是进展不如预期。

他说,“中共想降低对澳洲的经济依赖,在战略上,进一步打击澳洲,但是现在看来基本上是破产了,至少短时间,这个计划可能要生变了。”

王赫认为,中共整个“一带一路”实施的计划和推进过程中,各种风险非常大,各个国家的政局的稳定性,不是中共所能完全操控的,这也是该计划推行中,一个致命性的弱点,“从这角度来看,中共可能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跳进去了。”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岑心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09/1644571.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