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突然有人怀念邓小平

最近貌似出现了一小波“抬邓”的思潮,一段1978年邓小平出访日本,参观松下公司的黑白录像出现刷屏。当时的日本刚刚实现经济腾飞,人均GDP已迫近1万美元,高楼大厦遍地,小轿车随处可见。为了加速现代化进程,引进外资无疑是捷径,于是邓邀请日本商会帮助建设中国。说道:请松下老先生和在座诸位帮忙。

松下幸之助那会儿已经80多岁,看着倒很精神,回答地也很真挚,说:无论如何,我们都将全力相助。那次对话,也被当年媒体解读为君子之约。

日本呢,也确实言而有信,随后这几十年来,成为对华援助最多的国家,累计援华金额在2500亿人民币之上。其中除了现金援助外,还不乏像北京首都机场,中日友好医院,武汉长江二桥,京泰铁路的电气化改造等等项目。即便是砸日本车最疯狂的那些年,也没停过。很多人总说弱国无外交,那真的是对人类文明和现今国际秩序最大的污蔑和扭曲。

除了金援和工程项目,对中国帮助最大的,还是像日本家电,汽车,机械设备等一系列日资企业的入驻。既提供了就业岗位,又带来了先进技术,还创造了外汇收入,也让咱们这个自行车上的王国,在短时间内便获得了与国际同步的现代化商品。前前后后算起来,真不知赢了几遍。

所以,外资到底有多重要,真不用我细说了。再回头想想改开之前的中国,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状态。湖南人民出版社曾出版过相关著作,里头记载着1978年的中国,有多达2亿的人每天收入不足2毛钱,2.71亿人每天收入1.64毛钱,另外还有1.9亿人和1.2亿人,每天收入是0.14和0.11毛的收入。

你能想象那种穷吗?新华社的记者曾到农村做过实地考察,一家三口挤一张木板床,床的对面拴着一只山羊;90岁的老太一个冬天都躺在床上,因为没有衣服不敢下床;饭后不让洗碗,因为饿的时候还可以闻一闻碗里的饭香……

我至今记得90年代那会儿有次进城,遇见一个乞讨的小孩,掏了一枚硬币给她,结果周边立马一堆小孩围了上来,吓得我转身就跑。

中国这几十年发展真的来之不易,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究竟是怎么来的。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仰仗境外企业的资本输入和随之带来的技术革命。所谓的改革开放,通俗的讲,就是打开市场,然后改良营商环境,再以法律的形式确保财产安全。而真正在推动时代进步的,还是那些主导商品生产和销售,以及更新换代的企业。最终也是这些企业改变了我们劳动和娱乐等生活方式。

张绍忠曾在电视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这些年我们受了多少窝囊气,才有了今天。这种煽动民族情绪的表演真的极度猥琐,请问我们受的窝囊气是哪些?是谁不让开放市场?是谁破坏营商环境?是谁不确保企业和老百姓的财产安全?还是外资的大举入驻,和美国每年的数千亿美元顺差,阻碍了我们的发展?

这种煽动种族仇恨的内容很多,抖音上,公号里,各种媒体平台,网站,到处都是。大连的日本风情街,就是在这些人的煽动下暂停营业的。他们不会告诉你日本有三大唐人街,横滨有一处,长崎有一处,神户有一处。也不会告诉你俄国人侵占分割了中国3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东北制造的大屠杀和一系列惨案。因为他们知道煽动仇日仇欧美才符合某些人的口味。

巧合的是,大连日本风情街关闭没多久,东芝在大连运营30年的工厂宣布关闭,并将于12月底关闭在中国的33家工厂和研发机构,把产能转移至越南和日本。目前不能确定日本风情街引起的种族冲突,跟东芝的撤离是否只是时间的吻合,但民粹主义确实容易让全球化倒退,让企业望而却步。

民粹分子大多是指那些对世界的运行规则,价值逻辑,以及人文哲学缺乏认知的群体,容易被煽动,无法控制情绪,然后就像哥斯拉闯入闹市区一样,对着高楼大厦横冲直撞。

这不,宁波的三星重工也要撤了,当年喊的三星滚出中国,终于一步步实现,继手机业务之后,造船业务也撤出中国了。结果3000多名工人下岗,拉起横幅试图挽留。称“三星是我家,我要工作,我要养家糊口。”

如果不知道外资的待遇情况,看看特斯拉的招聘广告就明白这些三星工人为什么不顾体面,如此积极挽留三星。

 alt=

基础工资加津贴绩效,综合收入税前年薪11~12万,外加六险二金,不仅社保内医疗费用100%报销,还覆盖了员工配偶及子女。等等……前段时间也有不少人喊着要特斯拉滚出中国,刚不久还有一个醉酒男,一边猛锤特斯拉引擎盖,一边怒骂欺负中国。如果这福利待遇算欺负,那无偿加班,996,34岁下岗,大病自我了断,还真都是福报了。

一个人的认知,并不一定与他的财富相匹配,但是一个群体的认知,绝对与他们的总体待遇相匹配。那些在上海机场排队花10万买机票去美国的人,与那些醉酒在街头砸特斯拉的肯定不是同一类人。

这是非常残酷的现实,生活中失意的人是很难尝试去爱这个世界的,他们无法学会宽容和博爱,而仇恨却恰恰宣泄他们的内心的不满。要知道,在改革开放前那个全民赤贫的年代,恰恰是我们集体歇斯底里仇恨美日英法集团的时刻,每个人都无法避免仇恨。

贫穷就像是火药桶,每个阴谋家都试图将它导向自己的敌人,以确保自己的彻底安全。而我却说,贫穷本身才是终极的敌人,只有消灭了贫穷,那么所有人都将得到安全。或许这也是人们怀念邓时期的原因,只有将改革和开放进行到底,才是中国的出路。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玉壶青衫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4/1646686.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