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标普下调房企花样年评级至负面

花样年8月14日公布2014中期业绩。(余钢/大纪元

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9月14日将大陆房地产开发商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花样年)的展望由“稳定”降至“负面”。在此之前,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和穆迪已经下调了花样年展望为“负面”。

香港《信报》9月15日的消息显示,标普确认花样年信用评级及已发行美元优先债券的长期发行评级为“B”。

标普解释说花样年降低成本和资产出售计划使其业务需要的资源被移走,预计公司营运稳定性将受考验,应对庞大的离岸债券到期面临不确定性。

另外,花样年在未来几年将有大量债券到期,如果花样年没有及时采取行动,花样年流动性不足以应对到期债务,届时可能会被下调评级。

近来,花样年频频被媒体关注,原因一方面该公司发行的债券被花旗及瑞信的私人银行部门停止接受其作为抵押品,即相关客户不能以花样年的债券取得抵押贷款,花旗和瑞信银行对花样年的票据给予“0”贷款价值。

另外,花样年是中国知名建商,由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在1996年创办,2009年上市,主要在深圳、成都等地开发房地产项目,曾宝宝一直是执行董事和大股东。

评论人士章天亮在其YouTube自媒体节目中对此表示,这件事显示曾庆红在大陆已经失去了权势,如果曾庆红的影响还在,曾宝宝在大陆贷款会很容易,现在连贷款都贷不出来了,而且还有债券作抵押,显示曾庆红大势已去。

在标普下调花样年评级至负面之前,另外两家国际评级机构也下调了对花样年的评级。

今年7月16日,穆迪将花样年的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为“负面”同时,穆迪还确认了花样年控股“B2”企业家族评级,以及“B3”高级无抵押评级。

穆迪副总裁兼高级分析师Celine Yang对此表示:“鉴于花样年控股严重依赖海外债务融资,该公司将在信贷紧缩和海外资本市场动荡的情况下面临更高的再融资不确定性。”

惠誉7月7日也将花样年的评级展望自稳定调整至负面,并确认其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B+。惠誉同时确认花样年的高级无抵押评级以及该公司未偿付债券的评级为B+,回收率评级为RR4。

评级展望下调的主要原因在于花样年的杠杆率(以净债务与调整后库存的比率衡量)上升,触发了惠誉采取负面评级行动的杠杆率阈值(50%),且该公司隐含现金回款率下降,而花样年控股严重依赖海外债务融资,公司将在信贷紧缩和海外资本市场动荡的情况下面临更高的再融资不确定性。

乐居财经6月22日的消息显示,花样年12只存续美元债总发行金额为41.2亿美元,平均票息为10.71%。其中,票息最高的一笔达15%,为2018年12月发行的3亿美元票据,还有半年即将到期;发行利率最低的一笔也接近7%。平均到期收益率达15.373%。

目前,花样年未偿还的海外存续债金额总计40亿美元,平均到期年限为1.52年,其中有4笔将于年内到期,未偿还金额11.5亿。

此外,截至6月22日,花样年还有5只人民币存续债券,发行额总计65.73亿元,平均票面利率7.7%。其中,除去将于半年后到期的“18花样年”已偿还5000万,存续债券余额为65.22亿元。

《华尔街日报》9月14日的消息显示,花样年控股和广州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多只2023年和2024年到期的美元债券已跌至面值的60%以下,推动其中大部分债券的收益率升破40%。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记者刘毅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6/1647283.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