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陈思敏:北京科兴国产疫苗背后资本水深

作者:
潘爱华在科兴股权旁落之前,2019年已先搞垮北大未名集团。至此,北大方正集团与北大未名集团,中国顶级学府北京大学的这两大产业均告破产。值得一提的是,潘爱华和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均毕业于北大,并可能存在交集。如有陆媒证券周刊曾引述内部知情人披露:“潘曾在饭桌上讲过,肖建华刚毕业时还做过他的秘书。”

图为中国的科兴疫苗

A股上市公司“未名医药”9月14日公告称,控股股东“未名集团”约1.43亿股份被法院冻结及轮候冻结(通俗说即其他法院也在轮流等候查封股权)。未名集团(全称: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公司)是北京大学三大产业集团之一,也是国产疫苗厂商北京科兴(全称:北京科兴生物制品公司)两大股东之一。

目前北京科兴第一大股东即控股股东,为美国上市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科兴控股,美股代码:SVA)通过一级全资子公司“科兴控股(香港)”持股约73%。

科兴控股据称是中国目前唯一一家在美上市的疫苗企业,2004年先在美国证券交易所(AMEX)挂牌交易,2009年后在纳斯达克全球市场挂牌交易。自2019年2月起至今,科兴控股股票已被暂停在纳斯达克交易。换言之,包括美国散户股民在内的小股东、一般投资人现在都无法享受这次科兴疫苗可能带来股价上涨的利益。

再从股权结构这一点来说,国产科兴疫苗显非100%中资企业所生产,北大未名集团(通过控股子公司未名医药旗下的未名生物)占比不到三成,美国上市的科兴控股约七成。

根据历年报导等公开信息,北大未名系实控人潘爱华、科兴控股董事长、总裁兼CEO尹卫东,曾经亲如一家的潘尹二人在2017年后因科兴控股(SVA)私有化反目成仇,并持续多年股权争夺战。

科兴控股主体是早在1999年3月成立的北京科兴,当时是由深圳科兴(北大未名集团控股子公司,时任总经理潘爱华)、唐山怡安(尹卫东创办)、新加坡华鼎共同出资。由此可知,北京科兴成立之初就是中外合资。还有值得注意的,新加坡华鼎据相关简介显示,与中共有关机构合作密切,如被国家外国专家局(外专局)指定承办中国境外培训专案。

科兴控股总部位于北京,但1999年时却是在安提瓜及巴布达注册成立。显然,那时候就知道游走灰色地带采用VIE架构的方式,从而实现境外上市,由此获得境外资本的投资是其次,主要是利用VIE架构进行利润、尤其是资金的转移。

科兴控股上市后至2018年时的四大股东结构,除了第二大股东赛富基金(SAIF Partners IV隶属日本软银)持股19.07%,其余为中资或夹杂中资,个人股东也是当时第三大股东尹卫东持股11.17%,第四大股东散户总共持股47.76%,这包含的有当时北京科兴其他全部小股东集中合并股份并成立持股平台(中维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是持股22%“强新资本”(1Globe Capital LLC,美日港大型国际投资机构出资),背后的掌舵人李嘉强,值得注意,强新资本历史股东之一曾有北京市政府,通过中关村发展集团出资。

科兴控股的VIE架构搭建,按惯例把最后一层设置在香港公司──科兴控股(香港)间接持有北京科兴股份,以及后来由北京科兴研发部门脱胎出来的“科兴中维”。

2020年3月,尹卫东重回北京科兴董事会担任北京科兴总经理,潘爱华只保留了北京科兴董事长职位。此外,在中共科技部新冠疫苗临床实验专案的审批公告中,明确写有“申办方:科兴中维”,北京科兴是“合同研究组织”。潘尹二人围绕北京科兴的股权之争算是胜负暂定。

潘爱华在科兴股权旁落之前,2019年已先搞垮北大未名集团。至此,北大方正集团与北大未名集团,中国顶级学府北京大学的这两大产业均告破产。值得一提的是,潘爱华和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均毕业于北大,并可能存在交集。如有陆媒证券周刊曾引述内部知情人披露:“潘曾在饭桌上讲过,肖建华刚毕业时还做过他的秘书。”公开信息也显示,北大生物城由未名集团开发建设(北京科兴办公室也位于北大生物城),而肖建华曾在1992~1994年时,任北大生物城筹备小组办公室主任。

至于目前科兴系前台掌门人尹卫东,有一则广为人知的新闻事件:他曾在2019年辞任北京市政协常委,原因被指卷入食药监总局尹红章贿赂案。

如今尹卫东控制的科兴系成了金鸡母,如科兴中维,股权结构显示,尹卫东担任法定代理人的科兴控股(香港)持有59.24%股份。

另外,在2020年也就是科兴疫苗投产前才及时入股的有二家。一是,科鼎投资(香港)持股12.69%,实控人尹卫东,“科鼎”之名被指有讲究,科是科兴,鼎被指鼎晖,其前身是中国国际金融(中金公司)直接投资部。

二是,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生物制药(通过香港俊领资本)持股15.03%,以及中国生物现任董事会主席谢其润个人持股0.35%。中国生物创办人泰国首富正大集团第一代,谢其润是正大集团第四代。

外界应该不陌生,正大集团2012年“蛇吞像”买平安人寿,《财新传媒》曾以“谁买平安?”为文,首次曝光肖建华与正大集团的深化关系、肖建华才是出资大户的内幕。及至2017年肖建华被抓后,从此人间蒸发,他辖下所有的资产陆续被接管、冻结,众资本大鳄避之惟恐不及,据报导,只有正大集团出面打收购,如华夏人寿股权一案,但后来被北京有关当局挡下。

海内外众所周知,肖建华明天系万亿资产的堆砌,涉及了中共太子党、权贵家族,层级最高的莫过江派大佬曾庆红。如台湾媒体关于台湾保险史上最大并购案系列报导指出,肖建华当年跨海收购台湾南山人寿时曾向谈判对手表示,他后面的大靠山是曾庆红。

总之,科兴国产疫苗生厂商的股权架构是中外合资,这没有什么值得惊奇,比较令人惊奇的,是2020年那些堪称“精准突击”入股科兴中维的特定人,按常识或经验,因此受益的人肯定不只账面上区区几名股东。他们是为谁在作嫁?谁又在他们后面“闷声发大财”?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21/1649596.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