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思想坦克:孟晚舟引渡案,为何虎头蛇尾?

长期来看,中共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法治的门面都不要的行事风格会使全世界有更多国家对其产生疑惧,被中国的市场潜力吸引的外国企业也需要评估进入中国市场的额外政治风险,这些后遗症会远远超过短暂的外交胜利,不过在拜登政府领悟到一厢情愿地想靠大国竞争下的交往对话这种方法并无法改变中共靠耍流氓遂行己意的模式之前,还不知道有多少政府和普通百姓会沦为受害者。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华为前财务长孟晚舟在9月24日获得美国司法部给予缓起诉、取消引渡要求后,马上被加拿大法院释放并搭上专机回国,受到英雄式的欢迎,也结束了三年困居在加拿大豪宅中等待加拿大法庭对引渡案作最后宣判的日子。虽然很明显地美国司法部的动作是出于拜登政府回应习近平要求释放孟晚舟而做出的妥协,而非单纯的法律行为。但这个案件本身、还有最后的缓起诉安排都还有各种讨论的空间,而且基于对案情始末还有最后的妥协内容的做更详细的厘清才能进一步断定这场结合了政治、经济、法律之国际大戏中的美、加、中三方各自的得失究竟为何。

孟晚舟获释原因

到目前为止大部分对此案突然闪电落幕的解读都是美国因为:一,想和缓和中共的紧张关系,为拜习高峰会铺路;二,让两个加拿大的Michaels,也就是中共人质外交的受害者能获释;三,即使成功引渡孟晚舟,也不一定能在美国法庭上将她定罪。所以最后选择了让司法部改采缓起诉的安排让孟晚舟回国。

此外很多分析也指出从中共和美加两边完全不同的处理方式,再度凸显了中共是让法律屈从于政治目的,而且振振有词的主张此事件是美国刻意以法律为手段打压中共科技力量的崛起。虽然对内很讽刺的,中共官方在大肆庆祝孟光荣归国的同时也刻意隐瞒、淡化两位加拿大人也同时被释放的消息,但对于民间充满强烈爱国主义情绪,点出人质外交终于让美国屈服的广为散播网络文章也没有删除。

相对的,加拿大始终坚守法律应有的程序来处理孟的引渡案,完全没有考虑通过政治谈判来争取两位被莫须有罪名关押、大部分中共法律明文规定的权益都被剥夺的受害者。至于美国方面虽然最后寻求了政治解决这个美中关系中棘手的问题,但也是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找到了具体执行的方式而不是透过纯粹的政治谈判:孟晚舟是签署了一份五页的声明承认在起诉书中对她欺瞒汇丰银行行为的描述属实来交换缓起诉。

因此,这事件再度显现了中共政治体系威权、高压的本质也让待在中共国境内的外国商人和学者会因为又有中共重视的人在国外被捕而沦为下一波人质外交受害者的风险大增,这对中共的国际形象和商业、学术文化交流的吸引力都是不小的打击。

是为了拜习峰会铺路

上述的这些结论虽然大体正确但遗漏了一些可以进一步分析讨论的关键点。首先很少分析指出习近平势必在美国时间9月9日和拜登的通话中要求此事尽速解决,不然加拿大法院将在10月对此案进行最后宣判,而从美国提出的证据来看,是相当充分足以让法官判定孟晚舟要被引渡到美国去接受正式审判。如果上了手铐的孟被警察戒护送上飞机的画面届时传遍全世界,习近平也更不可能答应他原本意愿就不高的拜习峰会,因此这个障碍务必迅速解决。

而且美方拥有的证据不但足以说服加拿大法官同意引渡孟,在美国的法庭上这个案子胜诉的机会也很大,而不像某些分析认为的难以确定,甚至还有旅美台湾政治学者认为找不到证据。在2019年1月28日由美国代理司长Matthew G. Whitaker、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和国土安全部长Kirstjen Nielsen三人联合公布的华为23项罪名中,孟晚舟、华为技术公司和华为设备美国公司就是其中13项的被告。孟被控的罪名有银行诈欺、电信诈欺、串谋银行和电信诈欺。串谋妨碍司法。

这些控告孟和华为的罪名都是有具体的事证,包括孟离开加拿大前承认她在2013年和香港汇丰简报时,简报资料中明确否认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禁令的Skycom公司是华为控制的公司,只是华为在伊朗的当地生意伙伴而已,孟当时还说华为遵守美国的制裁,不会使用汇丰进行任何与伊朗的交易。然而在美国司法部交给加拿大的法庭文件清楚指出华为虽然表面上在2007就出清了持有Skycom的股份,但收购华为股份的买家只是一家华为自己成立、注册在毛里求斯的空壳公司Canicula Holding Ltd.,还是华为自己贷款给这家公司,让它收购Skycom。

但案情最关键的部分这次却被所有孟获释的相关讨论所遗漏:Skycom公司在2010年销售美国惠普生产的设备给伊朗的电信公司,并将收到的货款汇出伊朗后由汇丰处理,这些商业行为明显违反了美国的制裁法令。因此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共专家Scott Kennedy在分析孟晚舟事件时认为美国法院究竟在这个牵涉到一家中共公司和英国银行在中东国家进行交易的案件中有无管辖的资格(standing)还有待讨论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另外一个被忽略的细节是起诉书提到,当华为及其分支机构注意到美国开始调查此违反伊朗制裁案后,将其伊朗业务的证人转移到中国,超出美国当局的管辖范围,并隐藏或毁坏留在美国的相关证据,这涉嫌干扰“司法公正”。这段叙述也证明了美国当然对此案有管辖的权利。

更耐人寻味的是,美国交给加拿大法院的文件也提到美国检方在2017年4月传唤了华为在美国的一家子公司,华为就此得知美国正对此案进行调查。而孟晚舟在2018年12月1号在加拿大机场被逮捕后,其出入境美国的纪录也很快曝光,她从2014年6月到2017年3月间,33次出入美国纽约、波士顿等地。也就是说孟知道美国对此展开调查后,就再也不敢入境美国,只是没有料到连前往和美国有引渡协议的国家就马上被美国通报加拿大逮捕。

而在2017年3月川普政府才刚上任不久,当时还是采取希望透过友好协商和中共解决不公平贸易和朝鲜核武等问题,绝不可能超前部署想罗织孟晚舟的罪名来为美中的科技战增加筹码,因此本案会添上政治色彩,并被孟在加拿大的辩护律师拿来当论点是因为孟被捕是发生在美中贸易、科技战开打后,一心想逼中共在贸易上让步的川普说出了孟的案件也许可以纳入谈判以及到底美国司法部决定请加拿大帮忙逮人时,是自主的法律判断还是有来自更高层的指示。

逮捕孟晚舟是美国司法部自主决定

从《华盛顿邮报》记者Josh Rogin详述川普政府中共政策的专著《天下大乱》中的描述来看,这是司法部自主的决定,在逮捕的前一天有告知国家安全会议,但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波顿决定不要告诉川普,因为波顿觉得他只是被“简单告知”,要等了解“所有事实”才去麻烦总统。结果当这个大新闻公诸于世时,川普和习近平正在进行G20峰会的场外美中峰会晚宴。晚宴后才知道此消息的川普对于没被第一时间告知非常生气。

从这段叙述中可以知道,如果波顿所言属实,那么这是美国司法部的自主决定,不过Josh Rogin也提醒读者,虽然证据充足,因为公司的行为而以刑事罪名逮捕孟晚舟这种层级的中共企业高管是史无前例的,也必然会升高冲突,在外交和政治上都会有后果,尤其是美中两国领袖正要举行高峰会。

所以纯就法律面来看,美国司法部很可能是因为开启调查后,想要传唤孟但却发现她从此选择不再入境美国才出此下策,但在这个时间点进行这种会让中共这种独裁政权颜面尽失的大动作注定让此案染上高度政治性,失去依法处理的空间,所以即使是川普政府也曾考虑过和孟晚舟进行认罪协商,她认罪后便可返国,但被孟拒绝于是僵局持续。

一直到想和中共建立新交往框架,在阿富汗灰头土脸撤军的拜登政府,才在习近平的坚持下放弃了认罪的底线,而采用通常是给予公司而不是个人的缓起诉安排,也不要求孟认罪或是缴交罚款,更没有之后要再配合检方作证的义务,这就纯法律观点来看是非常罕见的,证明这是拜登政府心急下采取的政治解决手段,虽然表面上还是一种正常的法律处置。

因此短期来看,这是中共在外交上的一场胜利,可以进一步和美国要求撤除其他川普时期的制裁作为答应拜习峰会的回报。为了不让拜登政府看来一无所获,中共可能会在气候变迁、节能减碳的议题上答应一些美国的要求,让拜登能对其核心支持者-非常重视气候变迁的民主党进步左派-有所交代并挡住作出更多让步时来自共和党议员的批评。

但长期来看,中共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法治的门面都不要的行事风格会使全世界有更多国家对其产生疑惧,被中国的市场潜力吸引的外国企业也需要评估进入中国市场的额外政治风险,这些后遗症会远远超过短暂的外交胜利,不过在拜登政府领悟到一厢情愿地想靠大国竞争下的交往对话这种方法并无法改变中共靠耍流氓遂行己意的模式之前,还不知道有多少政府和普通百姓会沦为受害者。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思想坦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08/1656804.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