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连任之路忧心 20大前突然提中共领导“有序更替”

习近平在中共人大工作会议上谈及权力的“有序更迭”和“民主”。

中共将于明年召开20大,决定习近平是否连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人大工作会议于昨(14)日举行,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议上讲话,提到“竞争”并称为“制度竞争”,同时习近平在解释“民主”时突然提到领导层能否“有序更替”,再次透露他对权力的担忧。

习近平在中共人大工作会议上表示:“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制度竞争是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方面,制度优势是一个国家赢得战略主动的重要优势。”

习近平之所以会谈到“竞争”,是因为10月6日中共外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 Jake Sullivan)会面后,白宫在发表的声明表示:“负责任地管理两国之间竞争的重要性”,《新华社》发布的声明则反对以“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

大纪元时报》评论员锺原今(15)日对此表示,习近平与拜登的叙述方法恰好相反。拜登将对抗或“冷战”降格描述为“竞争”或“激烈竞争”;习近平表面上也说“竞争”,实际解释却是对抗和争霸。两人说法不同但都无法回避中美对抗的现实。

锺原指出,习近平想在中美关系中争夺“战略主动”,但实力不济、手段有限,只好把人大的花瓶制度描述为“制度优势”,还试图解释“民主”,实际上是揭露了中共政权正处在腹背受敌的危机中。

报导中提到,习近平说:“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关键在于是不是真正做到了人民当家作主,要看人民有没有投票权,更要看人民有没有广泛参与权”、“更要看权力是否真正受到人民监督和制约。”

锺原提到,“人大代表”是被指定产生,一年只开一次大会,平时的权力都在“人大常委会”,而人大委员长就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所以中共人大也被称为“橡皮图章”、“举手机器”。

报导提到,习近平也直接强调:“要加强党对人大工作的全面领导”、各级党委要“定期听取人大常委会党组工作汇报”、“成为自觉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机关。”

锺原认为,这是彻底推翻“人民当家作主”的说法,人大不但无法代表人民监督“党和政府”,反而是接受党的监督和领导,“人大被明确定义为中共的一个政治机关。”

习近平在谈到权力更迭的议题时称:“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

锺原解读,中共的权力更迭往往伴随激烈内斗,胜者为王,败者成为阶下囚、甚至被处死。有能力的人都看到了问题所在,却不允许说,否则就是妄议中央,真正的人才又怎么可能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

锺原强调,中共即将进行新一轮的权力更迭,习近平想要连任,当然要防止有人公开反对、搅局,因此借机对党内喊话,希望能“有序更迭”。

锺原也表示,中共所谓的“制度优势”,也许能帮助少数人继续掌权,但对中国的对外却毫无竞争优势。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头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5/1659743.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