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六中全会前 习阵营指向孙力军背后势力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即将于下月召开,在这一敏感时期,中共公安部连串会议再提于上月被“双开”的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及其“政治团伙”,并称要“坚决彻底肃清孙力军等人流毒影响”。评论人士认为,这是习近平当局要继续清洗公安部,指向孙力军的同党、那些潜伏在背后势力。

10月22日,中共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王小洪在中共中央党校所主办的机关报《学习时报》上发表署名文章称,要推进对公安系统的整顿,文章称,自“第一批教育整顿”以来,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清除了一批害群之马”,并指“第二批教育整顿”正在部省两级公安机关展开,还称要按照习近平的要求,“把全面彻底肃清孙力军等人流毒影响置于突出位置来抓”。

10月21日,中共公安部召开直属机关大会,公安部长赵克志出席并讲话,会上9次提孙力军名,称要“坚决彻底肃清孙力军等人流毒影响”,并强调不仅要“严肃查处”,还要“深入排查”涉及孙力军等人的“人事案”。

10月20日,据中共公安部官网文章称,赵克志提到“孙力军等人恶行累累,劣迹斑斑”。

赵克志还称将“严肃查处孙力军等人”,及时消除“‘毒瘤’和政治隐患”,并要“坚决杜绝在党内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坚决杜绝在党内拉私人关系、培植个人势力、结成利益集团”,“坚决清除搞伪忠诚的‘两面人’”。

时政评论人士韦拓在接受访问时分析,公安部连续发文继续涉及孙力军问题,其实是在继续施加高压,是对孙力军的同党、潜伏在背后的那些势力敲山震虎。

10月16日,赵克志主持召开公安部党委扩大会议,会上也曾多次提到“孙力军政治团伙”,强调要“持续深化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工作”,始终把其“作为重中之重”,“对不主动交代问题、仍然执迷不悟的”,要从严惩处。

此外,赵克志还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公安部各级官员“抓住最后窗口期”,主动说清问题。赵克志没有明确给出“窗口期”时间表。而韦拓认为,这个“最后窗口期”实际是威胁性很强的一句话,意思是在告诉反习势力,“你以前干过什么,但是现在如果交代清楚了,划线站队,有可能还可以网开一面”。

记者就公安部内部整肃问题致电中国山东省烟台市派出所,并接通一位警察的电话,该警察直言不讳的说:“整顿的好啊,该整就得整,有错就得纠,对那些违法乱纪的,利用手中权力,谋取个人私利,不为老百姓办实事,该处理就得处理,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记者还致电山东省公安局,一名男警员表示:“如果我们的宣传部门允许我们表达个人观点的话,我们会非常愿意接受采访。”

中国问题专家、时政评论人士李燕铭分析,目前攸关中共二十大人事布局的六中全会前夕敏感期,习近平亲信赵克志和王小洪密集动作进行舆论造势,释放进一步清洗公安系统信号,目标不仅是目前公安系统的残余江派势力,更指向孙力军及前政法委书记王立科等政法“老虎”的背后人物,曾经主掌公安部的江派现任与前任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孟建柱

熟知中共官场内幕的著名法学家袁红冰发表评论表示,从孙力军到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长、前司法部长傅政华,他们的落马都不是偶然事件。这是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之前,对于权力斗争的对手进行最后打击的总体战略的一部分。

韦拓则认为,即将于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前绝不会允许反习势力有任何动作,习要保障政治安全,特别是中共要推出第三个党内的政治性历史决议,他是不允许有任何冲击的。

“第三个党内政治性历史决议”,是指历史上中共曾经通过两个政治决议,分别为1945年六届七中全会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及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BBC报道,有官方党史研究学者形容,两份文件都是在中共“面临重大转折时刻”、“重大历史关头”对历史经验和教训的总结。

对于六中全会,中国时政评论人士邓聿文9月1日发推文分析说:“看样子是要写第三个历史决议文件,进一步奠定习的历史合法性和地位”。他认为,“这个历史决议应该在20大前会推出”。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25/1663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