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闹“芯荒” 价格炒到超出正常800倍 汽车预计减产200万辆

上海赛格电子市场。

中媒《每日经济新闻》今(28)日报导,中国闹“缺芯”,有车企以加价800倍价格收购芯片(芯片),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陈斌也提供数据显示,今年5至9月受芯片短缺影响,中国汽车市场连续5个月产销量同比下降。按此推测,预计全年中国汽车将减产约200万辆。“缺芯”不仅是因疫情而受影响,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近日更是公开表示,芯片短缺是因为供应链中有人故意囤积芯片。

汽车主机厂久候芯片不得,开始被迫寻求“特殊”货源,黑市芯片交易悄然兴起。日前,有媒体报道称,理想汽车于近期从黑市收购了数千片电子驻车( EPB)芯片,EPB芯片的正常价格约为6元一片,而理想汽车的收购价格达到了约5,000元一片,超出正常价格800倍。但官方予以否认。但调查中发现,主机厂和零部件企业在黑市购买芯片的现象甚至普遍存在。

上海赛格电子市场内一家集成电路店铺的销售经理郭阳表示,L9369型芯片目前有货,不过价格大约涨了100倍。今年汽车缺芯是常态,汽车芯片都只报当天价格,因为缺货厉害,价格一天一个样。

中国产制的汽车严重缺乏芯片(芯片),预计今年奖减产200万辆。

L9369型芯片,是博世 ESP系统的核心芯片,占据了中国汽车 ESP系统70%的市场。是意法半导体一个芯片的型号,也是近期“缺芯”浪潮中的一个重要产品,L9369-TR芯片物料为核心的汽车零部件在中国主机厂的整体需求覆盖率达到7.5%。今年8月,位于马来西亚 Muar的意法半导体的封测厂被关停,意法半导体的芯片供应随之受到影响。进而影响了博世 ESP系统的生产,从而导致采用该系统的车企排产困难。

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蒋健则预测,明年汽车行业的芯片短缺问题会有缓解,但不能得到根本性解决。预计明年汽车行业芯片短缺率将从当前的50%恢复到2020年年底时的20%。他说,9月底汽车行业的缺芯情况已经在逐步缓解。而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更是乐观表示,随着海外疫情的持续改善,汽车芯片供给的最黑暗时刻已经过去,未来会持续改善。

而近日,消息指出芯片在上海赛格电子市场售价3,500元一枚,不含税。且根据郭阳的说法,L9369芯片并非是他们公司所囤积的货,而是他们公司合作伙伴的现货,芯片数目超过2,000枚,拿货周期则需要3至5天。而另一家店的价格相差极大,850元一枚,有现货。上海赛格电子市场某家电子公司的销售人员安林透露,这批芯片是2019年的货,是合作伙伴以前没有卖完的库存产品,价格只涨了十几倍。

而有实体店铺的卖家和黑市交易不一样,可以保证是正品,可以带着相关的专家来现场验货。另外一家集成电路店铺的老板表示,不过,L9369芯片并不是唯一短缺的汽车芯片。今年很多汽车芯片都处在断货状态,所以价格飞涨,十几块的汽车芯片涨价到两、三千元的情况确实存在。

目前芯片涨价已经不是稀奇事。近日,瑞萨电子向客户发送了一份涨价通知表示,由于受到产能不足所导致的供应挑战,使得供应商大幅增加成本。为了维持瑞萨电子的供应和长期制造的连续性,决定提高瑞萨电子大部分产品以及新收购的 Dialog产品的定价。

此外,近一年来,台湾半导体制造公司台积电已经进行了4次涨价。相比去年,台积电的8寸晶圆价格上涨了近50%,12寸晶圆价格上涨了近30%。

比价格飞涨更大的难题在于,市场上没有芯片。据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陈玉东表示,今年上半年,对行业客户的订单满足率仍不足50%。芯片供应短缺的突发性和持续性令车企不得不遍寻“良方”,甚至不惜转向黑市交易。

在中国,黑市汽车芯片的买卖越来越猖獗。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零部件企业高管表示,汽车行业内企业从黑市高价收购芯片的现象在行业内是存在的,主机厂和零部件企业都在扫货。而大家都是迫不得已,为了尽可能保证产品的正常供应。他说,芯片的价格会成倍增长,高出正常价格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现象都很常见。一步汽车产品的售价达到数十万元,所以即使面对大幅溢价,企业为了持续盈利,还是会选择购买。

一位从事电子产品设计的软件工程师也表示,相关的黑市交易,一般都是车企将需求传达至渠道商,渠道商在各自的关系网中“扫货”。车企找到芯片后,会返给供应商检测芯片是否能用,确认可用后由供应商进行加工生产,供给对应的主机厂。他说,正规渠道根本买不到货,所以车企肯定会选择暗中扫货。但是黑市扫货风险很大,有可能会买到拆机货或者假货,所以验货和检测也非常重要。

电子产品设计的软件工程师表示,这个时间段去黑市找货,是完完全全的卖方市场,炒货方没人打算做长久生意,都是看短期的暴利。其实所谓黑市,也是部分商家在囤积居奇,大肆炒卖,黑市交易中的芯片货源大都来源于华强北电子市场。他说,永远不知道华强北小柜台的老板存货有多少。

据工程师表示,今年7月,曾有自主品牌车企在华强北电子市场以2,000万元的价格一次性购买2,000个汽车 IC芯片,打破了华强北当时的销售纪录。不过,随后该自主品牌车企对此事进行否认。但不少现在手里有货源的商家,去年下半年就开始囤货了。他们主要和芯片代理商勾结囤积芯片,然后低买高卖。

据悉,芯片代理商分管工厂供货的业务员一般会以生产厂家名义多报货,多出来的货通过别的手段囤积起来。工程师说,现在这种产能严重吃紧的情况就会造成供应不足、市场恐慌,然后牛鞭效应导致工厂订单超额来备货,结果产能更加紧张。囤货的不断吃市场散货,抬高价格炒作。

芯片炒货行为并非在此次缺芯潮中的偶然出现,由来已久。工程师称,之前也会有因为炒货导致的涨价,反正炒来炒去,哪天哪种芯片缺货了,就会涨价。但不会像现在这么夸张。之前工业级或者消费级的 IC芯片最多上涨50%至60%,而车规级 IC芯片则基本会翻倍。

台积电。图:翻摄台积电官网影片

对于芯片短缺是因为供应链中有人故意囤积芯片,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否认“饥饿营销”的说法,并表示车企是客户的客户的客户,怎么可能故意不给供货?他表示,在全球芯片荒情况下,被送往工厂的芯片比用在产品上还多,但芯片仍旧供不应求,这不是台积电的责任。以眼下全球汽车行业最为紧缺的微控制( MCU)为例,据台积电计算,与2020年相比,其微控制器的产能增加了60%,但微控制器的缺口并未改善。

为了解决囤积问题,刘德音表示,台积电将通过多重检核的方式对不同的数据点进行审核,以破解哪些客户真正需要,哪些客户在囤货。对于需求被判定为较不紧急的重要客户,只能做出延迟接单的决定。

事实上,中国相关部门目前也已经出手管理芯片的恶意哄抬炒作。8月初,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决定对涉嫌哄抬价格的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立案调查,并进一步加大监管执法力度,严厉查处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9月初,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对汽车芯片哄抬价格的调查有了最新进展。上海锲特电子有限公司、上海诚胜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誉畅科技有限公司三家汽车芯片经销商共被处以罚款250万元人民币。

一位高通华东区域的工作人员说,目前为止,还未听说因为高通芯片的问题导致客户生产受到影响,因为和其他传统的汽车供应商相比,高通背后是极其庞大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市场。高通的市场份额决定了在那些代工厂中的客户优先级是最高的。

与此同时,叠加日本福岛地震、美国德州停电、瑞萨火灾、马来西亚疫情爆发等诸多复杂因素,让芯片供应增加了不确定性。

中国产制的汽车严重缺乏芯片(芯片),预计今年奖减产200万辆。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头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28/1665185.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