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友群:日本大选的四大影响

作者:

王友群:日本大选的四大影响 10月31日,日本举行众议院大选,岸田文雄领导的自民党拿下多数席位。(Behrouz Mehri-Pool/Getty Images) 

10月31日,日本举行众议院大选。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领导的自民党,独自拿下众议院多数席位。自民党和公明党联盟的总得票已超过261个席位,使得执政联盟已确保达到众议院的“绝对稳定多数”。

这个选举结果,对日本的对外政策,以及相关国家,或将产生重要影响。这里,择其要者,谈四大影响。

一,日本对中共将更加强硬。

竞选期间,岸田文雄 多次向媒体高调表示,如果当选,将以“抗衡中共 ”作为首要任务。

岸田文雄在接受《日经亚洲》采访时说,对中共在外交和经济方面的攻击行为“深感震惊”,为了保护“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等基本价值观,我们将与美国、欧洲、印度和澳大利亚等持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合作,反对专制制度”。

鉴于美日安保同盟关系,日本对中共的政策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国对中共政策的影响。在美中新冷战已爆发的情况下,以及中共在处理南海、台湾等问题上的咄咄逼人,中共的战狼外交官的到处撕咬等,令日本自民党内正在形成对华强硬的共识。

今年3月的日美防长、外长2+2会谈以来,日本对中共的战略已发生明显变化,由此前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维持平衡,转向站在美国一边,抗衡中共 。

如何抗衡中共?岸田文雄表示,他将新设“人权”、“经济安保”两项要职,以处理中国人权问题,并保障日本经济与先进技术的安全。这是在人权和经济议题方面的重大举措。

岸田文雄还表示,他准备将国防预算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或更多。近几十年来,日本的国防开支一直保持在GDP的1%左右。如果日本国防预算翻倍,将极大地提升日本抗衡中共军事威胁的能力。

就在大选前一周,10月17日至23日,中俄两国海军,通过日本北部的本州和北海道之间的津轻海峡,之后,穿过日本南部的九州鹿儿岛县南部的大隅海峡,再持续向西航行至东海,到达长崎县男女群岛的南东方,几乎绕行日本一周。

中共在日本家门口耀武扬威,给日本对中共实施更强硬政策提供了正当理由。

二,日本对台湾支持力度将更大。

大选前,岸田文雄在接受国会咨询时说,台湾与日本是“共享基本价值观、有密切经济关系的极重要的伙伴和宝贵的朋友”,期待“进一步深化日台间的合作和交流”。

岸田在接受彭博社等国际媒体采访时说,“台湾处在美中对峙的最前沿”,“看看香港和(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情况,我强烈感受到,台湾海峡将是下一个大问题”。

岸田表示,“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很重要”。日本和美国需要联合模拟在涉台危机情景下该如何共同应对。

对日本来说,台湾发生小规模的军事冲突都可能引发大问题。资源匮乏的日本需要经海路进口大量能源和粮食,其中最大的进口物资石油,超过半数经南海、台湾海峡运送。一旦台海发生军事冲突,海上航线可能中断。同时,台湾位于太平洋“第一岛链”上,距离日本冲绳仅110公里,一旦台湾遭受攻击,冲绳很可能会卷入。

今年3月以来,亚、欧、美、澳洲各国对台湾海峡的危机感普遍上升,包括美日峰会、美韩峰会、美欧峰会、日欧峰会、日澳2+2会谈、G7峰会等,都提到维持台海和平的重要性,相关联合声明在日本受到高度重视。

去年大瘟疫爆发以来,中共在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以“一党专制”取代“一国两制”后,对台湾展开“极限施压”,令国际社会普遍反感。

“决不能让台湾变香港”,成为日本许多政治家的共识。中共对台湾越打压,日本对台湾越支持。至今年10月27日,日本先后六次向台湾捐赠疫苗,总数超过420万剂,成为世界各国驰援台湾之最。

7月1日,《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称,日本和美国的国防官员,从去年开始,就着手对台湾可能发生的冲突进行规划,包括机密的兵力推演,并在南海和东海进行联合演习。

日本大选 后,一旦台海有事,日本很可能与美国一道协防台湾 。

三,日本与美国的同盟将加强。

10月31日,岸田文雄在胜选后表示:“鉴于日美关系是日本外交的基石,我希望尽快访问美国,参加日美峰会”。

川普任总统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川普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在拜登上任后,日本首相菅义伟9个月内三次与拜登举行面对面会谈:两次在华盛顿,一次在英国。此外,还举行过视频会议。两国其它层级的官员互访频繁。这些都突显日美同盟之重要。

美国与日本在1960年签定“新美日安全保障条约”。日本依靠美国这个“挡箭牌”,专心发展经济,迅速跃升为世界经济强国。日本需要美国的保护,美国需要日本的支持,共同的利益及共享的价值观,将美日紧密联系在一起。

至今,日本成为美国海外驻兵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驻有美国陆军,海军(第七舰队),空军(第五航空军)以及海军陆战队(第三远征军),司令部在东京都附近的横田空军基地。靠近台湾的日本冲绳岛,是驻日美军人数最多的地方。

在中共军事威胁越来越大的情况下,美日同盟的安全保障作用将大幅提升。

至2021年,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已经形成。8月12日,四方安全对话举行了线上首脑峰会。9月24日,拜登在白宫主持首次“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面对面峰会。这是美日同盟的加强版。

日本大选 后,美日同盟,美日印澳安全对话机制,在加强的同时,可能进一步扩展。

四,对韩国大选可能产生直接影响。

明年3月9日,韩国将举行民主化后的第八次总统大选。

2020年从中国传出的大瘟疫和中共战狼外交,令韩国人非常反感中共。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数据,对中共持负面态度的韩国人的比例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从2002年的31%跃升至2020年的75%。

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因奉行亲中共政策,招致强烈不满。2020年3月,媒体报导,有145万韩人联署要求弹劾文在寅。今年4月7日举行的地方首长和议员补选,文在寅所在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在首尔和釜山两大都会市长选战中大败。至4月28日,有67万人联署反对在韩国江原道春川和洪川一带建设“韩中文化城”。

10月26 和27日,韩国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的总统候选人洪准杓,在记者会上表示,要以韩国利益优先,构建韩美核共享关系,并废除文在寅政府与中共签署的“三不承诺”,即“不参与美国的导弹防御体系、不追加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和不加入韩美日军事联盟”。

洪准杓说,“无法消除或控制朝鲜核武器的中国(中共),怎么可以对韩国的国防政策指手画脚呢?这是违背常识的事情。”

就韩日关系,他承诺将维持《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与岸田文雄首相推进《韩日未来合作全面伙伴关系共同宣言》,并将尽快解决慰安妇及强制劳役问题。

日本众议院选举,自民党大胜,是日本保守派政党的大胜。对于不满文在寅政府的韩国保守派将是一个巨大鼓舞,或许能促进韩国左派政府向保守派政府回归。

结语

日本众议院大选,曾被认为是自2012年安倍晋三执政、自民党重新掌权以来最难以预料的一次选举。立宪民主党等五个在野党整合,在213个选区共同推出一人,与执政党候选人对决。岸田文雄选前预计,这次选举将是一场难分上下、非常接近的比赛。

但是,选举结果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10月17日至23日,中俄两国海军绕着日本列岛耀武扬威,为自民党胜选,起到了助选作用。大选的结果最终可能对中共更不利。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4/1667808.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