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全球首个新冠口服药获批 新冠正吃掉人类大脑

当然,除了新冠口服药获批外,新冠最新的后遗症也被越来越多人知道——“脑雾”。

刚,抗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药物Molnupiravir(EIDD-2801/MK-4482),获得了英国药品和保健产品监管局(MHRA)的上市批准,用于治疗轻度到中度新冠肺炎患者。这意味着人类终于有了第一个对抗新冠病毒的口服药物。

实验报告就不放了,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找。说最关键的问题,Molnupiravir这款药物能否遏制病毒呢?

这款药物只能在新冠感染初期使用,也就轻度,但目前很多国家病人在重症的时候才被送医就诊。其次,这款药物的费用也不低,整个疗程下来需要至少700美元。

但在新冠疫情时代,这个消息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在全球通力协作的情况下,相信新冠疫情一定会得到控制。

当然,除了新冠口服药获批外,新冠最新的后遗症也被越来越多人知道——“脑雾”。

谈到新冠后遗症,大家都能说出一两个熟知的,比如肺功能损伤(肺部纤维化),味觉失灵,失眠、眩晕等,然而,你能感觉到的这些后遗症,只是冰山一角,

最新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不只攻击肺部,还能杀死大脑细胞!

10月21日,《自然·神经科学(nature neuroscience)》杂志发表了一项德国、法国和西班牙科学家的新研究成果。

新冠病毒会杀死被称为“内皮细胞”的脑细胞,导致大脑血管受损,从而损害认知功能。

多个权威机构都发表了新冠导致脑损伤的文章,包括《柳叶刀》,《美国医学会杂志网络公开(JAMA Network Open)》,美国疾控中心CDC等。

84%的新冠肺炎患者,出现了神经系统症状,味觉或嗅觉丧失、癫痫发作、中风、意识丧失和神志不清。

通过观察新冠患者的大脑,发现其弦血管(string vessels)增加——弦血管是一种死亡细胞,不能让血液流动,是认知障碍、轻微中风等病症的迹象,它的存在,会促进内皮细胞死亡,与血脑屏障破坏、脑缺血、脑血栓有很强的联系。

弦血管示意图

通过对740名新冠患者进行测试(年龄为38-59),有四分之一的患者在染疫7、8个月后,都出现了认知障碍,他们的五个认知功能均受到损害:记忆、回忆和存储新记忆、做出判断及计划当面的问题。具体来讲,他们的大脑无法保留信息,也无法集中注意力,甚至“无法思考”。例如,司机在路上开车,突然忘记自己要去哪里,并对自己处于马路上,感到迷惑——他已经忘记自己开车出来了。

纽约时报》曾做报道过一些新冠康复者的情况,他们以为后遗症就是身体疲劳而已,凭着乐观心态,再好好休养一阵就好了,直到生活出现啼笑皆非的错误:把遥控器扔进洗衣机,读电子邮件竟读不懂,像在读希腊语;烂熟于心的工作术语,像一夜间从脑子中蒸发了,什么也想不起来;

还有人经常坐在床边,却忘了自己是谁,要干什么。许多人因此被解雇。

这种现象被称为“新冠脑雾”(Covidbrain fog)这种脑功能全面下降是不可逆的,将对他们今后的生活、工作一直产生影响。

通过对患者智商进行测定,科学家发现了一个更为骇人的事实:上过呼吸机治疗的新冠重症患者,智商下降明显,降了8.5分,相当于大脑老化了10年。这个维度比患过中风的人还要大……

其实从去年开始,已经断断续续发现了新冠对大脑的伤害。

一年前,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布里耶尔研究所就显示,新冠重症患者陷入了像“电影一样的恐怖片”幻觉中,

有的人感觉自己被大火吞噬,随后成为了一尊雕塑,有的人感觉自己躺在日本人的实验室,成为了可怕的人体试验品,有的人精神失常,甚至拔掉了自己的呼吸管,有的人产生了“被跟踪妄想症”,难以忍受,恳求家人杀掉自己,有人即使痊愈了,却选择自杀……

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一个脑科学小组发现,在43名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中,10人出现神志失常,12人有脑部炎症,8人患有中风,还有8人神经受到损伤。

他们还发现,有9名因新冠脑部发炎的患者,被诊断出患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ADEM),在研究期间,这一数字还在加快上升,每周至少产生一名患者。

这让研究人员联想到了1918年西班牙流感过后,在20和30年代爆发的可怕疾病,“脑暴”。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有人问:为啥新冠病毒会这么喜欢大脑呢?直接原因是病毒在大脑中有更强的复制能力,因此入选择侵了脑神经,间接原因是大脑是用氧大户,而新冠的症状恰好是缺氧,一顿折腾下来,大脑“吃不饱”,功能不受损都是奇迹。而从病毒本身来看,具有“泛噬性”,也就是能够攻击身体弱的部位,无论是哪里。

新冠病毒未离开,它只是找到了最喜欢的藏身之地……

这里要注意两个点:

1,不只是那些重病、住院的患者,即使是无症状感染者,也会受到后遗症的入侵,

自己在家隔离的患者,智商也下降了4个点,等于大脑老化了5年。

2,儿童感染新冠后,一般都不会发展为重病,很多人掉以轻心,不给孩子戴口罩等,但事实是,近九成4岁以下的儿童在罹患新冠肺炎之后,可能有全身血管发炎,出现各种症状。

所以说,打疫苗还是非常重要的,它不能够保证你不患病,世界上没有一款药能让你百分百免疫,但起码患病后,可以把后遗症的风险降至最低。毕竟,人们和新冠的奋斗,已经成为了和后遗症的拔河。

美国人打疫苗后,还是有许多突破性感染,

前一阵子,美国84岁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死于新冠并发症,他已完全接种新冠疫苗。

歌手Ed Sheeran也遗憾告知粉丝,自己得了新冠,不过恢复情况良好,已经解除隔离。

通过近日CDC发布的对比图来看,和未接种疫苗相比,风险低太多了,

在超过1.87亿完全接种疫苗的美国人中,仅有7178人死于突破性感染,未接种者的死亡率比已接种者高11倍。并且,“突破性感染并死亡”的例子,从四月份到八月份,几乎一例也没有。

红/深蓝线为突破性感染/死亡,黄/淡蓝线为未接种疫苗者感染/死

打疫苗并非一劳永逸,但为各国都提供了缓冲时间,这个时间拯救了多少生命,又为科研提供了多少便利?

就算责备周围的人,嘲笑他们的惶恐无知、缺乏教育,也改变不了人的本性,那就是怕死。

所以,希望大家能谨慎掂量一下人体的弱点和人性的弱点,在选择抗疫的出发点时,不要让自己将来反悔。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6/1668674.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