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网闻 > 正文

我花了14 年考上哈佛医学院,想起来大哭一场

今天有部片令我看得不淡定了,全程都在“热血沸腾”和“泪流满面”之间转换。

忍不住想要安利给大家——

《医生日记》(Doctors' Diaries)

此片由美国公共电视网(PBS)制作,记录了7名医学生从进入医学院直至此后21年的学习、工作、生活的各个方面。

看过的人,都被它征服了。

这部片到底有什么魅力?下面,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1987年,初进哈佛

1987年,7名年轻人顺利考入哈佛,成为医学院的一年级学生。

能进入世界顶尖的医学殿堂,那种心情,想必经历过的人都懂。

7人之一的卢安达就一直不敢相信自己上了哈佛医学院。刚到学校时,她还总感觉自己会被拉到一旁问有没有收到第二封信,上面写着:对不起,第一封信寄错了。

而为了考上医学院,很多人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汤姆就是其中之一。

和国内那些复读多年的朋友差不多,做过举重运动员和汽车修理工的汤姆就连考了14年,终于被医学院录取。

进入医学院的第一年,他已经31岁,顺便八卦一句,那时的他还刚刚结束了一段长达十年的婚姻。

一年级的汤姆

总之,从这些新生的脸上,你可以看到两个词:自豪、兴奋。

一年级的学生们

带着这份自豪和兴奋,医学院的课程对他们来说是奇妙而有趣的。

比如解剖课:对于许多一年级的医学生来说,解剖学课程是一种深刻而动人的仪式。

妇科检查课:艾利奥特正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将扩阴器放进道具阴道里。而就算是面对的只是模特,他也感觉很别扭。

他还不小心把螺丝拧得太紧,导致拔不出来,老师都忍不住大笑。

练习接诊:杰试着给一个患者做体格检查,询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后,他硬生生地挤出一句: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测量你的生命体征。”

但患者根本不懂“生命体征”是什么意思,弄得场面十分尴尬。

然而,这其中更多的是辛苦。

汤姆每天要花整整六个小时学习,六个小时听起来不长,不过人家所说的六小时可是每一秒都花在学习上。

他用秒表记录自己的学习时间,就算是上厕所或喝杯咖啡,都要按下秒表记录。

尽管如此,繁重的学业和巨大的压力还是把这个彪形大汉压得喘不过气儿。

“这是我一生中最情绪化的一段时间。我花了14个年头才考上医学院,而直到上个礼拜我才想起来大哭一场。”

而对于女生简来说,这段时间更是相当艰难。

“第一年的生物化学和生理课就已经把自己耗干了,我几乎没有时间打理自己,连续几周都没有时间洗衣服,我的痘痘像火山爆发一样(冒出来)。”

医生资格考试,备受打击

就这样拼命地努力了两年,在医学院的第2年末,他们终于迎来了全国执业医生资格考试。

美国执业医生资格考试(USMLE)共分为3部分,分别为 Step1基础学医学考试,Step2临床医学考试,Step2医患沟通和病历书写能力,Step3临床医学考试。

在医学院第二年进行的是 Step1,这一步主要是基础医学考试,就是对学生的基本医学常识做一个考察,包括解剖学、组织和胚胎学、微生物和免疫学、药理学、病理学等学科。

出乎意料的是,这些学霸本以为会取得高分,而他们考完后却备受打击。

“不敢相信自己只会那么点儿,我们在学校都很优秀,(本来以为)肯定能考八九十分的,(但结果)真的很打击人。”

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更打击人的还在后面。

第一次上临床,“什么都不懂”

医学院的第3年,他们离开校园,来到波士顿的教学医院去了解各个专科的实际工作。

在为期2年的医院工作中,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感受。

汤姆在经历了“把听诊器拿反了”的尴尬之后,总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犯错。

从他的口中我们得知,这里有一套严格的等级制度:

“最顶层的是主治医生,他很厉害,几乎无所不能,你可以把他比成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在他之下,是总住院医生或高年资住院医生,他像是大主教,可以直接和主治医生沟通;

再往下一等的是你每天都能见到的牧师,也就是实习医生,虽然他们不能直接和全能的主治医生说话,但他们可以和住院医生沟通;

在实习医生下面,就是像我一样的三年级医学生,在这么多权威下面,这些三年级的学生最多算个战战兢兢的小僧侣。”

另一边,杰也沮丧地感觉到自己“什么都不懂”。

在为一个患者做完神经检查后,杰向主治医生报告说这名患者可能存在“舌体偏斜”的症状。

主治医生严厉地询问了他,并且毫不留情面地让他难堪。

医生:等等,姑且说她真的是舌体偏斜,这又意味着什么?

杰:这意味着她的脑神经有问题。

医生:在哪边?

杰:右侧第十二对脑神经(舌下神经)。

医生:病灶在哪里?

杰:大脑的左侧皮质,或者……

医生:你见过皮质病变引起的舌体偏斜吗?

杰:没有

医生:为什么?

杰:因为我到神经科才一周。

而让杰难受的还不止这些,他在一个月甚至不到一个月时就要换家医院。不熟悉新的环境,不熟悉身边人,不知道怎么做哪些操作,好像四处飘荡,无依无靠。

而在忙碌的妇产科,艾利奥特的经历也并不如意。

他每天加班加点,生物钟完全被打乱,但因为能够亲手迎接新生命,他还是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丁香园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7/1668792.html

网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