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刘新云窃听山西书记省长 高官无隐私

作者:
今年59岁的山西“首虎”刘新云是在4月落马的,10月即以涉嫌受贿、滥用职权被提起公诉。在其“双开”通报中有这样的表述:“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而在不久前孙力军的“双开”通告中的表述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中共山西省前副省长、省公安厅前党委书记、厅长刘新云。(大纪元合成图)

11月出版的大陆《中国新闻周刊》刊登了一篇解密山西原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罪恶的报导,标题为《“酷吏”刘新云:结交政治骗子,滥用技侦手段》。关注时政新闻的读者秒懂,标题直接点出了文章最值得关注之点,那就是“结交政治骗子”、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并在山西针对某些人使用技侦手段。这些人是谁?又为的是什么呢?

今年59岁的山西“首虎”刘新云是在4月落马的,10月即以涉嫌受贿、滥用职权被提起公诉。在其“双开”通报中有这样的表述:“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而在不久前孙力军的“双开”通告中的表述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此外,按照官媒的表述,孙力军、刘新云、上海市原公安局局长龚道安以及重庆原公安局局长邓恢林应都属于一个“团团伙伙”,而前三者在公安部存在交集。

《“酷吏”刘新云》一文披露,刘新云家庭出身一般,没有背景,早年一心扑在工作上。据其在任山东淄博市公安局分局局长的下属描述,他性格霸道,在单位常搞一言堂,“在单位没人敢对他提反对意见,检察院和法院的领导都怕他”。

2014年12月,刘新云卸任济南市公安局局长职务,离开工作了33年的山东,调任公安部,出任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公安部十一局)兼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信息通报中心主任,成为一名正厅级官员。在此他与孙力军臭味相投,开始沆瀣一气。

孙力军主管的公安部一局,又称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以下简称“国保局”),是公安部最重要的部门,负责国内政治安全保卫工作,包括情报收集分析、事件处理,甚至监听中共副国级以下高官等。而监听自然少不了网络安全保卫局和刘新云的合作。“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大概指的就与此有关。

无疑,监听中共高官并获取他们的秘密,是孙力军团伙十分热衷的。而2018年1月,刘新云空降山西省,出任公安厅一把手,也不简单,说明他与孙力军的合作得到了回报。《“酷吏”刘新云》援引山西公安系统多位内部人员的说法,称其非常傲慢,根本不把老干部放在眼中;他还很爱折腾、谩骂基层警察,在很多警察的眼里,刘新云就是个“酷吏”。

值得注意的是,文章点出,刘新云被查后,公安部门在内部通报时提到他滥用技侦手段,而这“主要是指他在山西时,监控监听省委、省政府领导”。

彼时任山西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分布是骆惠宁和楼阳生。骆惠宁被指是江派回良玉的人马,曾任回良玉的“大秘”,但亦与习派有牵连,后在退居二线后突被习任命为香港中联办主任。楼阳生则是习近平的浙江旧部,2007年习近平离开浙江时,楼阳生时任丽水市委书记。今年5月,楼阳生调任河南省委书记,因应对郑州暴雨引发的灾难无力而备受责难。

显然,刘新云监控监听包括骆惠宁和楼阳生在内的省委、省政府领导,与孙力军监听在北京的高官目的,与此前周永康薄熙来的目的也是一样的。

早在2015年,就有港媒披露,落马的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曾利用国安拥有最先进的侦察技术手段,帮助周永康建立了一个针对全国厅局级以上官员的秘密档案库,马建正是建立这个黑档案库的执行者之一。据报,这个被称作当代“百官行述”的秘密档案库,直到周永康下台,仍在不断扩充中。入档者不但有中共各地的省部级、厅局级官员,还有中央、国务院、中共人大和政协、各民主党派和社会团体的负责人,涉及数以万计官员,甚至包括当时已经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习近平、李克强。报导还称,这个秘密档案库在周永康与原中办主任令计划2012年结成政治同盟后,被双方共同利用,进一步搜集“异己”资料。

此外,2012年薄熙来落马后,其通过建立重庆市的网络监控系统,监控重庆市委和市政府主要领导的上网情况和全部往来电子邮件,其中还包括来重庆的北京高层领导人如习近平、贺国强李源潮、吴邦国等的通讯情况。时任重庆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多次将窃听内容,向薄熙来汇报。

周永康、薄熙来密谋政变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两人设立监控系统,建立“百官行述”,就是通过抓住众多官员的把柄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并排除异己。紧随他们之后的孙力军、刘新云等人,他们的目的也不外乎如此,因为他们也同样密谋过政变、策划过刺杀习。

另据海外富商郭文贵早前披露,公安部国保局还掌管着海外的情报系统,可以监听、跟踪、监控身在澳大利亚、纽西兰、英国、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国的中共高官私生子女,因此掌握了不少中共高官海外私生子女和财富情况。在有心人那里,包括中南海在内的高官们哪里有真正的隐私?

自然,掌握了如此多秘密但又不忠诚、阳奉阴违的孙力军,对中南海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因此才有了官方“严重危害政治安全”的说法。只是孙力军拿下了,包括中南海高层在内的中共高官们就可以不用担心被窃听和监控了吗?

当然不是。据2013年《华盛顿邮报》报导,中共官员之间监听成风,而且这种不受控制的监听已经弥漫在整个中国的官僚体系中,甚至外国人也受到了监听。报导援引一个窃听器检测专家的说法,他每周都要为政府官员工作,最忙碌的一个星期他拆除了40个窃听器。窃听器常常安装在官员的汽车、办公室或者卧室中,安装窃听器有的是下级想抓上级的把柄取而代之,有的是竞争对手相互暗算,有的是上级对下级摸底以便控制。

在中共高层博弈白热化、党内彼此互防的当下,监听监控设备会退场吗?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2/1670911.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