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为配合地方截访 北京警察随处查身份证

近日,有访民向大纪元说,他们在北京遭到警方暴力对待,“他们随意执法限制人身自由,这法在哪儿呢?”

路上骑车无故被带往派出所

11月12日,中共六中全会已结束,但长期在京的甘肃访民孙金秀在北京街上骑自行车却无故被警察拦截,被强行带到东交民巷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直至下午5时获释。

孙金秀告诉大纪元记者,“北京警察说我是临控人员,还说:‘你们那边有疫情,所以地方不接你,你走吧。’他们随意执法限制人身自由,这法在哪儿呢?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故意给我设置特殊人员临控资讯,我从5月30日开始向北京市长热线反映了无数次,到今天还是原样。首都北京的公安机关披着合法的外衣无法无天,黑成什么样了?天天口号喊的黑恶势力又能是什么样?”

快递小哥上班途中被警察拦截

11月10日,北京快递小哥余仿堂在工作途中被警察查身份证,后遭到警方反手控制掐脖子交给地方截访人员遣返。目前被关在一家酒店隔离。

11月12日凌晨,余仿堂给大纪元记者发来信息,说他11月10日下午2点半左右,在府右街派出所灵境那里被查身份证,他没带,报了他的身份证号码,警察不让他走。

余仿堂说,“我说要上班,我要生活家里也要用钱。警察说:‘由不得你。’我说你要强制我,给我个说法,法治国家依法治国。他们不给我说法还通知我们四川省驻京办的人来押我。”

“我就不去,我就跑,好多警察从后面追,追了有几十米远,把我追倒地上了,他们按着我,把我的脸上也擦伤了。后来像押犯人一样,两个警察把我两只手反押又掐着我脖子,把我押到府右街。在车上手机也给抢了,还把里面的照相视频删除掉才甘休。”

四川省驻京办的人来了七八人,将余仿堂带到宜宾市驻京办,又等珙县上罗镇政府人员母光虎和几个社会人士到来后将余先生用车强制遣返。

一上车,余仿堂的手机又被警察给抢收了。回到上罗镇,他被关押在一个地方说要隔离三天。回来后我拿到到手机就打北京市12345没有人接,因为手机快没电了不敢再打。

余仿堂表示,“11月10日当天我通知了我姐姐,姐姐帮我报警了,打了北京市12345电话,又打了府右街派出所电话才知道我被带回来了。”

“他们想整我,隔离满了出来还不知道会怎样。现在社会腐败了,上面也管理不了下面。在北京打工,上班都不让上,在哪里生存啊!”

11月13日,余仿堂的姐姐余凤莲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打北京市12345电话和府右街派出所电话,询问我弟弟的下落,他们都说会查询。北京警察说抓我弟弟的原因,是我弟弟从中南海旁边过马路就是上访,就是怀疑他要去找领导。”

“后来我弟弟给我打来电话说他被关在一家宾馆隔离,说是集体隔离,可押他回来的母光虎没有留下来隔离。”

记者拨打上罗镇政府人员母光虎手机,了解遣返余仿堂之事,他说:“想知道到公安局来”。随即挂断电话。

警察:北京公安局指示抓人

同在北京打工的余仿堂姐夫黄正华,11月10日晚上9时许正在租屋内睡觉,被北京厂桥派出所口头传唤,目前被遣返后关在珙县的一个工业区隔离。

据余凤莲所述,“我老公住在西安门大街的租屋处睡觉,厂桥派出所警察上门说要传唤他,我老公向警察要传唤证,警察说是口头传唤。他刚走出屋子,七八个人就按住他猛打,还用我老公的帽子罩住他的嘴,不让他喊救命。当时围观的人很多。”

“一个警察用手掐住我老公的脖子,一个警察用大拐锁顶着他的胸,他就不敢动,一动可能骨头都要掉下来。”

余凤莲说,“当时我打北京12345电话和北京市110,说我老公被厂桥派出所口头传唤,出了门就被抓走,也不知道是谁抓走的。我老公说是有一个警察姓贾。”

“后来那个叫贾俊伟的警察给我老公回了电话,说他是听从北京公安局指示干的。”

11月11日下午2点多钟,黄正华被带回四川省珙县后给妻子余凤莲打了电话,说他被打伤了,让警察帮他买药,警察给他买了感冒药,他不吃。

“11月12日,有个公安局的副局长和我老公是同学,领导让他来给我老公做工作,因为我老公说不让他们隔离要回家隔离,他叫我老公不要闹,等四五天后看情况怎么样,还说要来找我,让我在我们家的事情上表个态,这个事情就好解决了。”

“就是让我表态不追究他们违法犯罪(挖空我家矿产)的事实。我说看你们怎么解决我的问题,如果实事求是地给解决了,我就原谅你们。你们要不解决还要继续打压我们一家人我都奉陪。”

余凤莲还说,“我们地区的派出所一个警察给我透露:‘你老公没啥事,你弟弟听说跟境外媒体连系’。我说,不管他跟谁联系,只要不伤害人,是维护老百姓的就不是违法的。”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4/1671635.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