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特别关注:明天对小英雄凯尔的判决也是对美国人的审判!

作者:
编者按:迄今为止,这是一篇对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自卫枪击事件中文报道中最为详细的文章,所有盼望上帝公义得以伸张的正直善良的人都应该关注此案,因为我们的关注与支持是公义得以伸张的基础!为明天(11月15日)的判决祷告!这也是为什么此文抢在头一天急发的原因。这个周末,500名国卫队已经集聚到位威斯康星州审判当地,以应急判决后出现的暴乱!

暴民劫持司法是否成功、第二修正案如何用于自卫?请关注明天11月15日星期一里滕豪斯案的审判!

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Kenosha)法庭举行的关于凯尔去年8月25号持枪自卫,枪杀二人,枪伤一人,被政府以谋杀等多项罪名起诉的案件,经过一个星期的庭审,完成了听证阶段。礼拜一就是双方首席律师对陪审团进行的结案辩论。在法官对陪审团说明关于法律和可以使用的证据之后,就进入最后的陪审团的讨论阶段。

如果这个案子还不在你雷达视线以内的话,有很多原因使你应该非常关注。因为现在受审判的并不仅仅是凯尔一个人。受审判的是美国司法系统的公正,国家权力是否依然民有民主民享,美国的人民(当然也包括你)是否有能力,不但捍卫自己的生命,并且捍卫国家的宪法。

在发表过的文章,还有很多专家和写手对于庭审过程的解读都给大家做了很好的分析,对他们已经做过的分析,我这里提供参考连接,而不再做赘述,只是对几件事情做一些补充:

《如果这位少年被判有罪,那么这个国家已经堕落到与那些sh*thole国家没有区别》-猫爪

《小英雄凯尔受到政治迫害,陪审团受到生命威胁》:去年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发生大暴动的时候,这位仅17岁的年轻人凯尔自愿去保护当地的商铺不受歹徒抢劫,结果他遭到暴徒的袭击的时候开枪自卫反击,打死了两名暴徒,一名重伤。整场暴动下来没有一个暴徒受到提控,反而这位自卫反击的年轻人被控鲁莽杀人。官司持续一年多了,美国的司法部门就是一个借法律作恶的邪恶部门。

去年2020年八月,在威斯康星州的一个城市基诺沙发生黑名贵暴动,当时17岁的凯尔.瑞特豪斯自发带枪和急救箱到当地去保护商店。结果他遭到暴徒的袭击,他在危机之际开枪自卫,打死两名暴徒,一名受伤。结果打砸抢烧的暴徒无一人被控告,这位自卫反击的青年却被控杀人。庭上出示了非常明显的自卫证据,证人证词显示凯尔确实是正当防卫。但是有人却跳出来威胁此案的陪审团,说法庭上有摄像头,能够认得出你们的脸......这么嚣张的阻碍司法公正,难得他不怕法律制裁吗?这个人是谁?美国到底还有没有法律?

《曾为川普总统弹辩护的著名律师Jonath-Turley-谈Kyle案–检方完全失控-中文字幕》

曾经在川普总统第一次被弹劾案中做辩护律师的著名律师,法学院教授Jonathan Turley(一个公正的民主党人)今天做客福克斯新闻,评论小英雄凯尔(Kyle Rittenhouse)审判案中,检方的对案件完全失控的种种无理行为和法官合乎中道的裁决。

我认为这件事最离谱的一面,实际上是拜登的言论,当他在知道其真实的事实之前,就宣布凯尔是白人至上主义者!

你知道,这不是要求正当程序,这不是对平等正义的呼吁,这就是暴徒执法的呼吁!

被凯尔的枪弹击中手臂的盖奇·格罗斯克罗伊茨(Gaige Grosskreutz)在检方作证时说,他被击中的时候,他的手是举在空中,好像他对凯尔并没有构成威胁。但是当他被辩方律师盘问,并且举出视频和相片为证据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当他把手举在空中的时候,凯尔也把枪管垂了下来,并没有向他开枪,只有当他看到凯尔放松了警戒时,把枪指向凯尔并往前向凯尔冲去的时候,凯尔才开枪打中了他的右臂。这样的描述的自我防卫不但完全符合自我防卫,而且看起来是一个对用枪和规则非常熟悉的人才做得到的自我防卫,基本上粉碎了控方企图控告凯尔暴力侵犯第3个被枪击者的罪名。

当凯尔在法庭上为自己作证,很多法律专家认为这实际上有很大的冒险,因为在对方的盘问之下,有时候会不小心说出错误的话,而导致被对方抓住某种把柄。检方就试图让凯尔·里滕豪斯承认他有意杀人。不过,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回答得无懈可击。

检察官:“那晚每一个你开枪打的人,你的目的都是击杀。对吗?”

里滕豪斯:“我并不打算杀他们。我的目的是阻止他们对我的攻击。”

检察官:“通过杀死他们。”

里滕豪斯:“我做了我必须做的事来阻止攻击我的人。”

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在法庭上忍不住痛哭很久

而凯尔在作证的时候,他讲到被几个凶徒追逐,可能生命遭到威胁的时候不禁失声痛哭。主流媒体的众多评论员就纷纷胡说凯尔这是表演。但如此动情的表演,如果不是训练有素的演员的话,恐怕是很难做得出来的,何况凯尔只是一位经历过99.9%的美国人都没经历过的生死关头的17岁的少年。从经历过战争前线回来的退伍军人很多都患有创伤后应激综合征的事实来看,这位十七岁的少年在连续经历三次必须扣动扳机击杀面前的威胁之后,难道他不会因此而心灵大受冲击吗?这样的失声痛哭不正是心灵大受冲击的表现吗?

证人席上还有一位亚利桑那州的公民记者德鲁·埃尔南德兹(Drew Hernandez)。他到基诺沙实况报道当时暴乱的状况。他特别注意到凯尔的行为,因此他为凯尔在枪击之前多次的表现对人帮助,且试图为冲突气氛降温的行动做了见证。检方希望通过用这位公民记者曾经咨询律师的事实而企图暗示他含有背后的动机,不值得信赖,这一举动遭到了法官和著名律师乔纳森·特利(Jonathan Turley)的抨击。特利说:是不是“如果只要某人寻找法律建议,就被认为某种程度上不太可信吗?”

哈佛大学法学荣誉教授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周四接受《福克斯新闻》(Foxnews)采访时说:”我认为这对辩方来说进展顺利,而对控方来说则不那么顺利。”“我们还没有听到所有的证据,所以我们将拭目以待,但现在如果我是检方,我宁愿重新开始。”

确实,检方知道他们对凯尔的谋杀罪的起诉正在分崩离析,因此在听证最后一天向法官提出要求,在原来指控的谋杀罪之外,还加上一些其他的比较轻一点的罪名,比如,鲁莽造成的过失杀人罪。检方还使用了通过电子程序把模糊图片清晰化之后得出的图片,指控凯尔在当晚早些时候曾经把枪指向后来首先被他打死的罗森鲍姆(Rosenbaum),以此说明罗森鲍姆向凯尔攻击,是因为凯尔首先威胁他。如果陪审团接受这个说法,就使凯尔不能使用自我防卫的辩护。但在没有经过加工的照片,根本无法看出凯尔的枪当时在什么位置。

在11月12日的庭审中,此视频显示:Antifa暴徒Grosskreutz离凯尔近在咫尺、并用用手枪对准凯尔的头部,在命悬一线的关键瞬间,凯尔出于自卫开枪,打残Grosskreutz的手臂。下面是凯尔的辩护律师的两句话,已经显明,Grosskreutz承认凯尔是自卫:

律师:你手举在空中的时候Kyle并没有开枪,对不对?

暴徒Grosskreutz:对。

律师:直到你用枪指着他,向他走过去,你手里的枪正对着他的时候,Kyle才开枪,是不是?

暴徒Grosskreutz:是的。

在过程中,辩方律师并非没有犯错。在对于检方所提出的通过数码加工的照片作为证据,辩方律师虽然想到了要这些通过数码加工的照片的真实程度提出质疑,却没有用数码照片的专家来更清楚的说明此事,使这个地方留下缺口。另外就是在检方使用关于凯尔使用的子弹来说凯尔带有谋杀的动机,这些问题如果能雇用一个枪械专家来回答的话,就会对检方所使用的这无稽逻辑有更有力的反驳(Tim Pool on Timcast URL:见注1)。我会在下面有更多的讨论。

但即使有这些小缺口,从法律的立场上,我引述德肖维茨的看法,他周六在《新闻极限》(Newsmax)节目中坚决认为,凯尔·里滕豪斯在去年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的”“黑命贵抗议活动中杀死两名男子并打伤第三名男子的行为“应该被无罪释放”。

德肖维茨说:”如果我是一名陪审员,我会投票认为存在合理的怀疑(谋杀的指控)[和]他确实是出于自卫。”

但陪审团考虑的是否仅仅是事实和法律?而在法庭外面,代表”黑命贵“等暴徒势力的发言人已经直接向陪审团和城市发出威胁警告,企图左右陪审团成员的决定。”黑命贵“甚至是对基诺沙和美国各大城市以暴动恐吓来绑架审判。所以说,这次受审判的,还包括美国司法系统,这个美国人认为可能是在美国最能保持公正的政府机构,是否会倒在暴徒执法的浪潮之下?

暴徒执法的浪潮是去年由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亡引发的,该罪犯被报告在便利店使用假钞,在拒捕过程中死于警察的膝下,引发了全美范围内数十个城市的暴力抗议骚乱,造成12-13人死亡,多个城市的财产损失达数十亿美元。这个损失是经常被引用的数字,但真正的损失要大得多。在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法院对执法警官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的审判过程中,法院罔顾弗洛伊德验尸报告中显示体内含有足以致死的超高量多种毒品,以及死者早在被塞入警车时就不断重复”我不能呼吸“的事实,屈服于法庭外的暴力威胁,强行将死者的死因归罪于肖文警官合乎规范的跪压动作,裁定肖文警官2级谋杀罪名成立,判处了22年监禁。这个事实证明以破坏法治的方式建立暴民统治的企图已经很大程度上成功了。

2014年在密苏里州福格森市(Ferguson, Missouri)发生的种族问题暴乱是暴徒执法浪潮的开始,而在去年的黑命贵运动中,这浪潮达到了高峰。在民主党执政的多数大城市,一旦出现黑人在警察执法过程中丧生就会马上爆发大规模的骚乱,而通常这些骚乱又以争取种族平等的高尚口号为幌子,得到以奥巴马为首的政治左派和左派大多数媒体的站台支持。并且由于这些政治左派所占据的政府和舆论的权利加上了暴徒对大公司董事个人的施压,美国的大公司一个又一个直接向暴徒投降,通过捐款,通过在公司里面推行所谓的平等包容政策以表示其思想觉悟的激进,使这股左倾暴徒执政的浪潮越来越壮大。民主党主导的城市基本上对这些暴徒执政的要求唯唯诺诺,即使他们没有废除警察,但是警察的作用也基本上是形同虚设。如果警察对暴徒执法,很可能会被暴徒反击和伤害;如果执法过程中伤害了暴徒,他们不但得不到政客的支持,反而可能会落得把牢底坐穿的可悲命运,他们能继续勇敢的执法吗?

基诺沙的暴乱就是因为政客让警察袖手旁观的决定,在这样的权力真空中持续了三天,烧毁众多居民们辛勤建立的社区和用毕生精力营造的生意。

暴民统治还包括那些使用语言来推动暴力的,就是主流媒体和在推特上的极左水军。主流媒体在凯尔·里滕豪斯的案件很多的真相还在扑朔迷离之中,就已经争先恐后的宣称凯尔是白人种族主义者,指责他去基诺沙是为了去那边报复杀人,并且即使在很多的事实已经证明他们原来宣称的是错误的,比如关于他是否带着枪支越过州界,他在17岁的时候没有合法的权利带枪等等,媒体不但没有修改他们原来的错误,而且还变本加厉在报道审判过程中刻意的作假或省略正确的信息,继续支持他们用种族主义者来指控凯尔,难怪德肖维茨说,凯尔应该起诉自由派新闻机构,让他们为坚持认为他犯有谋杀罪并通过实施舆论私刑负责。

其次,这次审判,受审的也是政府权力,是否依然民有民主民享。

稍微中立一点,注意事实的人,都会意识到凯尔是去帮忙清洁,甚至救治伤员,而反对给凯尔以杀人罪或甚至犯任何被指控的罪名,但是他们也觉得这个17岁的孩子到一个暴乱的地方主动地参与维持秩序甚至恢复秩序的行动,并且带着枪,是不明智的。

诚然,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并不希望要一个17岁的孩子去担负大人应该担负的责任。但帮助自由世界获得第2次世界大战胜利的美国军人中,有很多是刚到18岁参军的。对于凯尔是否应当在这个场合如此出现在肯诺莎,重点不是他的年龄,而是为什么普通公民需要这样站出来做这件事?

媒体把凯尔称为 vigilante(民间执法者),带有贬义,因为民间执法者是没有被合法授权的执法者,虽然好莱坞电影中卖座率最高的,就是民间执法超级英雄片,像蝙蝠侠和蜘蛛侠那样的。但那是电影。”文明“社会的现实世界中,执法超级英雄的工作已经委托给了当选的官员,警察的权力也因此得到授权。人们期望通过合法使用警察力量来恢复秩序。但民主党执政城市的市政府和警察,不能为人民的治安效力,人民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暴徒说,我把一切都给你,请你放过我。这不是想象,洛杉矶政府就是这样直接忠告市民说,如果遇到被歹徒抢劫,那么就直接把他要的东西给他吧,因为犯不着为这丢了小命。在纽约市”黑命贵“的首领霍克·纽瑟姆姆(Hawk Newsome)已经对当选市长亚当斯(Eric Adams)说了:”不要把你的便衣警察派到街上,否则你会看到暴乱流血。“

这个诙谐的推帖已经足以说明凯尔的勇敢对暴徒们的威慑

虽然宪法仍然保障美国人有权为保护自己而携带武器,但这项权利的一直受到左派的恶意攻击,受到蓝色州和城市制定的各种法律的限制,以致需要使用时,要冒巨大的风险。危险不仅仅是自卫失败而丧命歹徒之手,更有可能即使自卫成功,也遭到政府和媒体的迫害。

从我们所看到凯尔遇到极度危险,而需要枪击三个攻击他的歹徒的视频来看,每一次的开枪都是在歹徒已经直接几乎侵害到他身体,或者已经侵害他身体的时候才发射的,没有一颗子弹打到无辜的人,甚至不接近打到无辜人。枪击后面两个攻击者的时候,他还是先被摔在地上打了滚,并且肩膀上还挨了一记滑板重击之后。如果在那混乱恐怖的场景中,能保持如此的镇静和胆量完成了这一切几乎完美符合自卫定义的动作,还被政府的检察官在两天之内就定性为谋杀罪起诉,被大批的主流媒体,民主党政要包括拜登和奥巴马,直接定罪为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杀人犯;如果凯尔能被定罪,大概就没人能在民主党执政的地区合法地做到公民自救了。

这就是政府为虎作伥地为暴徒服务,或者更可怕地,暴徒为虎作伥地为邪恶政府服务的状况。

在说完为什么这次审判是对司法系统,美国的政府权力和媒体审判之后,我要说这也是对美国人的审判:

这个案子的判决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在民主党执政的州和地区,第二修正案所保证的公民用枪和自卫权是否在实际意义上还成立?虽然还可以有枪,但是如果当遇到危险的时候,使用枪械来自卫往往会遭到政府最后更严厉的迫害的话,那么拥枪权就名存实亡了。大家再仔细看一看凯尔自卫的这一段视频,看看你有多大概率的可能在拥枪自卫的时候能够做得比他更完美地接近自卫的定义(在电子游戏上做的不算)?而且即使你最终的结果是被判无罪,但是你需要倾家荡产来雇律师为你辩护。在这个问题上,凯尔的辩护是帮助每个人都能够真正意义上的享有第二修正案赋予的权利,这不仅仅是少数枪械爱好者的执念。

同时,我在上面提到辩护律师犯了一些错误,这些错误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缺少专家的帮助而引起的。通常这样一个引起高度关注的官司,需要有一个团队的律师,要雇得起出庭作证的专家。且在今天的政治氛围里面,愿意接这样极具有极高争议性,很容易被标签为种族主义者的官司的律师,不是打赢就能出名,而是要遭到来自多重的危胁。凯尔的家能付得起这样的官司吗?显然他们需要大众的支持。而他们诉讼费用的不足,也会影响到他们在打官司的过程中是否能够请得起足够的律师人手和专家。既然他们的诉讼是为众人打的,那么众人就应当在他们的费用上给予支持。(如果您对凯尔去年的英雄行为是支持的话就请捐助给他们家的法律诉讼基金吧。https://support.freekyleusa.com/)

美国最以为豪的宪法和三权分立系统并不等于单单靠这一个系统就可以高枕无忧,认为宪法所保障的权利自然就不会失去。宪法保障权利的有效程度完全取决于这个宪法包括的公民愿意为保护这个宪法所付出的代价。退伍军人日刚过,我们常常说,这个节日所纪念的那些军人为保护宪法作了牺牲。但我们应当意识到,军人只能保护宪法不被从外部侵入,要更艰巨的战争是保护宪法和美国整个体制不从内部被腐蚀,这也是一场战争,也许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每个公民都必须意识到,每个公民是战士。

小英雄凯尔·里滕豪斯的案件关系到美国的司法系统是否被暴徒所劫持;关系到政府应该如何行使权力、履行义务;关系到普罗大众受否还能依据宪法第二修正案所保障的公民持枪权用武器捍卫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也拷问我们自己,我们应当如何用自己的行动来捍卫美国宪法,捍卫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因此,我们理当予以关注。怯懦的司法机构已经慑于恶势力的暴力威胁,苦害了忠于职守的好警官德里克·肖文,并以此警告了所有立志除暴安良的优秀警察,今天它是否还会故伎重演加害于善良勇敢的小英雄,剥夺所有人持枪自卫的权利,跪倒在暴徒面前吗?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5/1672005.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