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赛艇队长:为什么说中国男足是另一个“北洋水师”?

作者:

提起面子工程,可能在座各位都会会心一笑,在我国的每座城市,都能找到一处面子工程。例如某地盖了拆的关二爷、某些地方各种仿美国国会大厦的办公大楼等等。

世界最大的关羽铜像,建造花了7亿元,拆除搬迁花了1.55亿元

安徽阜阳市某区的办公大楼,在我国花巨资建造这种数典忘祖,崇洋媚外的建筑,确实够罕见

那么我国投入最多的,也是最失败的面子工程是啥?当然是足球场上穿红衣服的那几位。其他的面子工程起码还中看不中用,这个连看也不中看

就在昨天,2022国际足联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最终阶段(12强赛)B组第5轮比赛,最终中国队1:1战平阿曼队。目前,国足1胜1平3负积4分,位列小组第5位,除非后面5场比赛全胜,否则没有出线的希望

赛后,主帅李铁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选择在微博正面回应。他这样说道:“足球就是这么神奇的东西,我依然爱它。微笑面对人生!努力工作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

李铁主帅的微博回应

与此同时,李主帅的维基百科却被球迷修改为:阿曼足球运动员、获阿曼足球先生、是阿曼主帅。借此表达对李主帅将洛国富换下的不满。

李铁维基被人恶意修改

前队友的范志毅,范大将军曾言:泰国输完输越南,越南输完输完输缅甸,接下来没人可输了…。笔者真心希望这一天能早日到来,目前中国足球就好比摇摇欲坠的大楼,无论是请外籍教练还是规划外籍球员,都只是为大楼做一些裱糊工作,而保住这个大楼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楼塌了重新打地基重建

这个道理就跟晚清的洋务运动建海军颇有些相似之处。

面对那些来自西方的面孔,他们都是一边相信“洋大人万能论”一边表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本是骑兵出身的军官,对海军了解有限,真正业务上的事都交给水师总教习,外籍顾问,英国人琅威理去办。琅威理的头衔全称是“会统北洋水师提督衔二等第三宝星朗威理”,相当于副提督。

光绪八年十月,琅威理受聘为北洋水师总教习,负责舰队训练,“颇勤事,为海军官佐所敬惮,中外称之”。他在军中日夜操练,“刻不自暇自逸,尝在厕中犹命打旗传令”,因治军严谨,在他的督带下,北洋水师操演认真,平时没人敢请假,亦无人敢出差错,北洋水师中流传了“不怕丁军门,就怕琅副将”的说法。

在琅威理的严格要求和训练下,北洋水师军容顿为整肃,一时令各国刮目相看。

琅威理与致远舰军官合影

但就是这样一个治军严明的军官,却被水师内部排挤走了

1890年2月初,丁汝昌率舰队开赴南洋度冬,船泊香港。其间丁汝昌有事外出,“留琅威理与两镇督率妥办”。丁汝昌率4舰离港后,北洋海军右翼总兵、“定远”舰管带刘步蟾以丁汝昌不在船,按照惯例,下提督旗升总兵旗,琅威理认为正提督走了副提督还在,应该升副提督旗,说白了就是争谁是舰队二把手。

琅威理找李鸿章主持公道,结果李鸿章担心其做大,把舰队据为己有,就拉偏架站在刘步蟾一边。说北洋没有副提督,洋教习充其量只是高级顾问,天子客卿,琅威理一怒之下辞职回家。

这就是著名的“撤旗事件”大致经过,有国内学者就认为“这是李鸿章挫败了英国人篡权的图谋。”

挫没挫败洋人的阴谋不知道,但自此事件后,北洋舰队军心涣散,一出国士兵就上岸赌博嫖娼,走私稀有物品,战斗力也随之一落千丈。宁可放弃战斗力也要把琅威理赶走,可见对外国人是一百个不放心。可话说回来,等琅威理一走高层就继续找新的外籍顾问。

汉纳根(1855-1925),德国人。陆军大尉,中国海关税务司德璀琳长婿。1879年由德国军队退伍,由中国驻柏林公使馆聘请来华,在天津任军事教官兼充李鸿章副官,并负责设计和建造旅顺口、大连湾、威海卫炮台。1894年再次来华,7月23日由大沽口搭乘运送清军的英国商船“高升”号往北朝鲜。25日,“高升”号在丰岛附近海面被日军舰击沉,汉纳根根泅水得免于难。不久,应李鸿章之聘以花翎总兵衔入北洋水师充总教习兼副提督。

先是从德国找了个陆军尉官汉纳根,等甲午战争爆发后又要请前日本海军顾问英格尔斯,阿姆斯特朗公司驻中国代表邓禄普,海关总税务司赫德派出自己在伦敦的代表金登干与二位进行联络,可北洋水师连联络的时间都等不及,直接雇佣马格禄当外籍顾问。

但马格禄之前就是个拖船的船主,黄海海战后负责拖带在海战中搁浅的“广甲”号,结果拖带失败,广甲沉没。用范大将军的话来说:“你马格禄什么的都在当外籍顾问,他干不了,没那个能力晓得伐!”另外一八九四年十二月,美国人晏汝德,浩威“挟奇技来投效”,“其术近于作雾”,据称能够运兵登岸,活捉敌船,使雷艇靠近敌战船,而“敌不能看见”。

这分明是一个骗局,而李鸿章却认为“留之必有用处”。如此操作,着实搞不懂李中堂对外国人是何种态度。

1993年,施拉普纳被请上了春晚,牛群和冯巩合说了一段相声《拍卖》,其中有这么一段经典台词,“施大爷的这根头发是在中国变白的,是为了中国足球变白的,是为了中国变白的,我们要把他永远地留在中国”。就在上完春晚后的这一年,施拉普纳率领中国男足国家队,在亚洲区世界杯预选赛第1小组第1阶段的比赛中,分别以0比1的比分负于也门队和伊拉克队,中国男足冲击世界杯的梦想又一次以失败告终。从此之后,施拉普纳走下神坛,改任中国足协技术顾问,1年后正式离职。

相比之下国足也是一样,一边觉得外国人就是香,请了一大批外国教练,前有曾登上春晚的德国人施拉普纳,至理名言为:“不知道把球往哪踢就往对方球门里踢”。后有:“小高带的挺好的你把他换了干什么,换上来西班牙名帅卡马乔结果输泰国一个1:5”。

从左至右:德国人克劳斯·施拉普纳,英国人鲍比·霍顿,南斯拉夫博拉·米卢蒂诺维奇,法国人阿兰·佩兰

同时在举国体制培养不出优秀运动员的情况下,大把浪费纳税人的钱,归化一堆外国球员。但把这些教练请进来之后,具体业务您就别插手了,非得管,结果搞得跟每任洋教练都不愉快,那些外国球员花大价钱归化过来了也不好好用,阿伊洛西奥换完国籍了国家队不招,进国家队了还就让打半场,俗话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又用又疑究竟意欲何为?

近代海军和国足另一个相似之处是乱学习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在最早要办海军的时候,左宗棠创建福州船政学堂,请来了的外籍顾问是法国人日意格和德克碑,在造船的理念、技术上也都参照的法国。几年之后李鸿章又大量进口英式装备。

等到19世纪80年代初添置铁甲舰,又向德国伏尔铿造船厂下订单。军舰种类也是乱买一气,从只能守港口的蚊子船到后来的无防护撞击巡洋舰、穹甲巡洋舰、装甲巡洋舰、铁甲舰,应有尽有。

黄海海战,护送运兵船的北洋舰队一览表

甲午开战之前李鸿章说北洋只有8艘军舰能应战,办了20多年海军为啥是这么个结果?因为那些蚊子船,撞击巡洋舰不能出海打仗,根本就没法跟舰队匹配。黄海海战虽说北洋出动了12艘军舰,但两艘来自广东水师,两艘是早已落后于时代的无防护撞击巡洋舰“超勇”、“扬威”,其中超勇在开战40分钟即宣告沉没,可见根本不堪一战。

相比之下日本就很专一,只学英国,军舰除了那三艘法国的三景舰,其他绝大部分也是从英国一脉相承,可操作性比大清强得多。

参加黄海海战的日本联合舰队

现在中国足球也是这个问题,02年巴西世界杯夺冠我们要学巴西,10年学西班牙,14年学德国,结果谁都没学明白。与其整那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学日本,效果肯定比现在强。此外还有派系之间互相使绊子的问题,高薪低能的问题,在这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结,北洋水师的失败总会归结到大清体制上,强大的海军不是光靠钱就能买的来的,它需要工业基础、科学精神,开明的制度设计

如果光靠买买买就能强兵的话,那为啥全美械的沙特阿拉伯打不过胡塞武装的拖鞋军?足球也是一样,这是一个工业化时代才出现的运动,一支球队就是一台车,球员只是这台车的外表,而关键的零部件是它背后的运营、管理、市场、青训,如果这些零件都烂到家了,这车外表就算再光鲜,又能指望它跑多快。

很多人以为我们只要经济发展好了, GDP超过别人,制造业什么都能造,我们强大了,厉害了,培养几个球员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么。随便选些个身高体壮速度快的人,比如刘翔姚明,就能把足球踢好,就能进世界杯。

实际上如果不进行更深入的改良,就算你找了11个梅西 C罗,充其量也就是众泰披上了豪车的壳子,看着像保时捷,实际上那玩意叫保时泰,上路以后该拉稀还拉稀。

抄一个壳就行了?差得远着呢!

而比深入的改良更重要的是,首先改掉民众的思想,海军和足球都需要足够的群众基础

晚清中国筹建水师学堂,在招生的时候,那些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都对此嗤之以鼻,有条件的都是读四书五经考科举了,谁来学这个,最后招上来的都是些穷人家的孩子他们报考是因为每个月有四两银子的补贴,能帮着家里缓解经济负担。

参加海军的初衷是为了吃饱饭,那等他们走向工作岗位的时候,自然是得过且过,疲于应付

这个理论套用早在足球上也是一样,本质上来讲,我们就不是一个热爱体育的民族。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我们的价值观: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我相信这句话没有人反对吧?现在教育内卷卷的是啥?没人去卷体育类的吧(马术、高尔夫这种更应该被视为所谓的阶级入场券)?而“练体育”,大家想想周围遇到的情况,是不是仅存在于“读书差”的小孩?

一般家庭别说培养孩子马术了,就是连真正的赛马都没机会摸一下

目前大环境如此的残酷,有多少家长愿意花10-15年的时间去培养一个将来还不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可以站在顶级联赛舞台的明星球员(只有这两个条件都满足才能勉强回得了本)。如果练到一半不练了,又需要耗费多少精力重新回到高考的跑道上?

这就堵死了绝大部分正常家庭让小孩从小接受每周起码两次足球运动的路子(成为足球人口的标准)。

相比之下西方对这方面的认识可高了不止一点半点,日本和欧洲那些国家,要么就业压力低,要么福利高,小孩子学踢球不失为一条不错的出路,即使踢不了职业也不影向未来的就业,反而可以养成一种不错的爱好。南美则是因为没得选,只能通过踢球来改变命运。

贝克汉姆

英国加比达斯足球夏令营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之下,就会有大批青年才俊很早就崭露头角,贝克汉姆11岁被曼联相中,14岁和曼联签约,我们身边如果有个11岁的孩子很有足球天分,有谁会关注他?有谁会给他一份合同?巴西球星罗比尼奥16岁的时候接受采访,他说:“谢谢大家喜欢我的足球…”,一个16岁的孩子,他能说出来“我的足球…”相比之下我们的球员一出脚就输了,因为根本对这件事儿的理解就已经输了。

从足球的组织上来说,人家坚信科学,坚信理性,坚持真理,我们这边还坚信“师夷长技以制夷”,只学外在器物而不学本质,这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比拼。现在你说中国足球为什么成绩差,这要是成绩好可就是见鬼了。

就目前的现状来说,想要提高中国队的成绩是挺难的,方方面面都要解散重组,其中我觉得咱要是真关心足球,那就别过问成绩,它只是一项运动,不应该把它想得太功利。

如果如果你正好喜欢足球,去现场体验体验气氛,周末看看5大联赛,约几个球友踢一个钟头,每周六准时观看赛艇队长讲足球与历史,享受这项运动的乐趣,这就可以了。

快乐是自己给的,不是通过成绩来显示的,当我们享受过程,从中感觉到快乐,主观能动性自然也就有了,从中国足球到北洋水师,都是这个道理。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循迹晓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7/1672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