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观察:北京的“民主”令人困惑

民主,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垂手可得,在专制国家几乎没有。甚至在红色中国,官方还炮制出另一张“民主”大饼——全过程民主,毕竟也挂有民主二字的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中共官方称“全过程民主”写入六中全会文件。该会议此前在京西宾馆举行。图为中共三中全会北京警察阻止拍摄京西宾馆。

民主,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垂手可得,在专制国家几乎没有。甚至在红色中国,官方还炮制出另一张“民主”大饼——全过程民主,毕竟也挂有民主二字的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冒险也争取不到的民主

一群热爱民主的中国公民,近段时间响应官方的话语,勇敢地站出来参选地方的人大代表,在中国,这是要冒险的事情。但是他们还是失败了。

在10月13日至14日开的中共中央人大工作会议,中共最高领导人刚重申了“全过程民主”的概念,“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

隔日的10月15日,北京市14名市民联名在网络上发表声明,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当时即将在11月举行的北京市区、县人大代表选举。

14名候选人中包括了著名的“709律师案”中的受害人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也包括了长期参与维权运动的公民野靖环等人。他们身披“请投我一票”的竞选服装,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所在的选区。

在联合声明中他们表示,“我们深感普通百姓与政府、人大、法院、检察院等等部门沟通的困难……我们愿意替老百姓说话,办事。”他们还打出了竞选口号:“人大代表人民选,选好代表为人民。”

王峭岭在社交平台推特发表14位北京公民宣布参选基层人大代表。但参选人的声明接下来在北京引发一场震荡。

11月5日,北京市举行区县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投票。就在这次投票之前,11月1日,被外界视为“全过程民主试金石”的北京市14名独立参选人“宣布停止独立候选人的参选活动。”

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不堪承受地方维稳系统的恐吓和压力,“为了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

声明中披露,他们自10月15日表明参选后,其中10名独立候选人被警察“死看死守”:有的被带到派出所“喝茶”,有的不让离开居住的社区,有的深夜从家里带走“被旅游”,有的遭到乡政府强拆威胁等,这10人只能被迫取消选举宣传活动。

退选也不行,11月12日,被迫宣布退选的独立参选人李海荣和郭启增在北京十八里店乡的住房遭当地政府派人强拆,手机被强拆人员抢走。

参选人王峭岭和野靖环的推特上还保留了不少他们受恐吓和干扰的细节记录。

考虑到有关消息已在海外推特披露,记者没再联系这些宣布退选的人士置评。

“全过程民主”是什么东西?

在北京14名独立参选人被打压被迫取消的一周之后,11月8日至11日,中共召开了十九届六中全会。这次会议因为出炉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而备受瞩目。

在11月12日的六中全会记者会上,作为中共高层大脑级别机构的中央政策研究室的主任江金权,面对外媒当起民主讲师,宣扬“全过程民主”。

所谓全过程民主是2019年11月2日习近平在上海首次提出的,地点是一个涉外小区,上海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居住有外国人。

“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习近平总结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实践提出的一个重大命题,”江金权在六中全会记者会上说,“全过程民主”也写进了六中全会文件。

江金权并用近三百字的党话介绍中共的所谓全过程民主,强调在中国发展民主要“坚持党的领导”,坚决抵制西方宪政、多党轮流执政、和三权鼎立。

官方宣明是要党领导的这个“全过程民主”是个什么东西?中共用来达到什么目的?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大纪元表示,所谓全过程民主的说法,是中共为了给红色极权体制披上一件伪装衣,刷上一层伪装色的伎俩。

“这么做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为中共政权在国内国际环境中强行制造合法性,另一个是以此作为争夺国际社会意识形态话语权的筹码,去争夺对民主、人权等重要概念的定义权和解释权。”

唐靖远认为,抛出所谓全过程民主,其实是中共一种超限战的形态。

“国际社会围堵中共最有力的武器,就是中共的极权暴政体制与肆意践踏人权。中共无法否认这些事实,所以其采取的一个应对手法就是扭曲并篡改民主和人权的定义,把中共用来装门面的假民主说成是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把践踏人权说成是中国国情的保护人权或东方文化背景下的保护人权。”

他说,中共的目的是刻意把民主人权这些普世价值以文化背景不同为借口强行划分为不同的定义,以此达到稀释、最终篡改这些定义内涵的目的。“这其实是中共超限战的一种形态。”

现居台湾的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11月16日对大纪元表示,“包括全过程民主,都是谎谬、可笑、无耻”。他认为共产党讲的民主都是幌子。

他说,在中国,民主这个名词是早年中国共产党为了获取政权,在取得政权之前利用的名词,来挑战国民党政权,使得民主这个词,现在共产党需要接受,就必须要给予新的解释。

“因为它所有的行为都违背民主的核心价值。因此他们就找了各种各样荒谬可笑的解释。”

吾尔开希认为中国所需要的民主,跟全世界所需要的没有任何不同。

他说:“其实对于中国来讲,和全世界来说,民主没有不同。就是要开放、要有结社自由,言论的自由,要有各种权利的自由。如果共产党强要用任何其它的途径来取代,都是对全世界人民智商的侮辱。”

亲北京港媒《明报》10月21日刊文说,“全过程民主”这套“理论”,出自王沪宁的学生、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林尚立。

“整天套话、鬼话,就是不说人话,”大陆作家荆楚11月16日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直言:“中南海阴谋深似海,那帮人没什么好。什么全过程民主,那些无聊的犬儒觉的解释得更长才有意义。”

民主梦想一个一个被灭掉

荆楚对大纪元表示:“我曾经有个网络上的朋友,就是以独立侯选人的名义参选人大代表,结果抓进去判了好几年,江西新余的刘萍,出来一年多,”荆楚说,“什么全过程民主,人家出来独立参加竞选,你把人家打压,甚至抓进牢房,掩耳盗铃,这样谁信啊,连它自己都不相信。”

刘萍作为江西新余钢铁集团下岗维权者,2011年5月参选厂区人大代表选举,并在公开场合演讲从事竞选活动,随后刘萍被警方警告并带走,未被列为候选人,联名推荐她的15人都被警方约谈。2013年4月在新余市组织举牌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刘萍被捕,2014年6月18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2019年10月27日获释。

中国大陆不少独立参选人曾试图在亲身试验来推动中国真正的民主选举,或者说打破中共民主的谎言。

刘萍只是其中知名的一个。

福建省顺昌县下岗工人张德锦2011年就开始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地方人大代表,但在参选过程中遭除名。今年他获得18位选民推荐提名,成为该县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但是当地选委会没有依法公告他成为初步候选人,剥夺了他的参选资格。

湖北省潜江市公民姚立法1987年起连续四次自荐参选潜江市人大代表,终于在1998年高票当选,五年后落选。此后,他成为当地的重点维稳对象。

吕邦列是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宝月寺村村民。2003年年底,枝江市开始市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吕邦列自荐参加竞选,并成功地参选为湖北省枝江市人大代表。2005年8月,因观察太石村村民罢免村主任的维权活动,吕邦列被打昏。

大纪元记者多次拨打湖北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和湖北前枝江市人大代表吕邦列电话,都无法接通,疑似被封锁。

上述这些独立参选人的曾经成功当选,毕竟只是个别,且出现在十多年前。如今看来,公民独立参选,似乎与当局吹捧的“全过程民主”冲突。

“它是在打哑谜,”大陆作家荆楚说,我就看不出共产党哪有什么民主,它就是搞等额选举,就是一个候选人让大家去选。“这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我实在看不懂这帮土匪非法搞全过程民主是什么,不靠谱。”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宁海钟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8/1673286.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