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谢田: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错误有三

作者:
一个不幸搭上车的受害者,就是中华民国台湾,因为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给出了错误的讯号,使得中共政权得以被壮胆(embolden),也葬送了美国50年来历届政府战略模糊的威慑力,而使得习近平的中共政权更有可能在北京冬奥会之后,他们可以放开手脚,对台湾或者外岛贸然动武。美国政府的行为方式,连中国的普通百姓都觉得诧异,也都觉得似曾相识,这很像那两个中国历史上的“东郭先生”。

图为2021年8月17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新闻会上讲话。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和国安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11月初接受CNN专访时,在谈到美中关系时的表态,震惊了世人。沙利文表示:“美国不再寻求改变中国。”“我认为,以往对华政策的其中一个错误是,有观点认为,通过美国的政策,我们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制度,而这不是拜登政府的目标。”沙利文还强调,美国不会发动新的冷战,美国对华政策的目标是创造条件让两个大国“在可预见的未来,可以在国际体系内配合、工作”。沙利文居然说,“我们希望这种共存的条件有利于推进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

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政策宣示,显示出当前的美国政府,在对什么是美国的根本利益,美国的价值观及其基础为何,这样最根本性的、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与美国的民众、美国的利益和美国正确的未来,是多么的大相径庭。

在这个政策宣示之中,沙利文可以说至少在三个地方犯了错误。包括一个方向性上的战略性错误和两个操作性上的战术性错误。白宫的战略错误,是没有能够认识到中共政权崩溃在即、全球反击共产主义的历史大趋势;白宫的战术错误,一个是对中共政权缺乏清醒的认识,居然梦想着和魔鬼式的政权配合、合作;另一个是面对狡猾的敌人,居然泄露了美国的底牌,让对手可以高枕无忧,而让盟友开始担惊受怕。

美国不寻求改变中国,但中共却不会放松改变美国的步伐!中共的超音速和极音速武器,日益扩大的核武弹头,和世界上舰艇数量最大的海军,在咄咄逼人地逼近美国之际,美国不但没有正面迎击,反而止步不前,甚至从反击共产主义的立场上倒退!这不啻于是在出卖美国的利益,是对共产主义政权的妥协和投降。这会迅速地把美国带入深重的危险,也会把全世界导入危险的境地!

并且,一个不幸搭上车的受害者,就是中华民国台湾,因为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给出了错误的讯号,使得中共政权得以被壮胆(embolden),也葬送了美国50年来历届政府战略模糊的威慑力,而使得习近平的中共政权更有可能在北京冬奥会之后,他们可以放开手脚,对台湾或者外岛贸然动武。

美国政府的行为方式,连中国的普通百姓都觉得诧异,也都觉得似曾相识,这很像那两个中国历史上的“东郭先生”。一个姑息养奸的同时,向一个邪恶和蛮横的对手示弱,企图以“仁慈”感化本性不改的恶狼,成为养虎为患的滥好人;或者呢,也颇像那个以国财资敌、以讨得恐怖大王欢心的糊涂人。

笔者所指的“东郭先生”,在中国古代文献中有至少两个,一个是汉代的,还有一个是明代的。汉代的那个是《史记·滑稽列传》中的东郭先生,他也叫甯乘。这位先生向卫青献了一个计,把卫青军功所得奖赏的千金的一半,送给了齐王母亲王夫人,用这个方式讨得了汉武帝的欢心。东郭先生,也因此升官发财。另一个东郭先生,是明朝马中锡的《中山狼传》中的,是一名墨者。所谓的“墨者”,就是墨家的学者。墨家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哲学流派之一,当时有诸子百家、九流十家。墨子的墨学,影响曾经很大,在战国后期,曾与儒家的孔学分庭抗礼。墨家的东郭先生,就是人们更熟悉的那个。赵简子在中山打猎时,有只求救于东郭先生的狼。东郭差点被他拯救到书袋里的狼吃掉,幸亏有明智的老者,用锄头将狼打死,救了东郭先生一命。拜登及其国家安全团队的负责人沙利文,可以说是非常不幸地扮演了中国历史教训中两个东郭先生的角色!

沙利文早在2013—2014年间,就担任过当时奥巴马的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而沙利文在副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任上的前任,就是现在拜登的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就是说,拜登在当奥巴马的副手时,前后两任的国家安全顾问,分别是布林肯和沙利文。沙利文在成为拜登的顾问之前,还是奥巴马时期美国国务院的政策计划部的主任(Director of Policy Planning)。在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川普竞选总统的时候,沙利文曾经是希拉里的资深政策顾问。也就是说,沙利文是从奥巴马时期贯穿到拜登时期、民主党左派政治理念的继承者和实践者。

沙利文作为美国政府与伊朗进行核谈判时的资深顾问,甚至在耶鲁大学的法学院做过访问教授,本来对伊朗政权和中共政权之间的勾结,共产主义邪恶和伊斯兰极端主义结合对世界的威胁,应该有深刻而清晰的认识。但这种应有的认识,从沙利文接任国家安全顾问10个月的工作来看,并没有体现到沙利文对拜登对华政策的正确咨询和顾问之中。

沙利文作为希拉里的资深政策顾问,曾经与她一起去过世界上110多个国家,沙利文在丰富的法律、司法、国际谈判生涯之外,也有在企业界的顾问和咨询经历,包括在微软、Uber这样的公司。今年10月,沙利文和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曾经在瑞士苏黎世有过交锋,会谈涵盖了台湾问题、贸易纠纷、病毒起源,和香港自由等问题。令人失望的是,人们看不出沙利文在对中共的态度上,有任何清晰和坚定的立场,双方居然要“本着公平、和平竞争的精神”来继续“合作”。难怪中共当局因此变得越发大胆和猖狂,加深了中共高层对拜登当局和美国政客的蔑视。

当然,沙利文的立场可能并不完全是他自己观点的体现,而更可能是拜登和布林肯的观念的反映。但是,作为白宫的国家安全顾问,应该是有对美国潜在的危险有更深刻的认识的,因为毕竟国家安全顾问每天都要得到对美国国家安全威胁的简报,可以从所有的情报机构得到最新消息,并且会跟总统进行每日磋商。沙利文2021年11月7日的表态,所谓的美国“不再寻求中国制度上的改变”,不仅仅是对前几届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的偏离,说得严重一点,几乎可以说是对美国国家利益的背叛。

沙利文11月7日的表态,似乎是对一个星期之后(11月15日)拜登与习近平举行的视讯会议很不吉祥的预演。拜登团队除了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其他的参加者从国务卿布林肯、沙利文、白宫国家安全会议(NSC)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Kurt Campbell)、到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中国事务资深主任罗森柏格(Laura Rosenberger),清一色的都是国家安全方面的官员。而中共方面的陪同,则清一色的是中共党务和外交的人员,包括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中共外事工作主任杨洁篪、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和外交部副部长谢锋。拜习会议没有重大的突破,争议话题上老调重弹、各说各话、甚至鸡同鸭讲,与沙利文一个星期之前展示的软弱、放弃和绥靖,应该是不无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新华社的报导,说拜登表示了“美方不寻求改变中国的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充斥着“拜登不支持台独”的言辞。白宫的官方声明,是另一套说辞,说拜登在提到台湾问题时表示“美国仍然致力于在《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的指导下实行‘一个中国’政策,且美国强烈反对片面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举措”。

尽管有可能是中共把沙利文的言辞套用到了拜登的头上,用来作为对内宣传的利器。但沙利文这种战略上失策的言论,对中共的妥协和绥靖的态度,伤害的不光是拜登政府的信誉和声望,还把美国的声誉和美国人民的利益拱手让给了中共。

以提出“软实力”和“巧实力”而知名的美国学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反对将美中竞争称为“冷战”(Cold War)。他认为与中国的竞争是一场涉及军事、经济和社会等各个层面的“三维博弈”,远超美苏之间的二维“冷战”模式。对此,笔者深表赞同。但约瑟夫·奈所说的“美国现在也不像之前受到共产主义输出的威胁”,则未免有失偏颇。

共产主义对美国的威胁,不光来自美国的左派社会主义者,也是因为美国的极左翼受到了来自中共的鼓励、渗透、甚至收买。约瑟夫·奈曾预警说,如果中国认为可以通过封锁或占领一个近海岛屿(澎湖或者东沙岛)来胁迫台湾,或者发生船只或飞机相撞事故而导致人员伤亡,并且美中一旦冲突,美国通过冻结中国资产或援引《与敌国贸易法》来应对,世界就会很快地滑向一场热战,而不是冷战!沙利文揭示的美国现任当局的国家安全策略,其失误之处和失言之祸,可能加速这一不幸场景的到来。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9/1673660.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