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企图分裂祖国 毛泽民命丧新疆

—毛泽民新疆作怨鬼

作者:

毛泽民

当今中共的首要之中,以家族从事“革命”的,湘潭毛家应该是首屈一指,也可以说牺牲最大。截至现在为止,计有毛泽覃被击毙于井岗山;杨开慧(毛泽东的第二位夫人)被枪杀于长沙城;毛泽民死于新疆;毛岸英毕命北韩。这批人的生命,却换来了毛泽东的成功。

这几个毛家人之中,最重要的还要算毛泽民,假若他到现在不死,真可以作为毛泽东的最得力助手,尤其在经济方面他比较内行,毛泽东也许不会闹到今天这样的焦头烂额!

当中共占据江西时,组织“中华苏维埃政府”,林伯渠任“财政部长”,毛泽民那时就是“财政部”辖下的“国库署署长”,所有抢来的黄金,白银及中共发行的货币都由他掌管,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毛泽东的私意,金钱还是要交给自己弟弟看守才放心。

中共“长征”中的财神爷

中共由江西开始“长征”时,所谓“中央政府”实际并没有什么档案卷宗,除去一些会议纪录之外,就是这笔财产了。当时毛泽东抽调了一个加强营,定名为“第十五大队”,专门负责保护毛泽东及所掌管的财产。从江西出发时,黄金、白银及“钞票”共计捆了六十多担,由毛泽民亲自督队,这个十五大队在编制上是直接属于毛泽东的,不归参谋长刘伯承指挥。

出发后,毛泽民本身要负有三种任务:一是保护这笔财产不要失落了;二是要继续筹钱——打土豪;更重要的第三是要在沿途行使中共发行的纸币。前两点只要有武力就行了,后一点除去武力之外还要加上用“术”才成。原来中共由江西跑到陕北时,在沿途购物完全是用“苏区”纸币,这种货币原来在中共统治“苏区”时已没有什么币信,更何况沿途行军中,今天经过甲地,明天又窜向乙地,甲地的货币自然就变成了废纸,老百姓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普遍拒绝使用。最初中共还想凭武力强迫行使,若不用“苏币”则立予严惩,但是武力也没有用,老百姓一见红军来到,多四散奔逃,在十室九空下,反而买不到东西。这情形十分严重,中共首脑曾为此召集会议,讨论应付办法,大家对这都一筹莫展,结果还是毛泽民想出一项办法,维持了“苏币”的信用。

拍卖物资与火烧钞票

毛泽民的办法说来就是一个“术”字,不过他懂得“欲取姑予”的道理,首先他把抢来的物资,沿途公开拍卖,拍卖的价格当然比较低些,有些贪便宜的民众来买,毛泽民乘机下令,必须“苏维埃银行”的钞票才有交易,这一来大家视同废纸的东西顿时又吃香了。接着毛泽民又作一个大胆的规定:一元“苏币”可以换一元二毫银元,两元中国、中央银行的钞票。老百姓最容易受骗,被他这样一宣传,中共所经之处,“苏币”竟然通用了,可是当共军一旦过境,马上便又一文不值,所以当时越爱贪便宜的人,就越发上大当。等到中共政权在北京成立后,还曾装模作样地公布要收兑当时的“苏币”,但是事已隔十五六年,能保存“苏币”那么多年的,实在微乎其微。不过,可见当时苏币流通数之大,连中共当局也会觉得不安,而有事后收兑的一幕趣剧,至于老百姓所受损失之深,也就可以想见了。

由于沿途“打土豪”打来的金银日渐增加,担夫的担子也就越挑越重,第十五大队总共只有这些人,更加沿途伤病死亡,未病者体力也日渐衰弱,对于每日掠来的金银,实在无力负荷。当毛泽民把这个困难向政治局提出时,一群人仍然打官腔,自诩共产党员无往不胜,些少困难应该想办法克服才是。毛泽东到底还有些手足之情,看到这位老弟愁眉苦睑的情形,就反问他一句:

“你有什么办法?”

毛泽民当时提出的第一个办法是增加人力,能再拨一个营就行了。这个意见刚提出来,军人群起反对,事实上前线兵力都不够分配,如何再能抽得出人来。毛泽民也明知这一点不能通过,他所以仍要提出来,只是作个陪衬,真正的办法还是第二个:把钞票烧掉一部分,以减轻重量。中共的首领们,土包子出身的多,对经济学一窍不通,听说要烧钞票都吓得跳起来,比较还是林伯渠懂事些,他听懂了毛泽民的意思,站起来代为解释说:“反正钞票是纸印的,我们打算印多少就印多少,今天烧了,明天用得着时,还可再印,怕什么?”经过林伯渠一番解释,毛泽民烧钞票的意见,终于获得通过施行。

赴新疆荣任财政厅长

到了陕北之后,毛泽民仍然管理“边区银行”金库,他的地位并不高,但是权力非常之大,这些地方可以说是毛泽东的聪明处。假若毛泽民继续留在延安,今天应该熬到了中央委员资格。可是,世事有时很难逆料,当民国二十六年中共在陕北站住脚之后,便派政治局委员——特务头子邓发(此人是中共老牌特务,任社会部长多年,民国三十四年与王若飞、秦邦宪、叶挺等由重庆同机飞回陕北堕机跌死)去新疆活动盛世才,当时盛世才正在新疆提倡反帝亲苏,邓发到那里一接洽,就建立了亲密关系。盛世才要中共派些干部帮助他建设新疆,中共对于这样千载一时的好机会自然不肯放过,当即决定派遣一批干部进向新疆发展,领队是陈潭秋(化名徐杰),其次即是毛泽民、林基路;另外一批人还有马明方、张执一、张子意、杨芝华(女,瞿秋白妻)等,这批人有的是从延安去新疆,有的却是从苏联回来的。到了新疆之后,盛世才非常重用,立派毛泽民任财政厅长,林基路任新疆学院教务长,陈潭秋因为身任八路军驻新办事处处长,所以未担任新疆的官职。但是有事时盛世才还是常要找他商量。这时可说是盛世才与中共的蜜月时期,毛泽民对于当时新疆的财政也大显身手,把新疆省的财政机构,重新改组,重要职位,大多换了共产党员。

盛世骐告密死于非命

原来这批人到新疆去,从开始就未安好心,他们对盛世才的评语是:“就其出身来说,是个野心军阀;就其思想来说,是个土皇帝;就其行为来说,是狼种猪。”从这段评语中,可以看出他们自始至终即以盛世才为敌人的。

在新疆那一时期,虽然盛世才对他们很表示欢迎和借重,但是他们仍然无时无刻不在打算夺取新疆政权。最初他们只是向工人、学生、少数民族等方面发展,最后又向军队渗透,第一个着眼点是盛世才的弟弟盛世骐。盛世骐是留俄学军事出身,回到新疆之后,任机械化旅旅长,是新疆“器械最良、训练最精”的队伍。

盛世骐的老婆是个女共产党员,她奉到命令要争取盛世骐“参加革命”。最初盛世骐对于共党还抱着一种敷衍态度,但为了要满足老婆的意愿,居然加入了中共。到此时,中共才露出真面目,要盛世骐率队起事,进攻督办公署,杀死盛世才,夺取新疆政权。

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盛世骐感到中共如此搞法,任何人也无法与之合作,即使真的按照他们志愿把盛世才杀了,明天也许就会临到自己头上。考虑到最后,盛世骐决心向盛世才告密,把中共的阴谋和盘托了出来。中共一见事情紧急,下令盛世骐老婆采取断然处置,要马上解决盛世骐。当天晚上盛世骐便被他老婆用手枪打死。

盛世才获知盛世骐被杀的消息;自然震怒非常,不惜亲自率兵去查看,把盛世骐老婆逮捕。经过审问未能审出口供,结果以通奸、谋害亲夫的罪名处死。

四一二暴动未能成功

盛世骐事件告一段落之后,盛世才对于中共的真正企图也多了一层认识,亦大起戒心,并想找个机会予共产党以打击。但是,陈潭秋、毛泽民等对此并无太大警觉,依然我行我素,时刻仍在打算解决盛世才,夺取新疆。

这时毛泽民已由财政厅长调任民政厅长,在其他各省,民政厅比较财政厅权力要大,地位也高些,只有新疆特别,因为地方封建势力大,再加上盛世才自己又十分重视地方干部,不肯假手于人,所以民政厅长反而变成了闲曹冷宦。毛泽民对于这个调动,虽然也感到并非吉兆,可是并未能打消他们推翻盛世才的基本计划。

自从盛世骐死后,中共向军队渗透的工作已宣告失败,只能在工人、学生身上打主意,想利用工潮、学潮向盛世才进攻,但新疆根本谈不到什么工业,工人的数量也很少,学生也不太多,在盛世才铁腕统治下,想闹起来真是谈何容易。可是,陈潭秋、毛泽民等并不死心,民国三十一年他们曾在新疆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暴动,不过也未能成功,当时就被镇压下去。因为他们预定发动日期是四月十二日,所以通常称为“四·一二”阴谋暴动案。

盛督办有请一去无踪

盛世才至此已忍无可忍,乃下令把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三人逮捕,其余的人则加以软禁。盛世才下令逮捕三人时,名义上是请去谈话,当时毛泽民的老婆朱丹华和他住在一起,还生了一个小女儿叫做软新。那次毛泽民听到盛督办要找他去谈话,也知道事情不妙,但是那时插翅难飞,只有硬着头皮听天由命,他临行时,抱起女儿亲吻了一下,凄然向朱丹华说道:“我这一去,恐怕回来的希望很少,希望你好好照应孩子。”说过就坐上盛督办派来的小汽车走了,从此没有下落。

毛泽民何时死的?也是一个谜。据中共方面事后传出消息,说是:“陈、毛、林等三人被盛世才传去后,曾受严刑审讯,然后陈潭秋被用黄表纸湿水贴在面上,然后再用绳子勒死。毛泽民被用刀刮得遍体如鳞,然后枪毙。林基路则当时便被杀害”云云。

中共传出的消息是否全都属实,谁也不敢说,但有一点,中共说他们被捕后不久就死了,大致是可信的。不过盛世才当时把消息封锁得十分严密,一直过了几年,中共还不知他们已死。他们被捕是在民国三十一年九月十七日,死期相信距离不远。但是中共在民国三十四年召开七全大会时,陈潭秋仍当选了中央委员,可见得直到那时,中共还不能断定陈潭秋是否真的死了。

除去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三人,其余一批人在廸化坐了四年牢,直到三十四年春天,张治中到了新疆,才把他们放出来。

毛泽民死后,他的家属情况如何,未见报刊记载过。同样的毛泽覃死去,老婆贺懿马上被陈毅接收去了。毛岸英死后,报纸也未再提过他的未亡人邓雪梅的消息。共产党的制度就是这样冷酷的,毛泽东的子弟尚且如此,普通人就更不用提了。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春秋》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4/1675358.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