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陈兴杰: 拯救地球 一个可笑的口号

作者:

当代世界最流行的思潮是什么?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民族主义看起来兴盛,和它全盛的时期相比,已经明显衰落。当然,更不是种族主义这种顽强潜伏,却被主流唾弃的东西。

真正流行的思潮,是环保主义。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哪一种意识形态如此所向披靡,以至于意识形态完全对立的国家,也能坐在一张桌子上签条约——只为了拯救地球。听起来是不是挺滑稽?不过,这确是当代社会的主旋律。

读者们知道,我一向对环保主义很不以为然。二战后几十年,环保主义理论迭出不穷,抛出各种末世危机:人口爆炸、粮食危机、能源枯竭、酸雨泛滥、臭氧空洞…听起来都吓人极了。然而,这些可怕的预言并没有实现。

地球人口确实增加很多,但人们生活得更美好。资源没有枯竭,就连早被预言枯竭的煤碳石油,也是越开采越多,新发现的能源储量,达到了历史之最,并且随着勘探技术的进步,新的能源还在不断被发现。地球蕴含能源的丰富程度,被远远低估了。

煤碳石油这些传统能源,永远不可能被开采完——有价格概念的朋友,对此应该心领神会。一旦价格上升,替代性能源(包括可再生能源)就会迎来大发展。价格机制也在提升人类利用能源的效率。当代能源界的一个真相是:各国的可再生能源需要政府补贴,才能勉力维持竞争力,原因只有一个:旧能源实在太便宜了。

环保主义的主议题,差不多二十年就要更新一个版本。旧的末世预言破产,新的预言隆隆上升,制造新的焦虑。现在则是“全球变暖”的时代,并且声势前所未有地浩大。同样的,我对此也不以为然,并预言它注定破产。

无需成为专业气候学家,只需基础科学知识,外加朴素的政治伦理,普通人也能提出质疑——文章的以下部分,就是我的质疑。我说的当然不是真理,但这个世界的思潮,也不是说流行就一定正确。

按照通行的说法,当代全球平均气温比一百多年前上升了0.8摄氏度,这个趋势在继续,并将引发两极地球冰川消融和极端天气的增加。为此人类必得做些什么,以阻止灾难的发生。

假设这个事实成立(当然,有科学家质疑这个结论,理由是无论当代还是百年前,都无法准确测出全球平均气温,更遑论0.8摄氏度这样细微的变化。此论为少数派,也值得讨论),基于此,我有一些疑惑。首先就是:地球变暖是人类造成的吗?我不敢确定。

以地球生命的尺度看,人类历史太短暂,短到很多人无法认识到,地球并非恒久不变。地球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它有冷暖交替,既有二氧化碳极度饱和热到不行的时候,更有漫长的冰封时刻。冷暖交替带来物种灭绝和繁盛,这就是地球本身的生命周期,它强大到轻易改变地表的面貌。

人类历史这几千年,气温相对稳定,但也能看到显著的气候变迁。中国的秦汉时期并往前,都比今天暖和得多(古代中原地区,曾生活着大像这些热带动物),唐宋时期亦是如此。

最近两百年,世界气温处于小冰川期之后的缓慢爬升。假使这一百年气温真的提升了1度,是不是地球气候周期的呈现?这个还未有清晰结论,就归因于人类活动,也许是过于狂妄了。

人类活动对地球影响有多大?我不确定,但绝不敢说,人类已有了改变地球气候的伟力。

当代人类的经济活动,看似改变地球面貌——也仅限于人类活动的极有限地区。占地表绝大多数的地区,还是人迹罕至。超过一半人类聚集在城市,还有另一半散居农邨,他们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很浅,浅到某些邨庄农田一旦抛弃,只需几年时间,就恢复榛莽蛮荒的气息。

地球是一个半径超过6000公里大鸡蛋,它的表层又硬又薄,地表几公里到几十公里以下,有厚达3000公里的滚汤熔岩。它们形成于地球初生的古早时期,是地球最主要的热量来源,也是地球气候周期的重要成因。

不眠不休的太阳照射,地底蕴含滚烫的热量,洋流风带永在交换水热——在这些根本性力量面前,人类太渺小了。人类绝大多数活动,都仅限于很浅的地表。即便最剧烈的地球开发,拉爆几个原子弹,无非炸个坑而已,对地表的改变,连一次普通地震都比不上。

人类把大量化石能源从地底挖出来,烧掉,排到天空,看起来相当厉害,即便如此,空气中的碳含量依然稳定。地球是一个超级系统,它本身有很强的稳定性。相比于人类活动,大自然才是大的“麻烦制造者”。

一次山火就可以让几万公顷森林化为灰烬,一次剧烈的火山爆发,数以亿方物质就被抛向天空,随着大气循环撒播到全球。人类史上几次突然的气候骤变,都是源于火山爆发。试问人类哪有这等伟力?

当代太多人高估了人类的能力,以为挖一点石化能源,就能使气候变暖;少烧一点秸秆,就能阻止这个进程。以为自己能改造地球,这才喊出“拯救地球”的口号。试问,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大的狂妄吗?

第三个疑惑:面对100多年来地球缓慢升温的现实(其实微乎其微),人类该如何应对?应该像现在这样,以限制人类发展的方式,阻止气候变暖,还是有更好的出路呢?

很多人眼中的地球升温,将是一场巨大灾难。可看人类文明史,相比于寒冷气候,温暖才没有那么可怕。很多地区雨水会增加,原本不适宜耕种的地区,将适合人类生活。比如中国西北内陆地区,近一百年尤其近半个世纪,就呈现变暖变湿的气候特征。居延海近些年面积不断扩大,大概与此有关。

气候变暖之下,有人受损,有人受益。通过迁徙和补偿,足以令利益相关者获得平衡。人类历史上经历过冷暖变化,不知多少次,无数人自发的行动,才是应对气候变化最好的方式。

当代各国政策,却是限制大多数人的经济权,阻止他们谋求发展和幸福,以此避免极少数人损失。这样的方式,不仅成本极为高昂,也不可能成功。

为推销反经济反发展的政策,环保主义者竭力把气候变暖说成是全人类面临的灭顶之灾,所有国家必须联手行动。在“拯救地球”的大旗下,各种管制和反生产政策不断出台。从美国新能源补贴,到欧洲消灭旧能源,澳大利亚的牛屁税,再到吃不饱饭的非洲人民,都在大搞节能减排。

看到人民的生存发展都未解决的国家,居然要担负起“拯救地球”的重任,我常常觉得好笑。

为了将来子孙的长远幸福,当下人民要做出牺牲,哪怕这样的牺牲,有时看起来很无理,也要顾全大局,服从安排——这样的说法,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高大理想的口号之下,往往是悲剧上演。

我看现在的环保主义潮流,大抵也是这样。时代大潮奔腾不息,个人很难改变什么。唯有更多人保持独立思考,保持质疑精神,这股起源于西方左派环保的潮流,将来才有可能转向。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菁城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5/1675818.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