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江琳:毛晚年模式再临 是党的先天遗传病

—毛泽东晚年模式再次降临

作者:
邓小平比任何人都明白共产党的接班人危机,他自己就是这种危机的玩家。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先后黯然下台,其实就是邓小平害怕他身后这两个人会挖了老一辈的祖坟。美国的亲共左派学者们大为振奋,指望“隔代指定”这个“模式”就此一劳永逸地解决共产党政权的接班人危机。

中共十九大六中全会刚结束,按照惯例,会议的主要议程是在党未来的领导结构问题上取得一致。根据会后发表的文字,人们普遍认为,中共在邓小平时期创立的“隔代指定”模式到此终结了。

“隔代指定”模式,曾经被美国和西方亲中共的学者们推崇为“中国模式”的重要内容之一。为什么一个有关未来领导人选拔的方法要提高到“模式”的高度加以褒扬呢,这是因为他们认为“隔代指定”接班人这个模式解决了全世界共产党政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顽疾——接班人危机。

共产党政权的接班人危机

全世界的共产党政权都是专制集权的政权。不管外表上有多少变化,实质上都是最高领导专权。而最高领导的接班人,实质上都是由最高领导指定的。这种权力递交模式反映了权力制衡的缺失。

列宁开始,所有共产党政权的权力交接都会引发一场内部权力斗争,在接班前或接班后必有一番内部清洗。这是因为无论什么领导,在执掌大权的几年或几十年里,难免犯下各种错误,而最高领导当然是不能承认错误的,因为承认错误不仅影响到党的形象,对最高领导者个人来说,还会给政敌置他于死地的机会。所有的错误都必须“另类处理”:要么找到替罪羊将之整肃,树立政敌;要么永远掩盖下去,压制民怨。这样一来,最高领导人执政时间越长,错误积累越多,政敌越多,民怨也更大。新的接班人接班后,如果需要建立威信,快速笼络人心,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揭露、批判和纠正前任所积累且掩盖着的错误。俗称“挖祖坟”。被亲自指定的接班人这一“知遇之恩”并不能保证权力继承者上台后不挖祖坟。这是因为长期执政的领导人后期往往积重难返,到了难以继续维持的地步,这时人们盼望纠错,新的接班人“挖祖坟”是最快速地建立自己权力基础的选择。

在位领导人到了需要指定接班人的时候,当然也明白其中的危险因素。能够防止接班人挖祖坟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世袭,传位于亲生儿子或兄弟。血亲是排他的,新领导人本身凭这血亲关系上台,挖祖坟等于否定了自己。这就是北韩金家小朝廷和古巴卡斯特罗兄弟的接班模式。另一个是“在斗争中培养和考验”,让接班人参与所有结下仇敌的脏活,所有的血都沾到手上。这方法使得接班人如果“挖祖坟”就难免伤及自身,这是毛泽东先后选择刘少奇林彪为接班人时的培养模式。

毛泽东先后选择刘、林为接班人,先立后废,最后酿成“9.13”事件,是共产党政权接班人危机的典型。文革后,拨乱反正时期,中共总结经验教训,首先就是有关接班人危机的教训:第一,领导人不能搞个人崇拜,因为文革之灾难无法避免的主要原因是毛泽东个人崇拜而使得权力完全失控,党变成了毛的个人的党;第二,党的最高领导要有任期限制,只能连任一次,总计任期不超过十年。

但是,接班人的选定和上台后是否“挖祖坟”,仍然是党的一块心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毕生奉行实用主义的邓小平想出了“隔代指定”这一招。

用隔代指定绕过接班人危机

邓小平比任何人都明白共产党的接班人危机,他自己就是这种危机的玩家。胡耀邦赵紫阳的先后黯然下台,其实就是邓小平害怕他身后这两个人会挖了老一辈的祖坟。他也明白“先立后废”不能再玩了,于是在指定江泽民接班后,不再操控党的最高领导。但是实际上他仍然非常警觉,搞了一个南巡讲话,警告他指定的人不要脱离他指定的轨道。另外,他又指定了江泽民的未来接班人胡锦涛。这就是隔代指定。

这在世界共产党的革命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美国的亲共左派学者们大为振奋,指望“隔代指定”这个“模式”就此一劳永逸地解决共产党政权的接班人危机。他们认为,以后中共最高领导不能指定自己的接班人,只能指定自己接班人的接班人,避免了毛泽东晚年那种被动的局面。从此,共产党不再有接班人危机而触发的领导更替乱局。中共将会有序地一批一批地推出最高领导及其集体领导班子。中共就可避免前苏联和东欧集团瓦解的命运。他们将其写进了他们总结出来的所谓“中国模式”。

我这样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却不会那么轻易相信。在我看来,“隔代指定”充其量是把接班人危机往后推迟了一轮。中共的症结是缺失权力的制衡,文革后的“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试图引入对最高权力的制约以避免毛泽东晚年模式复活,但是中共的战斗力极大地依赖于“党的一元化领导”,用赵紫阳晚年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党从来就是这样,最高领导说了的决定,全党就不能批评了。共产党的专制不是某个领导人的偏好,是这个党的先天遗传病。

邓小平指定的两代领导人,特别是第二代胡锦涛,明显是“红色江山看守人”的角色,他顺理成章地把领导位置交还给红二代。习近平的“不忘初心”证明,他是红色江山的当然继承者而非看守人,他是要有一番作为的。习近平权力高度集中的同时,也制造了无数潜在的政敌,他必然会察觉被“挖祖坟”的危险。他不敢失去控制。此次六中全会证明,他先要排除这种很快就会到来的危机,先废除任期限制,使得自己可以继续连任下去。而连任以后,他将不得不采取的,就是毛泽东晚年的模式。从现在开始,毛泽东晚年所做的一切,习近平都可能仿效。不是他喜欢这样做,而是他不得不这样做。个人崇拜,终身执政,消灭任何反对派,是为了他实现“初心”,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安全。这是一条不归路,踏上了就不会回头。

毛泽东的最后十年

毛泽东的最后十年就是文革十年。毛泽东是在他个人权力遭遇危机的情况下发动文革的。他是操弄舆论,设陷政敌的老手。文革一开始,党中央通过的一系列决议,先把他个人在五十年代后期经济决策上的错误洗白了,伟大领袖没过错,革命航船只有他能够引导。这是文革的起步姿势,像极了现在的六中全会。

文革初期,毛泽东有句名言:“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毛泽东不怕乱,他怂恿学生,发动红卫兵,用“乱”打倒政敌。那个时候的毛泽东得势非常顺利,俨然是世界革命的领袖。然而,接班人危机如一把剑高悬于头顶,他自己是明白的。文革初,他打倒了刘少奇邓小平,立林彪为接班人。文革中,他废了林彪,立王洪文为接班人。文革末,他在苟延残喘之际,废王洪文,立华国锋为接班人。他知道,最可靠的,不会挖他祖坟的其实是妻子江青,但是江青有太多的敌人,他立了江青也会被推翻的。临终之时,他眼睛里看出去,大概只有华国锋是忠诚可靠的了。

他死后一个月,华国锋挖了他的祖坟。从此开始拨乱反正,改革开放。

现在,习近平权势如日中天之时,我看到的是毛泽东晚年模式的再次降临。

2021年11月23日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光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5/1675897.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