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跪舔北京 谁在丑化中国

摩根大通集团执行长戴蒙(Jamie Dimon)近日拿中共政权开玩笑,说摩根大通的寿命一定比中共长。说完自己吓得半死,不等北京表态,就慌忙两度向北京道歉,跪舔北京,引起舆论挞伐耻笑,认为中共言论管制长臂已伸进华尔街。

摩根大通集团执行长戴蒙(Jamie Dimon)近日拿中共政权开玩笑,说摩根大通的寿命一定比中共长。说完自己吓得半死,不等北京表态,就慌忙两度向北京道歉,跪舔北京,引起舆论挞伐耻笑,认为中共言论管制长臂已伸进华尔街。

戴蒙23日在波士顿学院演讲后提问中说,“我前不久在香港开了一个玩笑,中国共产党正在庆祝成立百年。摩根大通也在庆祝。我跟大家打赌,我们会比它存在更长时间”。“我不能在中国说这些,不过他们可能也在听”,等于在指中共政权寿命有限。

戴蒙马上意识到“祸从口出”。集团24小时内就发表声明,戴蒙称“我很后悔(regret),我不应该发表这种言论。我只是想强调我们公司的实力和悠久历史”。24日再发第二份声明称,“我对我最近的评论感到真实深切后悔(truly regret),因为拿任何人开玩笑或诋毁任何人都不对,无论是国家、领导层或社会和文化的任何部分”。

戴蒙主动反省道歉,似乎得到北京“谅解”。北京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5日说,“注意到了有关报导,也注意到有关人士表示‘诚恳反省’,这是应有的正确态度。希望有关媒体不要再借题发挥和炒作”。英文媒体注意到“诚恳反省”(sincere reflection)字眼所显示的屈从认错态度。戴蒙刚从香港返美,搭乘私人飞机在香港停留32小时,获港府特批不须遵守三周酒店疫情隔离,在香港掀起争议,被认为是绝无仅有的特权。

戴蒙做法引发美国媒体批评。“华尔街日报”社论指在中国不准讨论中共夀命长短,“大家注意到,似乎戴蒙并不觉得他过去批评自己的国家时,他有道歉的义务。他的坦率直言原本是他的特点”。“黑天鹅效应”作者塔雷伯推文指,“这种出于恐惧(或经济利益)的道歉,不算是道歉,而是百分之百屈服的表态”。自由派专栏作家伊格莱西亚斯指“戴蒙式的美中经济合作,就把中国言论模式出口到美国,但居然无人在乎”。

戴蒙言行受重视,是因他的地位。他领导的摩根大通集团是华尔街资产最雄厚的全方位金融集团,也是全美最大金融服务机构。身为银行界龙头,联邦政府金融货币政策会谘询他的看法,他在华尔街一言九鼎,他的道歉就是一件大事。

他连续向北京道歉,24小时内迅速表态,说明北京对华尔街已“无怒自威”,如果想与中国作生意就要听话,不能乱说话、不能批评党与国家。连金融界龙头都抵挡不了中共言论管制威力,也伤害到其他美国公司不能发声批评。

戴蒙今年8月为摩根大通在中国取得第一家获中国政府批准、无需强制性与本地合资伙伴的外国金融机构,可独资主持业务;意味摩根大通可在中国为富人经营理财,大赚其钱。在中共排富仇富“共同富裕”和反对资本主义的主旋律下,摩根大通能获此殊荣,自有通天本领与盘算。这也是戴蒙迅速道歉,而北京也迅速“原谅”的原因。

但就算戴蒙能替摩根大通打通经脉,在中国拿到特许经营权,可能也要有随时被中共收回国营化的准备,届时再跪舔可能都没用。戴蒙的话可能不是玩笑,而是令中共害怕的真心实话:摩根大通如经营得当,会活得比中共长久,才是戴蒙的结论。但这种话不见容于中国,必须封锁。

中共如今在国内外爱国粉红处处担心“受辱”,疑神疑鬼的玻璃心下,包括近日迪奥事件。但事实上,侮辱中国最深最重的恰是中共官员。彭帅张高丽事件,和高歌与夫婿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孟宏伟事件,都涉及丑问,伤害中国和中共声誉,也是自作孽才羞辱自己。

国家领导人级的张高丽涉性侵弱女,上下唾面自干,用各种手段压制,联合国、白宫、国际体育组织、奥委会都关切彭帅安危;孟宏伟已人间蒸发三年,其妻高歌求助无门,在美联社视频专访向全球传播中国政府是“妖怪”。中共对内一概封锁消息,任由国际舆论群起挞伐,难道不是在羞辱国家?

彭高两人的事在体制内各有因果,自己也可议,但两人一旦脱离中共体制,对外发声就能诉诸国际公众,直接羞辱祖国,中共官方只能坐视,让烽火绵延,丑闻扩大。

北京外交部对两事的说词苍白无力,因为外交部毫无能力回应这种丑事,也无权过问,中共体制内的贪腐与权力斗争丑闻,一旦被摆在国际阳光下,正是中共官员在侮辱中国。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8/1676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