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又一次精心策划的“试水” 吸取李光满教训

唐靖远表示,李光满的文章是被中宣部看中后进行官媒集体转发,但用力过猛引发反效果,最后不得不降温处理,这个过程是自上而下的宣传。司马南的视频是以自媒体形式发出,然后由团队运作反复翻炒制造舆论风潮,官方虽然不明确表态,但对相关视频大开绿灯,本身就是一种变相鼓励。这是自下而上的发动。

在出炉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前后,有“左派大五毛”之称的司马南突然公开向中国知名企业联想集团发难。司马南主要指责联想改制时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在引发争议的同时,其社媒账号疯狂涨粉,财富暴增。

有大陆财经自媒体揭司马南突袭联想背后,一股势力利用新媒体平台进行规模运营的炒作,迅速聚敛财富。当中也意外扯入有“中南海国师”之称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

司马南网络突袭柳传志被指财富暴增

始于六中全会召开前一天的11月7日,一直到开完会的21日,司马南在B站连发七个视频,矛头直指联想集团及其领军人物柳传志、杨元庆等人。联想被质疑贱卖国有资产、为泛海控股量身定做,一半高层是外国人,高管天价年薪,资不抵债有爆雷风险等等。其中,司马南指中科院在2009年以低价将联想股权出让给卢志强的泛海集团有限公司,流失约13亿元人民币,而卢志强是泰山会的成员。

泰山会由柳传志、史玉柱马云等中国商界最有权势的一群人组成,在今年1月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开始被中共当局打压时,泰山会宣告解散。

截至目前,大陆媒体,特别是官方媒体,基本上对司马南挑动的这股舆论风潮保持沉默,但海外亲共媒体连发评论力挺联想。向来立场极左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则发文,一方面称“司马南的质疑是朴素的,有公众意见的基础”,另一方面又说“倒过来追究联想是否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谨慎”,“有不少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都有所谓的类似原罪”,“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

近日司马南突然公开向联想集团发难。图为2015年6月29日,联想控股(03396.HK)首日于港交所挂牌交易。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左)及执行董事兼总裁朱立出席首发式。

大陆知名财经自媒体“雪贝财经”11月28日发文,起底司马南身后左派势力集结和发“爱国财”内幕。文章称,这是一次将“爱国”与民粹作为议题实现商业公关目的一次奇袭。

文章称,通过连番批联想系,司马南成为中国网际网络上涨粉最快的所谓“意见领袖”。他的抖音账号在此期间疯狂涨粉超过500万,微博涨粉超过150万,B站涨粉超过100万。“即便以数量规模对这些粉丝做出商业估价,全网拥有近亿粉丝的司马南估值已逾2亿元。”

司马南背后的网络操作牵出“中南海国师”

“雪贝财经”文章点出,司马南背后是中易网天、南京聆思、四月华文三家“饶谨系”公司和饶谨战略盟友李肃的“和君系”公关咨询公司。

文章说,流量即金钱,这个商业巨网正在快速膨胀。司马南攻击联想事件是一个MCN机构头号IP流失后的一场豪赌。

MCN(Multi-Channel Network),是指多频道网络的产品形态、一种网红经济运作模式。

饶谨生于1985年,福建龙岩人,“四月传媒”的董事长。饶谨在2008年创办与西方媒体对立的Anti-CNN网站,该网前身“四月网”曾引述毛泽东语录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文章说,在2017年官方清理P2P行业的背景下,饶谨成功退出中投国融股东名单,重新回到“爱国”流量生意上。其在南京成立了聆思科技有限公司,注册的第一个账号是“政委灿荣”。

之后几年,金灿荣一直是饶谨系核心团队在各大新媒体平台的头号运营对象。

金灿荣号称美国问题专家,经常公开演讲谈论大国战略,被网民戏称为中南海“国师”,也被认为是靠近习近平的外交智囊之一。2016年,金灿荣曾在演讲中披露了习近平对美争霸的图谋。

除金灿荣之外,饶谨新成立的南京聆思科技同时运营“司马南”“司马南音频”和“战忽局政委工作室”等账号,这些账号与饶谨控股的北京中易网天旗下的“司马南频道”“战忽局政委”“李毅看世界”“李肃论道”等数个账号组成一个新媒体矩阵。

“雪贝财经”间接披露司马南原来只是头号IP的替代者,饶谨在与金灿荣内讧后才推出司马南。内讧原因是2021年夏天,当河南水灾肆虐时,金灿荣微博公开宣称河南水灾源自美国气象武器,引发批评。随后金灿荣不得不通过朋友辟谣,称相关内容为饶谨团队操作。

值得注意的是,饶谨运作的还有同样在网上以极左知名的李毅的频道。李毅曾称“中国染疫死了4000人,等于没人死”。

金灿荣这类据说接近中南海的人物的社媒账号,也由饶谨团队运作,靠MCN机构变现生财,这说明什么?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饶谨团队能够运作金灿荣这类高层智囊人物的频道,而且不止一个,还能造出相当规模的声势,说明饶谨团队在中共控制最严的文宣系统中是占据了一席之地的,如果没有党内一定势力的支持,他们不可能做到这样的规模。

“它们嘴上批资本如何如何,但实际上它们自己就是以资本方式在运作,典型的打着红旗反红旗式手法。”唐靖远说。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01/1678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