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天价:一张回国经济舱机票突破了25万元

近日,一张土耳其航空自伊斯坦布尔飞往广州的价格表被多位机票代理转发,其单程赴华经济舱售卖的价格最高突破了20万元,商务舱更是突破25万。

这样的经济舱票价,已经把疫情暴发初期的公务机回国价格都甩在了身后。2020年上半年,当民航局还允许公务机执行回国航班时,每个座位的售价也就最高炒到18万元。

到底谁在涨价

据记者了解,土航的这张价格表,并不是机票代理卖给回国消费者的价格,而是土耳其航空给机票代理的报价。而在疫情前的2019年,乘坐土航从伦敦到上海,两段航程的商务舱只需要1.3万元就能买到。

多位机票代理对记者透露,目前要买到乘坐土航回国的机票,有三种途径,最便宜的途径就是直接去土航的官网买,不过土航一般会在航班临近的时间关闭官网的直销渠道,再把经济舱10万以上的“天价”价格表交给机票代理销售。

所谓的“临近”其实时间也并不近。比如现在查询土耳其航空的官网,近1个月的回国航班几乎买不到,最早的官网可售航班是2022年1月4日,但经济舱也显示售罄,只有近10万的商务舱。

然而,土航同一时间发给票代的价格表,则有1月4日的经济舱在售,但价格超过12万,不仅高于官网在售的商务舱,甚至还高于了给票代的价格表上的商务舱,形成经济舱与商务舱价格倒挂的“奇观”。

这时候旅客有两种选择,一是直接从票代那里购买“天价”机票,但代理还要在天价机票的基础上再收取5000元以上的服务费;或者是通过代理去向土航申请更便宜些的经济舱机票(约7.2万),但不一定能申请得到,需要48小时确认有无,代理获得确认后也要再收取一笔服务费。

机票代理称,土航的机票报价一直在根据供需情况实时更新,因此每天的价格都可能会出现巨大的差别,如果这天的经济舱供需情况比商务舱还紧张,就可能出现经济舱和商务舱价格倒挂的情况。

也正是在土航的“天价”机票刺激下,才会出现前不久的埃塞俄比亚航空,觉得自己的机票“卖便宜了”,要求出票后仍要补差价,否则取消座位的奇葩行为。

除了土耳其航空和埃塞俄比亚航空,中东的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等的回国机票,经济舱同样也有超过10万的票价。不过,这样的价格多是经过了至少两层的转手和加价:从航空公司到包机商,再从包机商到机票代理商或旅行社,甚至加价方都不一定是拥有正规牌照的机票代理,而是拥有机票或客户资源的黄牛。

而身在异乡的回国人,只能通过机票代理买到这些外航的机票,在航司官网上抢到回国机票的几率基本为零。比如阿提哈德航空的官网,就已经无法买到一张明年夏季航班表之前的阿布扎比-上海浦东航班,但还可以从一些机票代理和旅行社处收到近期阿布扎比-上海浦东的报价。

到底谁能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随意上调头等舱和经济舱全价票价格,还是通过代理层层加价销售机票,在国内都是被中国民航局命令禁止的违规行为。

与国内机票一样,国际机票也是有全价经济舱和全价公务舱的金额限制的,只不过平时供需没有那么紧张的情况下,航空公司都会在全价票的基础上发布折扣舱位的价格。而当某条航线的机票供不应求时,票价就会上涨,但并不能高于这条航线的全价票。

根据中国民航局的要求,国内的航空公司要调整国际航空运价,民航局会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和当时的国际航空运价水平、市场情况以及货币兑换率的变化等来决定是否批准。而对于部分外航的“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调价行为,民航局却显得束手无策。

今年4月,中国民航局新闻发言人刘鲁颂就在民航局召开的发布会上表示,根据民航法的规定,中国国际航空运价的执行,是按照中国政府与相关国家签订的协定和协议。如果没有协定和协议,就根据市场的情况来定。而欧美国家主要根据协定当中的三种管理方式来执行,一是双批准,二是始发国,三是双不批准。欧美国家主要是按照双不批准来执行,这就意味着欧美国家同往中国的国际航线的航空票价,主要是依靠市场的供需关系来定。

刘鲁颂称,在这样的情况下,民航局建议广大旅客尽可能通过正规的渠道购买机票,如果出现了高价倒卖机票的行为,建议这些旅客妥善保管好票据,向国家市场管理部门进行投诉,民航行业主管部门也将会同市场监管等部门,依法严肃查处国际运价违法违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去年上半年,中国民航局就曾下发《关于进一步明确疫情期间国际机票销售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在实行“五个一”疫情防控政策期间,对国际机票全部采取直销模式,对已由代理企业销售的国际机票加强管控,杜绝中间环节到票,炒票行为。

然而,如今看来,上述通知并没有让回国机票的乱象改善多少,反而由于“五个一”政策仍在继续,被熔断航班不断,冬春航季的国际客运航班与去年同期相比还减少了21.1%,转机航班也因为拿不到“绿码”而少了不少选择,回国机票的价格仍在“水涨船高”。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第一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23/1686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