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沈旭晖:清洗“立场新闻”之后:香港2022年7月1日前的剧本

作者:
这一刻的时间,选择在记协举办周年晚会之后一天、被捕的前董事何韵诗举行网上演唱会之前数日,似乎不是巧合。同日《大公报》头条新闻是被“协助调查”的“立场”记者兼记协主席陈朗星“嫖妓”,而几个月来都有奇怪人士跟踪他,一切也不会是偶然。这种跨部门、动用公权力侵入私人领域的恐吓,早已超越了纯法律层面,而是“三权合作”、“全面管治”的中国大陆才有的传统。

香港民众抗议港府打压《立场新闻》(美联社)

一觉醒来,“立场新闻”前董事、高层员工全部被捕,已离港的则被通缉。这既是意料之内,也是意料之外。在过去几个月,不时传出立场新闻“快将”被清算的传闻,相信留下来的人都有心理准备。但这次高调拘捕的方式,以及直接动用国安警复刻“古法”的“理据”,似乎要传达比单纯针对《立场新闻》更“立体”的讯号,令人非常不安。以下是十点前瞻:

这一刻的时间,选择在记协举办周年晚会之后一天、被捕的前董事何韵诗举行网上演唱会之前数日,似乎不是巧合。同日《大公报》头条新闻是被“协助调查”的“立场”记者兼记协主席陈朗星“嫖妓”,而几个月来都有奇怪人士跟踪他,一切也不会是偶然。这种跨部门、动用公权力侵入私人领域的恐吓,早已超越了纯法律层面,而是“三权合作”、“全面管治”的中国大陆才有的传统。

如果香港还有中间派、中产、“浅蓝”存有幻想,这次对方敏生的拘捕,也许比上述发展更震撼。方敏生除了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的堂妹,方家也是各方人物都有的传统大家庭,不少人和北京关系良好。而社福界刚“选”了一个所谓“1:89”的狄志远,进去“新香港”“议会”当“议员”。方敏生的立场比狄志远进步,但界别内形象不会差太多,起码在从前的社工界会被看作相对保守。在旧香港,潜规则是对这样的人尽量“宽容”,找人“温馨提示”就算。但现在方敏生早已退出江湖,也早就辞去“立场”董事,更不闻任何尖锐言论,却依然要动用国安警,凌晨六时拘捕一位六十多岁行内德高望重的长者,讯号都非常清晰:这是没有人性的机械处理,起码在“清理战场”之前,不会有任何人性的考虑。

“立场新闻”不同《苹果日报》,本来很难联系上所谓“外国势力”。而现在国安大法的剧本几乎却是事先放大,要把所有“大案”的终极老板都联系上黎智英,然后推向“美国搞颜色革命”,反正大外宣的剧本十年前就写好。于是,前“立场”总编辑锺沛权的妻子陈沛敏,本身是目前未审先囚的《苹果日报》被捕高层之一,居然也被“二次拘捕”,“罪名”是参与了“立场新闻”这个“串谋发布煽动文字罪”。根据国安“逻辑”,将“立场新闻”归入《苹果日报》案自然更有“价值”,而且已经在堆砌:《大公报》说,“立场新闻”是“《苹果日报》B队”,英国分部是为了“接收外国势力资助”。使用这种文革式手法,已经再无顾忌。

香港“国安警”出动执行和国安法无关的法律,却使用“国安套餐”,已经是一个极度取巧的“便宜行事”乱来新常态:国安法说“没有追诉期”,但香港的普通法可以有无限追诉期;现在“国安警处理非国安案”却同时可以未审先囚、没收护照、无限追溯,“双剑合璧”的“威力”,早就无法无天。早前香港言语治疗师工会的“羊村童书案”,正是国安警以这次同一罪名拘捕。本来这是1970年以来就没有出现过的“古法”,但相信在可见将来会被全面“活化”,成为比国安法更有效率的口袋法。

但《苹果日报》、《羊村》毕竟都是刊物和出版物,“立场新闻”却是网络媒体,这次也以“煽动文字”拘捕,这反映任何网络平台、个人平台、个人专页的任何文字,都可以用这条“罪名”拘捕,门槛接近零。不知道“立场新闻”被指“煽动文字”的是哪些“文字”?但相信无论如何上岗上线,以“立场新闻”的尺度都不会比一个普通网民的个人言论激进。假如一个网民在自己的个人专页对300个朋友说,“我讨厌特区政府”,似乎定义上已经是在“发布煽动文字”。这种白色恐怖,已经和大陆完全一模一样。

但香港又毕竟说是继续行普通法,也就是国安法对《苹果日报》、“立场新闻”的“定性”可以影响到无数人。日前已经有法官表示,收藏《苹果日报》也“可能”有罪;而“立场新闻”假如整份被定性为“煽动性刊物”,定义上,浏览也可能有罪。曾经在上面发表文章的人、捐款的人,逻辑上,都有犯罪风险。

这次拘捕的人已经非常温和,但代价可以很严重。以吴霭仪为例,她今年已经因为“818游行案”被判监一年,只是因为社会贡献被“开恩”缓刑两年;同案其他人大多已经坐牢。由于缓刑当中再被捕,就更难全身而退(参考缓刑中再犯六四晚会案的梁耀忠)。又如何韵诗,本来已经有加拿大护照、台湾就业金卡,现在一拘捕,而且以“国安套餐”拘捕,最低消费起码就是扣留所有旅行证件。而这宗“案”可以一审几年,也就是未来几年恐怕她都不可以离开香港。

方敏生曾经担任社联总监多年,陈朗升是现任记协主席。社联和记协是极少数还没有被瓦解的民间团体,这次多少都会有连锁冲击。特别是记协,一直是北京眼中钉之一,假如国安警“顺便”株连过去,后果堪忧。

香港剩下来境内运作的正常媒体基本上只剩下“众新闻”、“独立媒体”、“大纪元”等。“大纪元”涉及非常复杂的研判,政权有可能等待23条、假新闻法等立法来作为案例,但其他则可能首当其冲。当本地自由媒体全军覆没,海外媒体就成为最后接触真相的渠道。届时再建立网络长城,再效法大陆制定“翻墙罪”,一切就大功告成。

2022年是中共二十大的“大日子”,7月1日是“万众同心庆回归25周年”的大日子。传闻习近平可能亲自到香港“庆祝”,并宣示“一国两制2.0”胜利登场。因此有关人等需要在这死线之前,让所有杂音、联系到2019年“反送中运动”或任何可能引起习近平尴尬的痕迹,全部清除。所以各大院校国殇之柱、民主女神忽然年底前消失,剩下的自由媒体已经所剩无几,但还是很可能过不了那一天。“浅蓝”、中间派也可能有一些人要被祭旗,像方敏生那样,去警告香港人必须躺平,而且能够躺平已经是党的恩赐。

习近平来香港,除了将“平暴”、“击败美国颜色革命图谋”当作个人政绩工程,也要把将在香港实行的“新政”算在自己“功劳”上,不让任何地方官员、市长一类闲杂人等抢光环。相信他届时会宣布的“新政”还是那两招:房屋政策(之前需要批斗一些地产商)、压楼价(港人移民令楼价下跌届时也是“政绩”),同时可能宣布重启政改,让香港人在这样的“国安框架”下“普选”特首,然后以大外宣将香港作为宣传“中国全程序民主优于西方才是人类文明希望”的样板。这样的剧本,终极目标指向何方?中国的未来,把事做尽做绝,又会步向何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31/1689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