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线采访/西安高校封寝 学生崩溃盼回家

作者:

西安市对大中专院校持续采取严格的封闭管理措施,包括一些低风险区的大学学生在内全部被封在学校宿舍内,无法回家,令许多学生感到忧郁、崩溃。

西安市对大中专院校持续采取严格的封控措施,包括一些低风险区的大学学生在内全部被封在学校宿舍内,无法回家,令许多学生感到忧郁、崩溃。他们纷纷呼吁当局“不要一刀切”,赶快让学生放假回家,过年。

早在去年12月26日,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出通知称各大专院校所有的学生无特殊需要,一律不出宿舍。1月5日,尽管陕西省当局宣布西安“社会面基本实现清零”。但“实行最严格的社会面管控措施”没松反紧,陕西省当日再宣布,对大中专院校,采取严格的封闭管理措施。

据了解,目前几乎各大学都处于封宿舍的状态,例如西安交大、西北工业大学、长安大学等等,涉及的学生人数无法统计。

一刀切封宿舍大学生崩溃盼回家

西安一位不愿透露校名的大学生付华(化名)1月8日告诉大纪元记者,她们学校去年12月27日就通知开始封宿舍,当时西安市下发红头文件要求高校全部封宿舍。至今,学校没有确诊病例,十几次核酸都是全员阴性,却仍不解封。

她说,“我们是在宿舍隔离,一个宿舍6个人,宿舍里舍友都是不同专业的,都在宿舍上网课。上课时间虽不一样,但也不能避免会互相打扰,而且网课也有很多不便。”

据她表示,该校有几万学生,全部都封在宿舍里,社区导师和餐厅工作人员也在学校空教室里打地铺,学校代课教师则基本在家。

她说,在宿舍里每天除了吃饭大多数时间都在床上,想活动时可以在楼道里稍微放松一下,但仍很焦虑,想回家。

她说,“我们的代课老师在家里,哪怕不能出家门,但还可以和家人团聚,而我们不行。很多学生大半年都没有回过家,暑假参加全国运动会的学生更是一年都没有回过家了。我们希望可以尽快解封,让大学生可以正常放假回家和家人团聚过年。”

她还说:“其实很多人都觉得西安市内的大学生完全可以回家,省内的也可以由学校或者联系当地派车接回,费用可以由学生自己出,像这样连续上课不论是心理还是身体都会出问题的。”

她强调,“我们宁愿集中隔离,也不愿意在学校过年。但学校说等教育厅通知,教育厅则没有说什么时候解封。”

许多大学生也纷纷在网路上发帖表示,因为封宿舍,他们感到焦虑、崩溃,期盼早点回家过年。

一位大学生发文说,“封在宿舍心态时好时崩,胃出问题了吃不下什么饭。如果没有疫情,这会儿我早在家了。”

该大学生说,“我真的好想回家”,“我想念家里的一切,现在就很想痛哭,释放一下积攒已久的眼泪。”

另一位大学生也说,“现在也社会面清零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啊?也不是立马要走,就是给个准确的说法行么?每天封在宿舍毫无盼头,真的要被整抑郁了。”

还有一位大学生说,“让我回家吧,在宿舍封了十来天还不能洗澡,我真的要疯了,我要抑郁了。”

大学生呼吁西教育厅不要一刀切!学生放假回家

一位大学生则发文质问,“为什么十四运时期都不让省外大学生回家过中秋,为什么没有疫情时期十一也不让省外回去,为什么现在低风险区大学生统统陪西安封宿舍,为什么大学生不经过中高风险区也不让回低风险区过年,为什么这么久迟迟不发通知?”

该大学生呼吁政府:“不要一刀切了!大学生经不起折腾!”

一位长安大学的学生也表示,“西安市领导睁眼看看长安大学渭水校区行吗?从去年12月14日起,开始做核酸检测并封宿舍,到今年1月7号,历经23天,每日核酸不落,并且无一人阳性,早已具备解封宿舍的条件。”

该大学生抱怨道:“校外的孕妇,老人你没顾及到,高校内学生你也不看一眼。”

​还有一位大学生批评,“陕西省教育厅封闭管理了陕西省内所有高校,没有落实中央一校一策、一地一策的决定,让陕西所有低风险地区同西安市陪跑。我们陕西省低风险地区的大学生为陕西省教育厅的一刀切而感到失望,请考虑大学生的诉求,组织低风险地区大学生分批次合理有序放假回家。”​

就大学何时解封问题,大纪元记者打通西安市教育局电话,一位接电话的女工作人员回复说,“西安市教育局这块我在官网上看了,只提了小学和高中的放假时间,有关高校的放假通知目前还没有看到,高校这一块归省教育厅管,需打省教育厅电话。”

但记者多次拔打教育厅电话,一直提示电话正在使用中,无法接通。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09/1693742.html